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手嶋の紅茶クッキーw

[T2] 手嶋の紅茶クッキーw

 

_

對手嶋純太而言,大概沒有哪種茶點會特別地苦手。

自中學時期被同學推薦過後就開始對紅茶生起強烈好感,直到現在高中亦仍然愛好著那份與日本茶所不同的濃厚又香醇的味道。除了各種茶葉的不同沖泡法、調成奶茶的奶分比有研究起來外,連帶佐茶的小吃都沒有放過地統統鑽研。於是在自転車上似乎怎麼辦努力亦達不到的優秀範疇,在廚藝的方面上卻因著興趣不知不覺地提升到了。

廚房裡氣溫較高的空氣開始泛起帶著輕微焦氣的甜味,隨著開放式廚房的設計大概已經飄到了客廳、或是更遠的睡房裡去。

純太用被使用得有點變舊的木湯匙輕輕拌過已經烤好成清澈棕色的焦糖液,不過分的甜味頓時又進一步擴散開來。已經熟習做法到不用試味也有信心能保證味道的程度了。純太提起牽著糖絲的木匙,順手關上了細得幾近沒有的爐火,同時也聽到了從走廊傳來,愈來愈近的腳步聲。

是來客專用的軟質毛毛拖鞋,家裡人說冬天要保暖所以連同一家三口的分量一併置入的客用拖鞋。雖然名為訪客用,但基著青八木的來訪次數過於頻密,說成是青八木的專用的拖鞋也已經不為過。

噠-噠-噠-

拖鞋撃在木質木板上發出含糊的聲音。每一步都實實在在地踩在地上,是沒有耍賴想要走捷徑,決心一步一步踏實地走過去的,是與自己拍檔多年的少年的腳步。

剛走出通道就能看見了那顆升上三年後說要換成比較前輩的印象而衝動地染成淡金色的頭顱。那頭金髮下閃亮的眼睛也直挺挺地回視著純太。

「哦吔嗅到下午茶的氣味後連一直躲在我睡房畫小插圖的小鹿也跑出來了啊,話說小鹿除了逃跑原來還是這樣貪吃的小動物嗎?」

純太臉帶笑容地開起青八木玩笑,話裡的軸心是青八木最近在練習的,想要變得像逃跑小鹿一樣快而取名的招式。

「!」

青八木卻沒有回話,僅僅是望過眼純太,隨後視線又遊移到了熄火後仍然浮著炊煙的焦糖漿。見狀純太又開腔,為今天的手嶋式下午茶作起了解說。

「對今天的點心很有興致的樣子嘛…除了有青八木比較喜歡的甜甜的焦糖奶茶外,烤箱裡也還有曲奇哦?」

順著純太側過的臉看過去,能看到烤箱偏暗色的玻璃處正透著橙紅色的燈光,視線極限所看不到的裡面,大概麵糰也在漸漸烤成漂亮的形狀。緊接著純太的話,烤箱就發出了叮-的聲音。

「啊,剛剛好。」

純太滿意地一笑,時間的控制一如自己所料,分毫不差。盛好焦糖漿再泡好奶茶的話,新鮮烤制的曲奇也會剛好降溫到微暖而又能入口的程度,這樣的下午茶,會是很不錯的吧?

「!」

自動自覺就走到了烤箱的位置,青八木蹲下與純太相比略顯嬌小的身體,拿過純太早就準備好在烤爐邊的手套,戴上後就急不及待地打開阻隔著嘴饞的自己與純太的手製曲奇間的柏林圍牆。

「喂你小心燙啊。」

然而提醒無效,說了半句純太已經聞到在空氣中拼命提升存在感的曲奇氣息。今天為了不搶焦糖奶茶風頭,茶點也故意只做了最基本的牛油曲奇。香而不膩的牛油味道在空氣中擴散,刺激著午飯過後稍微餓起來的味蕾,同時讓純太意識到必須緊抓時間煮好牛奶,不然就會在泡茶間錯過曲奇最好的降溫時間。

「有戴好了手套。」而且是我喜歡的粉藍色的隔熱手套。

淡然地對純太的擔心擺出不用在意的態度,青八木邊將烤箱裡面盛滿可愛心形曲奇的炸盤提出。

「!」

「一直都做星形的好像有點沉悶嘛,可是家裡又沒有別的模具在了,就只剩母上大人的心形模具,於是就成了這個少女樣子啦。」

純太伸出舌頭舔過盛起糖漿時不小心沾上甜味的手腕,接著又拉開雪櫃倒起了牛奶。彎腰到下層雪櫃取過牛奶盒的時候,純太腰上圍著的圍裙被折出好幾道皺摺,卻也沒有讓稍微帶點整齊強逼症的青八木看不過眼。

(圍裙也是喜歡的天藍色。好像晴天騎車時會看到的浩翰天空。)

