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1305] 給真波山岳的功課。


現在是真的沒有在寫了,粗粗地抓上年寫過的賀文充數。
去了趟旅行,本來以為已經深陷好幾個別的坑自己已從車畢業。
結果,少妄想啦w

_

「5月29啊…」
假若趟開阻隔著冷氣流失的玻璃窗,外頭的熱空氣就會蓬一聲地全都竄進來吧。外面剛開始轉變為炎夏,帶有濕氣的悶熱氣息。
今天早上的課也是遲到的,約莫半小時。教授跟同學早就對自己的姍姍來遲習以為常,原以為今天也會是同樣的重覆著,坐下後卻被旁邊的好幾個女生帶著笑容地說了句平常早安以外的話。
「早安,真波君。今天,生日快樂呢^_^」

生日…嗎?
月曆上被紅色交叉緊追著的日子終於來到了5月的結尾,見證著一年已經經過冬春,要展開屬於夏季的一頁。
然後這天。
「我的…生日嗎?」

「真波君...

[1305?] 2046後的同樣地點。

>說是1305但是沒有cp大概只有ooc,224的生日文還沒吐出來就先寫這個總覺得有點抱歉,可是再不燒燒真的好怕終有一天弱虫ペダル對我而言會淡化得變成不再願意為他們打開word。


_


「喂,コジマさん?明天有空一起出去嗎?」


罕有地忘掉在通勤時間內為手機設置靜音模式,內置的彩鈴突如其來地衝擊了純太被工作纏繞的腦袋。面對沒有設定備註的未知號碼,純太在接聽和拒絕來電之間神差鬼使地按下綠色的一方。

喂的一聲都尚未說出,話筒對面的聲音就已經急不及待地溜進純太的耳朵-


「喂,コジマさん?明天有空一起出去嗎?」...


[T2] 京都tower相關。

打完直接噗浪搬過來了,轉換lft的真手氣氛<
繼續看圖講故事,高清圖都出了真的不發過來嗎<
link☆ https://www.keihanhotels-resorts.co.jp/kyoto-tower/yowapeda/?utm_source=twitter_1128_yowapeda&utm_medium=twitter_1128_yowapeda 


_

京都。初冬的陽光。

和緩得像是夾混層灰色的晨曦即便照進房間內,威力還是不及手機設置的鬧鐘來得強勁。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酣睡中的金髮少年一下子被嚇得睜開眼睛。

「!」


睜眼看見...

[1305] ~手嶋純太のWinter Snow~

各位小朋友,我們今天來玩看圖講故事(港家梗

link: http://www.tmsshop.jp/dp/wintersnow/ 


_


(…嗯,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像是木棉一樣飄散而下的雪片沒有增大也沒有減少的趨勢,幾乎沒有大變動過的雪景讓人有點搞不清時間流逝。

但是看夠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真波同時意識到這樣的想法。頭上大概也積了點雪呢,站起來的時候同時甩甩頭,果然有點雪花卡在自然翹起的髮上,不穩地被甩到重回大地。

時間可能稍微有點久了呢。手嶋さん會生氣的吧?可是路上開始顯得潮濕也不好騎車回去……路經便利店時再幫手嶋さん買罐熱巧克力好了,能蓋住嘮...

[T2] 幾年以後。

**不是T2 cp向的。**


_


電話接通了。

換過幾次手機後,最一開始認識、變得熟稔、甚至一起走上戰埸的那位朋友的號碼,早已在升到不同大學、交上不同朋友、各自朝著不一樣的方向發展而在手機的記憶卡裡消失過去。

 有點不捨,卻也沒有意外。畢竟因為成長而走上再也不重疊的軌道的故事,はじめ在考高中文科畢業試的時候就已讀過不少。

 說起來高中已經隔了這麼久呢?はじめ低頭看向圈在無名指上的戒指,平靜地想起來。

 結婚的時候聽說他到國外研修去了。事隔多年初心卻完全沒有忘掉,於是因為不想打擾工作,讓他匆忙飛回來的關係,乾脆地連通知都沒有講。

 及...

