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AOYAGI HAJIME]


>>RIDE.300 - RIDE.452

_

ありがとう青八木さん。

_

『抱歉純太,還是沒有睡著』
『想再去一次』
『這幾天不在,不用擔心』
『晚安』
在純太睡著過後才送達手機的line,讓純太醒來以後就已經進入於事無補的狀態。是はじめ罕有的信息連發,難能可貴得讓人覺得值得紀念;純太卻對此感到些許困擾。
…嘛,既衝動又有點任性的個性果然還是很難改變啊。
純太露出苦笑,然而亦過於清楚。
--青八木一這個人決定了要做的事,任誰也不可能再阻止到。

*☆*☾*☆*

首先是越過市區後到達的杉木林。
沒有堵上高中聯賽路障的這路段就與普通的高速公路顯得毫無差別。身邊盡是以時速120km以上駛過的...

[T2] 從討厭變成喜歡的瞬間

隨手除草!
>不確保有準確理解題目,我是語障的yo<

1. 從討厭變成喜歡的瞬間

一開始尚在磨合期的時候,青八木真的覺得純太有點煩。

從來都是獨立地生活著。不是交不上朋友,但也沒有刻意地想與朋友賴在一塊--反正不管畫畫,玩遊戲,或者騎自転車,都是可以一個人完成的。

長久下來個性變得更為沉默。

因此當時會對純太說出合作的邀請,回想起來也肯定是當時又衝動作出的決定。想到就做,完全不經大腦思考就行動,處事一點也不懂得轉彎,這是當年的青八木。

真的是個冒險的決定呢。只想到想要贏,沒什麼深思熟慮,說來就來的合作邀請。卻幸好沒有做錯,沒有像一開始自己一個人騎自転車時的樣子,一直決定出...

[T2] 早出生的166天。


>稍微有點自己說的設定
>我就是看到有人點心心就想回來除草的廢人ry

_

「嘛青八木,我啊曾經在想呢,如果再十多年前的青八木要再頑皮一點,躲在媽媽肚裡多一個月死活不肯出來的話,那我可能就遇不上你了呢」

「?」

落日西斜的上坡路上,純太突然地提出這樣的話題。比純太活少半年人生的腦袋側歪,青八木稍微偏過頭的動作訴說著作為文科生卻不理解純太的話的疑惑。

「青八木以前可是這~個~內向的樣子啊,雖然有點衝動,但再小一點的時候個性說不定也會不太一樣。我想啊,要是青八木出生那時再耽誤一點的話,那青八木就會是下個學年的人,那我在開學的時候就不可能會遇上青八木,現在也不會還推著自転車走在路上...

[T2] 14/2.

>給自己立個flag 白情能不能寫上回禮(


「呼啊?終於全都搬回來了。」

運船卸貨一般好不容易才將書包裡的巧克力統統放好到桌上,純太發出了終於完成大業似的感嘆。

「!」

安靜地點頭應過純太的話,青八木也一邊默默地將袋裡放著的精美包裝盒們都放到桌上。

「我就說青八木會不會過於受歡迎了啦~這個巧克力的量要搬死凡人了喔?」

已經移步到睡床攤成死屍的純太,說著與快死的動作相乎的話。

「明明純太也有收到不少。」

「是想要送的女孩子有不少,但不是大部分都被青八木嚇走了嗎?」純太努力堅持著平躺的姿勢,但又想要看著青八木說話,只好抽出右手架起勉強地托頭再看過去,「還是...

[T2] 手嶋の紅茶クッキーw

[T2] 手嶋の紅茶クッキーw


_

對手嶋純太而言,大概沒有哪種茶點會特別地苦手。

自中學時期被同學推薦過後就開始對紅茶生起強烈好感,直到現在高中亦仍然愛好著那份與日本茶所不同的濃厚又香醇的味道。除了各種茶葉的不同沖泡法、調成奶茶的奶分比有研究起來外,連帶佐茶的小吃都沒有放過地統統鑽研。於是在自転車上似乎怎麼辦努力亦達不到的優秀範疇,在廚藝的方面上卻因著興趣不知不覺地提升到了。

廚房裡氣溫較高的空氣開始泛起帶著輕微焦氣的甜味,隨著開放式廚房的設計大概已經飄到了客廳、或是更遠的睡房裡去。

純太用被使用得有點變舊的木湯匙輕輕拌過已經烤好成清澈棕色的焦糖液,不過分...

[T2] ?

