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葦手/T2] 音樂室。


=防雷線=

→葦手**過去式**初戀設定ww

噗浪腦洞整理有點視點狂跳(


_



已經下課的音樂室內流出了微微的鋼琴音色。



「哦鋼琴嗎?以前國中的時候有個好朋友很喜歡音樂,經常等他練完琴再一起去玩。偶爾他會教我一些簡單的曲子,可是基本除了那些都不會真的彈琴啦。」



以前的事一般都不會刻意過問,純太想說再說吧。純太自有他的考量。

「可是後來搬到外縣去了。就沒有學到其他曲子了。」



腦內幻想了一下,純太穿著端正坐在三角琴前正經彈琴的樣子,大概會美得像一幅畫吧。

音樂堂後是一個半小時的午膳時段,一般而言手嶋都會去接青八木下課再一同去吃飯。收拾方面青八木有些糾結的執著,總會比同班同學收得要久。等著青八木整理的時間,手嶋走近教學用的鋼琴,抱著嘗試的心態按下幾個鍵,再輕輕彈奏起來。

距離上次接觸鋼琴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總覺得鋼琴會順帶勾起過去屬於那個人的記憶。關於那個人,其實沒有明確地斷絕關係,不過亦沒有再來往過。要是對方出了什麼意外自己也可能不會知道。



整理好書簿的青八木把書本抱在胸前,站在鋼琴旁靜靜看著手嶋演奏。

「嘛,想我教你嗎?我還沒那個資格呢。只不過是會背記手指要順序按哪個琴鍵,其實不是真的會彈啦。」

只是等青八木收拾的時間手癢試著彈幾個鍵。原以為已經過了好些日子大概會記不起應該怎麽彈琴,沒料到指尖上已保存下身體記憶,反射性地就彈出來了。

……。

有點羨慕這樣的純太。好像什麼都能做到。

回望一下自己的國中年代,除了畫畫與電子遊戲,還有不斷地不斷地輸在自転車比賽外,就仿似什麼都不剩。

沒有看向青八木,手嶋從琴座上站起,一邊推回座椅一邊說道:

「鋼琴的話,現在想要學也都不遲啊。而且青八木很快就會理解到聽講,要學會不會太難的。」



手指遠遠不夠那個人來得長,所彈出的樂曲亦遠遠不夠那個人來得灌滿感情。只會背誦手指順序地彈奏,其實連五線譜都看不懂。

過往空閑翻閱過那個人的音樂筆記,不經意地也曾學會了有一點沒一點的樂理知識。

「整理好了?那我們去吃飯吧。今天想要吃什麼呢……」



「嗯?……」

應該不會再有機會可以學懂其他歌。

小心翼翼地合上琴蓋。大概,再也不會有機會。

當日握過手說著要一起奪取世界,然後今天手上的手套卻已與另一個人連成一對。

沒有誰對誰錯,這只是緣份與機遇而造成的結果。

已經下課的音樂室內流出了微微的鋼琴音色。

今天亦一如既往地在自転車練習後跑到已經了無一人的教學樓,走進音樂室練琴。其實已經不能稱之為練琴,單純是習慣了每天都要碰一下琴上的黑白鍵。

空寂的氛圍讓孤獨的琴音更加響亮,使得彈琴的人想起以前曾經有人會願意陪自己說著笑一起練琴。

不過小純已經有更好的拍檔去奪得更大的世界了吧?小純有能力,而且善於交際,要找拍檔並不會找不到。

小純的話,一定可以的。不論是找到戰友還是取下世界。因為小純並不像我。

小純很厲害的啊。


_

這篇真的(ry

已經混亂到不知道還算不算T2文<

感謝居然看完的你0(-<

已經不好意思打t2的tag(。


评论(2)
热度(9)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