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

反正只是日記就放過我吧我不要想題目了RY


_


手嶋純太不常有早於鬧鐘響鈴前就醒來的經驗。

屬於他的日常每天就是練習、學業、自転車部上的事務、以及協助家裡部份的家務,經常性溫好翌日測驗再看一下自己喜歡的漫畫後就已經深夜。明天還會有日以繼夜的練習情況下,純太通常就會為了明天的精神而乖乖睡去。有點忙碌的生活讓他總是可以輕易地一睡到天明--除了今天。

醒過來的緣由並不是因為喜歡的歌曲鈴聲,而是靜靜地就醒了過來。純太眨眨深邃的紫色眼睛,看向了掛在牆上的膠質時鐘。

七點十四分。這也早太多了吧?可是昨天也沒有特別地早睡啊。

純太微微彎起眉露出一貫自嘲時的笑容。什麼嘛,一向擅於預算的自己終於連自己的生理時鐘都要掌控不上了嗎?

拼命伸長屬於一般高中男生臂長的手臂,往床頭櫃上扒下了手機,上面叮叮咚咚地閃著幾個夜貓同學的簡訊。草草地閱讀過再回上幾句後,純太還是劃開了那個自換手機前已經設名為平凡HP的聊天室。

【早安(*´з`*)~今天意外地早起了所以早點發來早安啦-】

抱持對青八木在合宿時睡得超穩完全不會在鬧鐘響起前被吵醒的經驗,純太超放心地按下了右下角的白色小箭頭。因為比預定中早醒過來很空閑,甚至還加上了一個少用的顏文字。

豈料卻在純太發送完打算退出聊天室前,信息就被顯示為已讀。

「欸。」

嘴上發出訝異的輕呼,純太趕緊動起早已停下的手指,往輸入框裡鍵入文字。

可是青八木還是憑著簡單早一步在這埸莫名成立的比賽中取勝。

【早】

【呃我是不是吵醒你了啦,抱歉啦-但今天的青八木還真是易醒啊】

【沒有】

【剛好就醒了】

來自對面白色對話氣泡的文字平淡得仿佛傳來青八木沉靜的語調,純太閱讀著青八木發來像是為自己澄清沒吵醒的話,同時快速地輸入上回信。

【沒有就好啊,因為青八木平時總是睡得很熟不會輕易弄醒的嘛,還在想要是我這樣就吵醒青八木了要有多抱歉啊-】

【所以說沒有】

乾脆的句子仿若帶有青八木少許起床氣的不耐煩氣味,跟以往都是一樣的無表情無抑揚頓挫,但純太就是能嗅到當中淡淡的區別。

【但還是生氣了的樣子啊w】

想到青八木小孩子一般的表現,純太不自覺地與發出的信息表情一樣翹起嘴角。

【剛剛夢到跟田所前輩吃大餐】

【等等這是不是太幸福了,不單記住了夢境還是跟田所前輩在一起?!】

【純太也在】

【不是這個問題啦為什麼我剛剛的夢就只模糊的剩下了幾個紙皮箱了啊?!沒有田所前輩沒有青八木就只剩下紙皮箱了】

【但吃了什麼忘掉了】

【所以剛剛的語氣突然差下來是因為這個嗎?嘛有記得發生了什麼已經算不錯了啊看看在跟你發LINE的手嶋純太啊。】

【!】

【而且也只是夢境吧?不要緊啦,重要的是之前田所前輩跟我們一起過的日子都還記得就好了-】

像是替生氣的小狗順毛似的說法,卻順利地安撫到明明是小鹿身份的青八木。青八木隨即輕巧地將話題轉到了純太身上。

【但是純太也很早】

【我本來就是容易扎醒的凡人體質了-雖然今天卻是比預定中自然醒過來。稍微有點脫出操控的不爽啊,但是身體也沒辦法生起氣吧。】

【我也】

【真的不是被我吵醒就好了,那既然大家都早起了的話今天就不要吃便利店的包裝早餐一起出門去吃個豐富點的怎樣?】

對青八木再次確認不是被自己的信息弄醒稍稍舒一口氣,畢竟不小心弄醒重要的拍檔維持體力所必須的睡眠的話,純太的良心確實會很不好過。想著既然都睡醒又滑手機被藍光刺激到睡不上回籠,純太直接地就向青八木提出早醒後可以做的事的方案。

【!】

【那我去刷牙】

腦裡仿佛看到了青八木頂著一頭亂髮掀開被鋪,再迷糊糊地走到洗手間的畫面。有夠直接,剛提出的方案青八木下一秒就沒有猶豫地實行起來,純太對於青八木對自己的極高信任度揚起好看的笑容。是本日的第一個真心笑容。

【啊,那我也去了吧。雖然你去梳洗大概沒帶上手機了。那就,八點路口那書店前面等啊】

【w!】

 

_

28/2/2017 1128.


2017-02-28
评论
热度(2)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