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要是下雨的話。


行くぞ、青八木ィ!
ああ、純太!

_

看到青八木走進廚房,再聽見打開冰箱的聲音的瞬間,手嶋馬上就作出了阻止。

「這個天氣就別喝冰的了啦青八木。」

「!」

「現在在家裡有暖氣所以才比較暖啦。你是準備出門了吧?到外面會變涼啦。」

「嗯。」

走出廚房看向以半癱半坐姿勢倒在沙發懷抱裡看電視的純太,青八木點點頭。

「圍巾洗好了放在你的床上去啦,也都帶出門比較好喔,快要放假了啦可不要冷壞身體。」

明明是同享宿舍的室友關係,純太對青八木說著的話卻比較像是家長對孩子的叮囑。

「嗯。」

回應過後提起放到玄關鞋櫃上的書包跟畫袋,「那我出門了。」

「嗯啊,今天我沒課,你想要下課吃什麼的話就說啊我可以做。」

「…純太喜歡的。」反正只要是純太做的都喜歡,況且也很少有偏食的習慣。

「嗯,那待會見啦。」

終於爬到沙發最靠外的位置,純太朝著玄關方向揮揮手,留下一個慣性笑容送了青八木出門。

盯著電視再一會後瞄了眼放在電視頂上的小時鐘,大概是時間出門練習自転車,也差不多該去買晚餐的材料。

既然沒課,除了練習外也該善待一下自己,罷吃一天飯堂裡重調味的飯菜,親自燒一下飯。這大概也是宿舍生活中其中一項應該學會的事物。

換好裝束打開窗戶準備感受一下天氣後出門的時候才發現在青八木出門後半小時內天色就突變,並且下起了大雨。沙啦沙啦的雨聲隨著開窗的動作傳進宿舍內。

「……啊,挺大的雨啊。現在出門練習的話不用猶豫會淋病吧。」

確認好天氣後又關上窗戶,突然又像醒覺起什麼似的確認起玄關櫃子的狀況。


……

上課中途就從教室一整列的窗戶中看到了。天色突然變得暗沉,甚至還打起雷,打起雨。

(……傘,放在家裡了。)

這也是上課找筆記時從書包裡摸索時發現到的事實。想著只是過雲雨下課時天氣會好轉,結果期望還是沒有實現。

想發短信給純太,卻又想起對方出門前想要做下午茶還是晚餐的話。

(會打擾到吧。)

最終還是打消了念頭。

(那就再等一下好了,再不行也可以請同班的同學借一下傘子。)

這樣想的瞬間手機隨著書包內格傳來了震動。因為上課而調了靜音模式。簡短而急速,是短信的震動方式。

【啊啊,青八木你忘帶傘了吧。】

【!】

【沒關係啦等一下,轉個街口就好了。】

因為只是信息而沒法聽到聲音,但回想起來純太此時的短信應該每一個都帶著雨聲的背景音樂吧。

【!】

【啊,看到了。】

讀完信息後抬起了頭,就看到了純太的臉。因為濕氣而最近都黏答答而不好看的捲髮,除了撐著的傘還有手裡拿普跨一把屬於自己粉藍色的傘。

「啊,純太。」

「呼…」到埗後呼出口氣,「反正下這麽大的雨也是不可能勉強到山去練習啦,又發現到青八木沒帶傘所以就過來了啦。不過還是比預算遲了點呢。」

「!」對純太的好意輕輕地感動,「謝謝。」

「那就把晚餐的紅蘿蔔都吃光當作謝禮吧。」

「!」

「不過來到學校這邊後雨勢似乎變小了啊,看起來就算一起撐一把也是可以的程度呢。」

似乎為著多帶了一把傘而不甘著什麼。青八木卻襯著這瞬間從避雨的簷蓬竄進了純太撐著的傘下。

「!」

「看起來大概夠大啦。啊慢著,畫袋有點大啊怕ーー」

「防水的。」

生怕純太會把自己趕出傘外一樣中斷了純太原本的話。

「…好啦,那我們出發回家了啦,青八木。啊…啊乞嗤!」

「純太。」

「唔…似乎還是小看了下雨變冷的程度。不過這種噴嚏的話回宿舍睡一覺就可以好了。」

「…」

停住往宿舍方向邁出的腳步,青八木解鬆起綁在項頸上的圍巾。接著將解鬆後變長了的一端圍到純太的脖子上。

「純太也不能冷壞。」

「啊,感覺被青八木照顧了啦~」

「!」

「好啦,趁著還是現在雨勢較小還是先回去吧,又變大的話就麻煩了。」

「!」

「那麽就回去了啦,青八木。」

「啊,純太。」

_

有點生氣短信後的字被我手滑刪掉了一次現在這篇是第二次打的。

感覺都不一樣了啦QAQ我還是喜歡第一次打的啊QAQ
不過為了表達一下被弱舞的「行くぞ、青八木ィ!!」跟「あぁ、純太!!」的重度攻擊於是一直讓他們在叫青八木啊青八木純太又純太wwwwwwwwww

真的可以完了。雖然感覺不像第一次的好。晚安。

22/3/2015 0432。

2016-03-31
评论
热度(10)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