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是的又是雙馬尾了ry

>很閑地來拔個草wwww(多無聊

_

稍微有點不公平的相處模式。

可以的話會想要盡量每天都一起做好要做的事,然後一起躺到床上入睡。然而青八木卻總在打破這樣的平衡。

「還有一埸。」

在純太開始坐在身後撥弄起金色細細的髮尾時,青八木像是要安撫沒有足夠耐性開始想鬧的小孩子似的說出了尚欠的進度。

「嗯,說好最後這局就玩完這局去睡。對於青八木我還是有信守承諾的信心的啦。」純太回應裡表明沒有不耐煩的意思,甚至反過來想讓青八木安下心,「專心遊戲贏啦你,不然臨睡前最後一埸輸了的話又會睡得不好了吧?」

「!」

聞言的青八木點點頭。及肩長髮的髮尾在肩膀上又掃過了一下,卻沒有任何一點要亂掉的跡象。純太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真好啊頭髮都不會亂,打從出生開始我就不懂這種感受了。」

與一般成年男子的手無異的五指順著金得要發亮的頭絲,純太作出如此感想。

「…那是因為純太有另外再燙捲過。」

手指仍然辟啪不斷地敲打著遊戲機按鍵,青八木緩了緩才回上話。

「嘛因為本來就自然捲啊,不弄弄它的話只會捲得更翹更亂啦。」對自己難搞的髮型露出苦笑,「倒是青八木都不打算剪一下嗎?再長的話會變得像個女孩子了。」

「…沒有!」

又是過幾秒才應過來的句子。外表看起來有點柔弱,但青八木對女孩子的形容卻是非常地排斥。

「噗,但是真的好長了啦,都到我高三那年能綁起的長度了吧?」

邊說邊抓起青八木的頭髮束成手能抓住的一束,想要示範起來但背著的青八木根本就不會看到。

「…嗯。」

「啊對了要是這樣的話呢?」

綿軟的床鋪不穩地晃過兩下,稍後側過頭能看到純太挪到了床頭櫃的方向。沒有過於為意,青八木就繼續專注於手中的遊戲機。

「好的,那這樣呢。」

床鋪又晃了兩下,最後下陷到身後的位置,純太又重新坐回原來的位置,甚至繼續起方才的動作,像是在掩飾移動過的事實一樣。

「?!」

約略地感受到純太又在玩自己的頭髮了,可是沒有猶豫,還是面前的boss比較重要。輸了的話純太不會允許不睡覺換來的新一局,所以絕對不能輸…!

只好放任純太繼續把自己的頭髮左撥右弄了,期間純太還嘰哩咕嚕地說了好幾句,但青八木半點都沒有聽進去。純太也是知道的,畢竟青八木連基本的點頭回應都沒有再發出了。

就這樣時間過去了三分鐘左右,重新抬頭的時候察覺到頭髮被身後的純太束起了,而且是以不習慣的方式。皺起眉回過頭去,瞧見的是純太終於收穫期待已久的畫面似的笑容。

「…純太!!」

「啊雙馬尾可不是女孩子限定就別生氣了嘛-」

在確定青八木耍脾氣前先說好前提,但真的太過可愛,純太著實禁不住笑意,同時又讓話語少了半分說服力。

「但是純太…!那純太也給我綁。」

想了想找不出反駁的說法,腦筋一轉,青八木只好要求起純太也要一起被綁上兩條短短的馬尾辮,沒料到純太卻耍起賴來:「不是說好了玩完這局就睡了嗎?所以現在是睡覺的時間了啦~但是青八木頭上綁了這兩個小馬尾又真的可愛得我快要睡不著了~」一手拿起床邊的遊戲機放到床頭櫃上,同時一手抱過青八木的腰強制讓青八木躺好要睡,青八木完全沒有找到遊戲boss的進攻空隙進行反撃。

「純太!!!」

「嗯嗯乖乖,所以睡覺了,明天也還是要到畫室上課的吧?」

「!!#!」

「晚安w」

關上開關位於床邊的燈掣,純太一氣呵成地蓋上被子,沒讓青八木成功在自己頭上束到半條小髮辮。

「純太耍賴!」

不滿地被蓋上棉被,青八木還是決定先拆掉自己頭上的馬髦辮才思考該怎樣反撃,不然黑夜中的雙馬尾男子,自己要再怎麼想都還是過不去。

「啊啦為什麼要拆掉啦看不到了都關燈了,就讓我早上都能看到可愛的青八木嘛-」

「不要…!而且綁到早上頭髮會捲!」

「那跟我一樣不好嗎?」

「…不要這樣一樣!」

「好好,那拆吧拆吧。」

「!」

「好了?放好橡皮圈了沒?」

「…#!」

「哎生氣了,那麼先晚安了。明天青八木不玩這麼久遊戲的話凡人就不會再閑得發慌玩你的頭髮了啦w」

「!」

「嗯嗯,晚安。」

「…晚安純太。」

_

16/2/2017 1037.


2017-02-25
评论
热度(4)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