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message.



☆畢業後的未來設定

 
 

☆青八木升學到宮城縣的藝術大學

 
 

微相關不看亦無大礙的前設文:

http://mammonmammon.lofter.com/post/1cca5092_51e46e3

 
 

_

 
 

宮城縣與千葉縣之間,大約是394.8km的距離。使用最快的交通轉乘方式,約莫四小時半可以到達。

 
 

從今天起要學會離開寵壞自己的那個人,獨自跑到縣外去留學。要面對全新環境青八木並不特別擔心,只是期望會挽留自己的那個人,最後只說了句:「要好好念書呢,青八木,等著你成為大畫家回來!就像搶奪冠軍那樣把好成績給摘下來吧!」

 
 

原本完整的心裡現在總像缺了一角似的,也許是兩個人相處太久已經把對方當成自己的一部分了吧?然而沒有了手嶋「必」的絕對性,自己還真的有可能會得到「勝」嗎?

 
 

順帶一提手嶋所升讀的是千葉縣內某著名大學,修讀理科工程。

 
 

雖然雙方都是自転車競技的選手,不過是394.8km的距離,對於經歷過1000km合宿與高中聯賽的他們並不算上什麼。可是其實比誰都要明白,升學後的課業量只會有增無減,誰還能騰出那個時間騎車或是支付近三天打工薪水的交通費去見面。

 
 

距離擴大後,關係就會輕易地變淡。至少待在文科班三年,文學教育的課文上一直有這樣提到。青八木也如此地想。

 
 

由於不擅長溝通,青八木所選擇的是單人宿舍。到埗後安靜地安頓好行李,青八木便躺上了有些陌生的床。再佳的體能質素,在舟車勞頓與不適應感下還是會磨蝕得一乾二淨。

 
 

此時被擱置在茶几的手機響起短信的彩鈴。

 
 

躺得正舒服,青八木慵懶地不想起床去拿過手機。但基於想要回覆罕有會收到短信的心情,青八木始終脫離了軟床的誘惑,起身走到茶几前,解開手機的鎖鍵。

 
 

ーー畫面上顯示著發自近400km外的短信。

 
 

『根據預計青八木應該剛好完成宿舍的整理?可以的話四處走動都辛苦了,休息一下吧。記得多同學多些交流,說出口!有空的話來發短信吧!我們是必勝的拍檔,一直不論地點也是。努力唸書,加油青八木!』 

 
 

ーー『!』

 
 

一抹暖暖的溫度浮上心頭,青八木想要進步一下試著不再只以「!」回覆手嶋的信息,可是鍵入了幾個亂七八糟的文字後,青八木還是選擇統統刪掉,結果仍是老樣子地,手嶋只收到了一個蘊含各種意義的「!」。

 
 

果然過去的三年是被純太寵慣了嗎?

 
 

ーー抱歉,純太。

 
 

來到新環境後我還是依賴你,不能用普通人的方式去交流。

 
 

ーー可是,感謝純太。

 
 

你讓我被寵得很幸福。

 
 

_

 
 

完全意義不明感謝會看完的各位wwwww

 
 

會喜歡我是真的超高興的qwqqqqqqqq

 
 

純太戲份少到我都不好意思打純太的tag(還是打了(ry

 
 

感覺這設定能掰一堆連鎖效應(?)似的文wwwwwwwwww

 
 

所以下次見☆

 

评论
热度(20)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