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24/2.

二月二十三日 晚上十一點五十八分。

在手機即將收到一大波來自朋友、同學、家人跟電信公司的生日祝賀信息前,青八木拿過手機,姆指在屏幕上畫過幾下,然後往經常來往短信交流的聯絡人撥出了罕有如流星的一通電話。

另一邊廂的純太剛好在信息框裡打完了要給青八木的祝賀說話,還想待到正點的時候才按下發送鍵,怎料青八木卻出乎意料地打電話過來了。想著還真的是可以隔空心電感應啊~才剛打完信息就打過來了。純太一面按下了跟他喜歡的顏色一樣的接聽鍵。

「嗯?還沒到整點吧,候點的壽星。」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接電話的一方卻率先說出一堆話,也許是因為早就知道來電的人是誰的原故吧?習以為常地,在意識到之前嘴巴就已經先吐出大堆句子了。

「…嗯。」

兩個人都沒有說出談電話時第一句的慣性句子喂,直接地就開始了猶如面對面一般的聊天。面對純太一來就以堆來計算的字句,青八木倒是只有平淡地回了個單音節。

「欸?聲音有點沉啊。」隔著兩個電話屏與數個街道的距離,純太敏銳地察覺地青八木的異常。即便是一貫的短促音節,還是跟平常的青八木有著些許的不同,「是不願長大的小孩了嗎w?想到要長大所以生起氣了嗎?還是只是想抱怨生日的正日是個星期五不能如願地踩夠一天單車再瘋狂玩遊戲機啦~」

「都不是。」

純太與青八木的通訊一直都是這樣,一方的冗長熱烈強烈對比著另一方的淡然沉默。

「難道是要開始糾結明天的晚餐了?雖然我是說會請客啦,可是青八木該不會是在盤算著要吃哪一家最貴的吧?雖然凡人還是有點小打工是可以吃得豪爽一點,翌日是星期六也是假期可以吃到很晚都可以啦。」

「!」

與平常過於相似的對話,讓青八木甚至慣性地抬起了頭,想只用眼神用力地盯著純太。卻抬起頭才發現這只是一通電話,純太並不是在於自己的身邊,而是處於相隔數公里,或是具體更遠一點的地方。

「嗯嗯?所以是冤枉到青八木了?嘛—啊、是不是夠鐘了。」

話說到一半的時候純太緊貼著耳畔的手機傳來了數下的振動,強硬地中斷了純太本來在說的話題,大概是原本設來提醒自己準時發信的鬧鐘,但青八木已經直接打電話過來了,那就乾脆用說的吧。

「那麼生日快樂,又一起見證著青八木大一歲了,一直以來謝謝了啦。」

「…!謝謝純太。」

明明是主動打的電話,話題裡卻一直處於被動的一方。聽到純太帶有一點玩笑味似的祝賀語,青八木臉頰微微地泛上了梅花一樣的紅色,並用微弱的聲音道起謝。雖然有點不習慣,但青八木還是暗自慶幸純太不在對面,不然圓圓的臉蛋愈來愈染紅的事,純太必然又會拿來開玩笑。

「啊啊~不用謝啦我說的都是實話,青八木對我而言真的很重要啦。但是騙不過我,你到底是不是在想什麼奇怪又有的沒的了。沒有作聲我也能讀到青八木在想的,更何況你都主動打電話過來了,還讓我聽到了聲音。」

「!」

「讓我親口說出了原本打在信息裡的東西但青八木卻連打電話過來的本意都不願意跟我坦白了嗎?」

純太感覺得到不是通信電波接收不良好,也不是自己的青八木雷達出錯,而是青八木真的頓了下來。純太也沒有故意催促,反正明天沒有安排晨練,也早就預計到會因為跟青八木慶祝生日而變得晚睡一點,所以電話,再多聊一會也絕對不會趕忙。他伸出手指撥過被電話與手腕壓著的捲髮,一面繼續等待著。

直到青八木平靜的語調經過通信線路後變得更乏味地傳到了純太耳邊。

「之前的生日都謝謝純太。」

「嗄?這是在說什麼啦?」

對青八木沉默這麼久後吐出的結論居然是這個有點好笑,純太馬上就吐槽起來,「之前的生日都算了吧,而且青八木就是值得為他慶祝的重要拍檔啊w」回想起之前與青八木渡過的生日,還有其他生活點滴,比賽的時光,純太不自覺地抿起了嘴角的弧度。

