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葦手/T2] 不可取替。

【結局T2>葦手】


→繼續接青八木外縣升學的私設 


勉強接續著這篇但關連不大不看無礙: 

http://mammonmammon.lofter.com/post/1cca5092_54a51aa


☆葦手是初戀是初戀是**過去的初戀**


☆回憶腦洞為了防雷很多話(…


=避雷線= 



_



「吶,小純。」 


與一個身高有兩米的人走在街上想要不突出明顯只會是個奢想。或者比較樂觀應該這樣想:比自己更惹人注視的肯定是兩米高的那個傢伙。 


「小純到底是在跟誰通信息啊?」 


葦木場咬著巧克力沙冰的吸管,一臉蠢呆地盯著手嶋坐在面前滑手機。 


聽到葦木場的提問亦傳完了簡信,手嶋放下手機到桌上,露出平常的微笑,「就是高中時的最佳拍檔今天起要到別的縣唸書,發個短信去問候一下罷了。」


得知這位舊友在辨認人物上有些障礙,手嶋也沒有刻意地提上青八木的姓氏。


「哦,是沒聲音那個?」


難得地敏銳的葦木場,他的直率形容卻讓手嶋哭笑不得。


「是啊去年的4號。」手嶋喝起擱在桌上的冰紅茶,「說起來找我是怎麽了嗎?」


升學後手嶋與葦木場巧合地考上了同一所大學,然而手嶋是數理工程專業的,葦木場則理所當然地選修音樂系。而之前高中聯賽時關係曾被強硬地劃清界線,所以現在即使唸同一所學校,手嶋仍沒想像過自己還會有這個機會與這朋友再一起在咖啡室聊天。


「現在不再有任務和終點,所以我和小純是不是可以變回再變回以前那樣了?」


還是這樣坦白得讓人覺得這個人肯定沒有19歲。


大概理解到葦木場想法的手嶋皺下眉苦笑:「這當然可以啊,葦葦可是曾經最重要的朋友呢,要是還可以再一起騎車去玩可不錯啊。」


輕描淡寫地指出過去是重要的朋友,然而手嶋心裡很明白葦木場所指的是什麼。


那是就讀高中前一段名為初戀的關係。兩個一起揚言要奪取世界的戰友成為戀人的一段歷史。


站在鋼琴旁聽著對方修長的手指彈奏歌曲,然後自己在聽完兩次練習後填起詞跟隨琴音唱起來的那些日子。


為了穿一對的衣服但一般情侶裝對當時的手嶋而言太大而買了一套親子裝:成人號的中碼與兒童號的最大碼。雖然有些可笑但還是高興得跑去拍了幾幀貼紙照片。


聖誕夜去對方家中辦派對順勢留宿一個晚上,並在那個雪夜於對方的寢室被奪去了初吻。一直在對方面前對任何事也游刃有餘的自己居然馬上紅透臉失了方寸然後與對方賭氣了一個晚上。


曾經對方陪著自己溫習,順道做了對方躲懶不想做的習題。


曾經跟著對方練琴,還意外學會了不少樂理知識。


亦曾幼稚地用圓珠筆互相在手心寫上自己的名字以宣示「這是我的」的主權。


但是時間流逝下,手心中寫著對方名字的墨水已經化開清散殆盡。


手嶋相當明白這點,於是剛剛回答葦木場的話時強調了朋友兩字的音調。


ーー只是朋友。因為現在我有更加不可以失去的人。


這個人或許比不上葦木場在騎自転車上的能力,可是卻接受了很弱的自己。明明各方面與自己差別南轅北轍,然而意外地合拍。好像兩片契合的拼圖,一凹一凸,完全截然不同,合起來卻比獨立更顯完整。


而且三年下來,手嶋已經習慣了與這個人在一起的感覺。即使現在相隔兩方,手嶋仍有信心他們之間的羈絆已不會動搖。


「那是還可以像以前一樣跟小純在一起嗎?」


在一起。沒日沒夜地在一起。不分你我地在一起。


在一起。


葦木場還是咬著吸管,下垂的眼睛呆呆地直盯著手嶋,看起來有點那麽的小無辜。


「在一起的話我現在已經有更重要的人,」發現葦木場始乎不太聽懂自己婉轉的說法,手嶋乾脆決斷地說道,「可是葦葦始終是曾經最重要的人,這點也沒法改變啊。」


話題是怎樣收結,又是怎樣離開咖啡室與葦木場道別,實際情況手嶋已經不太記得清楚。只是剛剛一番話已足夠令他思念起去了外縣的那個人。他重新解開手機的鎖屏:


ーー『今天又過得怎樣呢?頭一二天總是會有點不習慣的吧?話說要一起試用一下LINE嗎?能傳照片錄音之類的,似乎很方便呢!』


ーー『!』




_


感謝你看完了這個腦洞qwq


腦洞這對初戀的時候意外雷到個親友(躺


在我眼中永遠多可愛也只是個曾經曾經曾經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說過會寫下去真的不小心寫了下去ry


這個設定還有緣就下次見wwww




评论(2)
热度(2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