反正只是日記就放過我吧我不要想題目了RY


_


手嶋純太不常有早於鬧鐘響鈴前就醒來的經驗。

屬於他的日常每天就是練習、學業、自転車部上的事務、以及協助家裡部份的家務,經常性溫好翌日測驗再看一下自己喜歡的漫畫後就已經深夜。明天還會有日以繼夜的練習情況下,純太通常就會為了明天的精神而乖乖睡去。有點忙碌的生活讓他總是可以輕易地一睡到天明--除了今天。

醒過來的緣由並不是因為喜歡的歌曲鈴聲,而是靜靜地就醒了過來。純太眨眨深邃的紫色眼睛,看向了掛在牆上的膠質時鐘。

七點十四分。這也早太多了吧?可是昨天也沒有特別地早睡啊。

純太微微彎起眉露出一貫自嘲時的笑容。什麼嘛,一向擅於預算的自己終...

[T2] 是的又是雙馬尾了ry

>很閑地來拔個草wwww(多無聊

_

稍微有點不公平的相處模式。

可以的話會想要盡量每天都一起做好要做的事,然後一起躺到床上入睡。然而青八木卻總在打破這樣的平衡。

「還有一埸。」

在純太開始坐在身後撥弄起金色細細的髮尾時,青八木像是要安撫沒有足夠耐性開始想鬧的小孩子似的說出了尚欠的進度。

「嗯,說好最後這局就玩完這局去睡。對於青八木我還是有信守承諾的信心的啦。」純太回應裡表明沒有不耐煩的意思,甚至反過來想讓青八木安下心,「專心遊戲贏啦你,不然臨睡前最後一埸輸了的話又會睡得不好了吧?」

「!」

聞言的青八木點點頭。及肩長髮的髮尾在肩膀上又掃過了一下,卻沒有任何一點要亂掉的跡...

[T2] 24/2.

二月二十三日 晚上十一點五十八分。

在手機即將收到一大波來自朋友、同學、家人跟電信公司的生日祝賀信息前,青八木拿過手機,姆指在屏幕上畫過幾下,然後往經常來往短信交流的聯絡人撥出了罕有如流星的一通電話。

另一邊廂的純太剛好在信息框裡打完了要給青八木的祝賀說話,還想待到正點的時候才按下發送鍵,怎料青八木卻出乎意料地打電話過來了。想著還真的是可以隔空心電感應啊~才剛打完信息就打過來了。純太一面按下了跟他喜歡的顏色一樣的接聽鍵。

「嗯?還沒到整點吧,候點的壽星。」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接電話的一方卻率先說出一堆話,也許是因為早就知道來電的人是誰的原故吧?習以為常地,在意識到之前嘴巴就已經先吐出大...

[T2] 背靠背/鬥志昂揚/留言條


>發個文洗一洗走黑歷因為一直被挖www
搖生成器搖到發脾氣才吐出個有腦洞的關鍵字ry

腦洞關鍵字是①背靠背②鬥志昂揚③留言條;

_

好久沒有這樣坐在一起抬頭觀賞星星了。

駕著自転車去到了較為外郊的地區,果然離市區愈有距離的地方就愈會有相對簡單的景色。商店比較稀疏,人煙亦比較罕有。沒有過量污染下的天空呈現出通透的深藍色,宛如塗上幾層寶藍水彩的畫布。

青八木靜靜地盯著這片與東京差之千里的夜空。沒有相機同時沒有木顏色在手邊,他只能用眼睛盡量地記住這好看的畫面。

然後背後突然被靠上了熱度,手邊也被遞上了飲料瓶。

「!…麻煩純太。」

「嘛沒所謂啦,說想要喝飲料的是我。由我去買也很合理...

[T2] 奇蹟。

>交一交代時間點係就任前一晚。
>其實係儲糧一睇就知。
>本身以為三期係個妄想下寫既點知真係有三期覺得死都要吐番呢篇出呢送比佢地(雖然好麻ry

_

前輩的畢業離開,升上三年級的新環境,同時還要開始準備升學的各種事務。各種各樣堆積起來,剛開學第一天新任三年級前輩純太跟青八木不知不覺間就忙碌到了晚上。

即使分開到了不同班別,但課外活動上因為兩個人都還是處於同一個部會,所以處理就任等等各項工作兩個人都還是一起進行的。

然後忙碌著忙碌著就夜晚了。

跟一年級二年級時沒有分別,天空開始降下夜幕時青八木提出了吃飯的建議。剛好完成手上所有工作了,純太點點頭又笑著嘮叨了幾句。接著兩個人就...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