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2月29日。

***有點青手傾向。就是隊長會臉紅的程度啦(ry

莫名其妙的有些用了日文,因為很想聽青八木說話這樣感覺比較有聲一點(並沒有
但是長的話就懶了不想動腦(直截了當

_

放滿水的鍋子置於爐灶上,下面是燒得旺盛炙紅的火焰。

然而鍋裡的水仍然未有任何反應,也許是基於水的份量有點多吧。

手嶋倚在櫥櫃旁,默默看著水平面一會後,拿起了放在一邊的手機。

百無聊賴地瀏覽兩個網頁後,同居人青八木突然走進了廚房。

「怎麼了啦,還沒有行啊,多等一會吧,很快了。」

吃過午飯一會後又喊著肚子餓,想到今天午餐份量確實是做少了過後,手嶋還是寬容地答允給青八木多做一份麵線充飢。

怎料青八木並沒有對手嶋的話產生多大的反應,反而還是直直地盯著手嶋。定格般的眼神,然後嘴上吐出了與下午茶完全無關的話語。

「純太、お前が好きだ。」

「嗄啊?」

過份突然的表白讓手嶋錯愣兩秒,「到底怎麼了啦,忽然表白是鬧哪樣啦。」

緋紅色並不如手嶋的話一樣別扭,已經顯著地攀產了手嶋的耳朵。黑髮間埋藏著的耳朵羞的通紅。

青八木卻像是沒有聽懂手嶋問題那樣,再度重申了一次,

「純太、オレは純太が好きだ。」

「嗄?你是在跟別人玩什麼懲罰遊戲嗎…幹嘛突然又表起白來啊…」

當初表白提出交往的是青八木,但這種被示愛的狀況,即使是第二次經歷,手嶋亦還是覺得尷尬非常。

畢竟交往後老實說還是跟以往沒有多大的分別。或許有再不知不覺地變親暱一點,但這樣直截了當毫無保留地示好的場景,手嶋覺得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會習慣起來。

見手嶋似乎還是沒有明白到自己的意思,青八木終於開腔說出了另一句話:

「純太、答えは。」

「ん?答え?」

「うん、純太の答え。」

被藍色的眸子緊緊注視著,手嶋感覺到自己臉上似乎燒得更紅。

「まぁーオレも青八木が好き?そういう感じ?」

試著作出青八木想要的回答後,手嶋想要儘早逃離這個現場。即使交往好一段日子,這種話要當著青八木的臉正經地說出來時,簡直就像是要撕光他的羞恥心。

平常可以當成玩笑,但一旦要認真起來的話,手嶋其實對於真實的自己沒有多大自信,會害羞到不行。

「一。」

手嶋盡力的回應還是被嚴格的青八木考官給打了回頭。

「あぁ、オレ、」手嶋清晰地聽到自己心臟傳來,好比雷聲還要響亮的心跳聲,幾乎要蓋掉水煮開的噗嚕聲。然而不說出來青八木似乎不會肯罷休。

吸口氣,手嶋心理上有種慷慨就義的感覺,接著把話說了出來。

「オレも一のことが好きだ。」

「!」

就算手嶋的聲音跟水滾聲只是差不多的音量,青八木臉上的表情還是明顯地亮起來。

「ありがとう、純太。」

能夠看到淡淡的笑意升上了青八木的臉龐。

……

水白白煮了一會兒後心不在焉的手嶋才想起還要煮麵條的事情。

動作嫻熟得如扭上單車鍊般順手地煮好交到青八木面前後,再度閑下來的手嶋又再次滑起了手機。

「2月29日是國際女性表白日,
這一天女性可大膽向男性表白,
並且原則上要求男性必須答應。
如果男性不答應,
理應付給女性一定數量的傷心補償費。」

………

……

手嶋瞄一眼手機上的日期,機械數字妥妥地寫著閨年獨有的日子。手嶋暗自決定,晚一點得再向青八木詢問:青八木你是女的嗎?

_

原本很想發寫在筆記簿上很久一直覺得很暖很像星星(自己講)的一篇但還是覺得(
所以還是決定來229的這篇好了。
轉坑快如電影院的自己在喜歡小T2的時間裡能碰上一次229覺得很幸運啊( ´▽` )ノ

0303 0.22

T2
2016-03-05
评论(3)
热度(6)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