「…但是今年要畢業了。」

「嗯?是啊,還剩下一個多月吧?」

青八木平鋪直述的語調跟純太形成鮮明的對比。不一會兒,純太就理解上了青八木似乎變得比往常還要沉默的理由了。

「呃,你該不會是以為這個會是最後一個我們一起過的生日了吧?」

「!」

根據純太對自己的熟悉度,會被猜中心思可以說是毫不意外,但自己不知道該怎樣明逆的心情就這樣直白地被純太口述出來,青八木還是有點不知所措。

「雖然是要畢業了啦—慢著,所以青八木是打算又一次跟我鬧分手了嗎,而且這次是沒有鏑木作為導火線的情況下?」

「…但是跟純太的目標大學都不一樣。」

青八木所指的,是寫在純太的升學志願表上的大學名字。純太擅長理科而青八木偏重於文科,志願大學的方向上會南轅北轍並不令人意外,但兩人表格上填寫的學校,甚至連地區都相隔很遠。

「可是這又怎樣啦—」

純太溫柔的聲音像是要穿透冰冷的電路板輕撫著青八木忙得又一段時間沒有修剪的長髮。

「青八木可是一次又一次把我從絕望中拯救回來的人啊,我又怎麼可能會放棄呢。除非是你打算上大學後就把不值一提的凡人手嶋純太拋諸腦後啦。」

「並不會。」

每當是在唸肯定的想法時,青八木總是不會猶豫地秒答。

「那麼就只會是高中的最後一次一起過的生日,並不會是最後一個啦。」

純太的話每次都有著讓人信服的力量。青八木捧著電話默默地點點頭。想到小學以來的同學,直到初中時的同學,大家都有與青八木渡過過一兩次的生日,然後卻因為青八木比較安靜與執著地沉迷公路車與電子遊戲,大家最後都覺得不太會和青八木相處而沒有再與他一起聚會慶祝過生日。但是純太卻承諾了,高中畢業後的生日兩人都還是會一起迎接。

「!」

「不要以為隔著電話我感受不到你的激動了喔?因為青八木真的是很重要的拍檔了啊,所以我也不會再像IH 那時一樣輕易放跑的了啦。」

「純太…!!」

聽到宛如告白一樣的話語,青八木頓昤找不到該回的話,腦子一急又只能反射性地喊出了純太的名字。

「所以別胡思亂想了啦,不過明天去部裡慶祝的生日也的確會是高中的最後一次了啦,但跟手嶋純太的並不是啊w」

「…!」

仿若看到純太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對自己流露著如同以往般可信的笑容,青八木也微微揚起了微笑,「…嗯,純太。」

「嘿w啊對了都過了幾分鐘來著?青八木的電話讓我的計劃都泡湯了啊,原本是打算十二點正發的祝賀短信…話說跟我聊電話的期間手機都沒有震動過通知嗎?真能忍啊這是同組同學發來的第三個,但我拿著手機聊電話,才第三個已經快要受不了,真羨慕青八木的忍耐力啊。」

「我把通知都關掉了。」

「嗄啊?wwww愎著這個犯規啦。」

「!」

「不行,我是有點不服氣。高中最後一個打算發給青八木的生賀短信被打斷了,待會掛線我絕對要發回去。」

「…!那我掛了。」

聽到後就馬上作出了行動,動作的瞬速令連再見跟晚安也說不上的純太不知道這應該吐槽為衝動還是什麼。

苦笑著掛上只剩下嘟—嘟—被掛空音的電話,瞄過眼發現還好信息沒有因為被電話打斷而整個消失不見,反而還有好好地在保存在草稿框裡,純太呼出了淺淺的一口氣。

 

【はじめ生日快樂(ノ>ω<)ノ

不知不覺已經從一起的一年四班要一起升上大學了,三年間受到很多的照顧,也見識到了能有這麼可靠的拍檔存在,謝謝了啦。

明天的話想吃什麼上課想一下?下課再一起過去吧

以後也還是必須要一起取得更多屬於未來的勝利啊
 

 

_

24/2/2017 0224.

 

嘿我剛好踩點踩到224雖然打完這裡發佈完應該不是這時間了w

謝謝青八木這位天使讓我在這幾年間獲得了好多的幸福,剛好跟純太認識他的日子差不多長,都是三年間受到了好多照顧,見識到了世界上有這麼好這麼可靠的人。信息的下款真的好想寫上自己的名字所以不讓純太留名www(hey

說真的生日真的要寫爛了但我www真的不會畫圖wwwwww

卻又有點覺得今個可能是最後一次我還能在他們還在IH裡作戰時,能送上祝福的最後一個生日了。實在忍不住又捨不得所以打到了現在。

真的很謝謝14年時去等交收閑著就開了弱虫看的自己,遇上了一個讓超級容易脫坑換坑的自己居然能廢到現在還在寫生賀文的T2坑。

已經強大到我不能再用小T2稱呼你們了,再多的痛苦只要堅持下去,以後再重看的時候也大概不會只剩下遺憾。已經不能再說什麼希望你們兩個都好好的了,可是還是,加油。請你們加油,去寫出一個你們未來也絕對不會只剩下後悔的IH,總北的隊長與副隊長,還有那對久違的チーム2人。

生日快樂,真的很希望下年的生日還能看到你。

AOYAGI HAJIME。

 

 

2017-02-24
评论(6)
热度(10)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