「但也很可愛,很好吃的樣子。」

聆聽過純太的話後,青八木作出了如此的回應。損友說的話一定會被算在敷衍的話語,青八木說起來卻相當真誠可信。雖然--

「你不是還沒有吃上嗎居然就說會好吃了。但也太燙了別亂吃啊。」

為青八木對自己廚藝的信心泛起笑容,純太右手重新扭開爐火,準備把牛奶煮開。

「有純太的愛心做的感覺。」

「不是說藝術家會比較心思細密說話會迂回曲折一點的嗎?為什麼我家的青八木卻一直說話都這樣直接的啊-」

吐槽起自家拍檔不顧任何性別定形地將自己比喻為愛心滿滿的樣子,純太也不管青八木會不會看到就故意壓下一邊眉在臉上作出一個輕挑的表情。

「因為純太的曲奇一向都很好吃。」

乾脆得連口感鬆化或是味道香濃都省略,青八木只用上了最直接亦最具體的詞語去表達自己對純太曲奇的感想。同時往櫥櫃伸出手。

那個是純太的專屬聖域,連母親都不允許干涉的一格櫥櫃,裡面放上了好幾套英式的茶具。青八木罕有地選上一套綠色為主的杯碟,並且小心地握上手,「今天我要這套。」

「哎真少有啊選了綠色的,那我不就沒杯用了嘛-啊就,裡面那套藍色的吧。」

「!」

青八木點點頭,伸出手把另一套深藍色點綴有金色星星的茶具都拿到手上,並小心翼翼地帶到餐桌。另一邊廂的純太亦經已煮好牛奶,正在等著倒計時過去然後取出茶包。同一時間裡有兩個人在狹小的廚房裡工作著,卻誰都沒有妨礙到對方。純太為著這默契感到小小的驕傲。

忙碌整個下午終於偷得兩分鐘的閑暇時光,純太同時不禁好奇起吃飽午飯以來,青八木到底都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幹著什麼,便跟上拍檔直腸直肚的個性,直接地問出來。

「所以你直到剛才為止都一直躲在我房間裡幹嘛啦,真的畫了這麼久插圖喔?」

「嗯。」又一次回到廚房的青八木點點頭,瞟瞟還在沖泡的白色瓷壺,又看向純太,「畫純太與下午茶。」

「噗,我是說給你做下午茶啦可是到底是有多期待啊。而且抱歉了我做的茶點跟青八木畫的漂亮插畫,大概差距就有我跟天才一樣的大吧。」

不以為然地說出自嘲的話。假如自我傷害是項排名賽的話,青八木相信純太必然能踏上相屬的冠軍高台。

「很像。而且純太都是穿粉藍色的,還有曲奇也是心形的。」

「慢著這也太過心有靈犀了,青八木你老實交代是真的沒有偷看我做曲奇嗎?」

「…沒有。我畫的純太也沒有沾到麵粉在面上。」

「…啊。」聞言的純太用手背擦擦臉上,果然刷出了一點白色帶著香氣的粉末。想再說點什麼的時候,計時器又像是要阻止兩人繼續對話似的咇咇咇地響起。

快手按停猶如小孩子般吵鬧的計時器並夾出泡得滲滿奶香的茶包,純太一不小心就忘掉了剛剛還想向青八木吐槽的話,只好聳聳肩,及後拿起隔熱墊與保溫套。抬抬下巴示意青八木可以開始將降溫的曲奇也夾到準備妥當的盤子上後,純太也不怎麼介意忘掉的話繼續說道,「那不管怎樣啦,總之青八木點餐的手嶋下午茶就這個樣子了,曲奇想要趁還暖跟脆的話建議現在就好吃了啦-」

「!」

放好茶點後純太解開背上圍裙的結同時鬆下扎起的馬尾,自然捲的頭髮在久被束起後又壓出了一個嶄新的弧度。

「糖漿青八木喜歡甜甜的想多加一點就加吧?我已經貼心地多煮一點了喔。」耍帥似的純太對青八木可愛地單眨一邊眼,「期待的話就開吃哦,新鮮出爐的曲奇就只有這半小時新鮮限定啊w」

「!」

_

2/3/2017 1711.

 

>媽的我打了悍快3000字吃下午茶(

 

*奶茶泡法是以前工作的茶室裡的做法,量好15g earl gray,牛奶煮3分鐘,沖進包好放好茶包的茶壺,蓋上等3分鐘,夾走茶包,然後上杯的時候要先問喝茶的人慣用手,茶也一定要提高拉低茶壺一下一下的倒進杯裡說是要注入空氣好喝一點(ry,大概是這樣可是更詳細的已經忘掉了(

*雖然被好好教育了一段日子可是我是味蕾白痴其實喝不出分別www(氣死店長

 

好的回去工作了(ryyyyy


2017-03-02
评论
热度(1)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