[1305] ~真波山岳のWinter Snow~

居然好好有頭有尾有形容地寫了就,來一下lofter開通3周年還是在寫啊哈哈哈哈哈-


來上個圖♡http://www.tmsshop.jp/dp/wintersnow/


ʚ・:*:・。Manami side☆。・:・゚ɞ


打從在隔壁家的宮原處知道了自行車這項運動並學懂來後,自小潺弱多病的身體亦漸漸起了微妙的變化。

看著自己重拾近乎未曾存在過的健康後,家裡的環境也同樣地產生了點點不同。

像是以往沒有工作,全職在家裡照顧病倒的自己的母親,都開始找起排班較少的工作打起了小兼職。

最近家裡總是變得剩下自己一個人呢。

即便這樣,出門前會先講下去處的習慣仍然沒有改變。...


[AOYAGI HAJIME]


>>RIDE.300 - RIDE.452

_

ありがとう青八木さん。

_

『抱歉純太,還是沒有睡著』
『想再去一次』
『這幾天不在,不用擔心』
『晚安』
在純太睡著過後才送達手機的line,讓純太醒來以後就已經進入於事無補的狀態。是はじめ罕有的信息連發,難能可貴得讓人覺得值得紀念;純太卻對此感到些許困擾。
…嘛,既衝動又有點任性的個性果然還是很難改變啊。
純太露出苦笑,然而亦過於清楚。
--青八木一這個人決定了要做的事,任誰也不可能再阻止到。

*☆*☾*☆*

首先是越過市區後到達的杉木林。
沒有堵上高中聯賽路障的這路段就與普通的高速公路顯得毫無差別。身邊盡是以時速120km以上駛過的...

[T2] 從討厭變成喜歡的瞬間

隨手除草!
>不確保有準確理解題目,我是語障的yo<

1. 從討厭變成喜歡的瞬間

一開始尚在磨合期的時候,青八木真的覺得純太有點煩。

從來都是獨立地生活著。不是交不上朋友,但也沒有刻意地想與朋友賴在一塊--反正不管畫畫,玩遊戲,或者騎自転車,都是可以一個人完成的。

長久下來個性變得更為沉默。

因此當時會對純太說出合作的邀請,回想起來也肯定是當時又衝動作出的決定。想到就做,完全不經大腦思考就行動,處事一點也不懂得轉彎,這是當年的青八木。

真的是個冒險的決定呢。只想到想要贏,沒什麼深思熟慮,說來就來的合作邀請。卻幸好沒有做錯,沒有像一開始自己一個人騎自転車時的樣子,一直決定出...

[T2] 早出生的166天。


>稍微有點自己說的設定
>我就是看到有人點心心就想回來除草的廢人ry

_

「嘛青八木,我啊曾經在想呢,如果再十多年前的青八木要再頑皮一點,躲在媽媽肚裡多一個月死活不肯出來的話,那我可能就遇不上你了呢」

「?」

落日西斜的上坡路上,純太突然地提出這樣的話題。比純太活少半年人生的腦袋側歪,青八木稍微偏過頭的動作訴說著作為文科生卻不理解純太的話的疑惑。

「青八木以前可是這~個~內向的樣子啊,雖然有點衝動,但再小一點的時候個性說不定也會不太一樣。我想啊,要是青八木出生那時再耽誤一點的話,那青八木就會是下個學年的人,那我在開學的時候就不可能會遇上青八木,現在也不會還推著自転車走在路上...

[T2] 14/2.

>給自己立個flag 白情能不能寫上回禮(


「呼啊?終於全都搬回來了。」

運船卸貨一般好不容易才將書包裡的巧克力統統放好到桌上,純太發出了終於完成大業似的感嘆。

「!」

安靜地點頭應過純太的話,青八木也一邊默默地將袋裡放著的精美包裝盒們都放到桌上。

「我就說青八木會不會過於受歡迎了啦~這個巧克力的量要搬死凡人了喔?」

已經移步到睡床攤成死屍的純太,說著與快死的動作相乎的話。

「明明純太也有收到不少。」

「是想要送的女孩子有不少,但不是大部分都被青八木嚇走了嗎?」純太努力堅持著平躺的姿勢,但又想要看著青八木說話,只好抽出右手架起勉強地托頭再看過去,「還是...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