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奇蹟。

>交一交代時間點係就任前一晚。
>其實係儲糧一睇就知。
>本身以為三期係個妄想下寫既點知真係有三期覺得死都要吐番呢篇出呢送比佢地(雖然好麻ry

_

前輩的畢業離開,升上三年級的新環境,同時還要開始準備升學的各種事務。各種各樣堆積起來,剛開學第一天新任三年級前輩純太跟青八木不知不覺間就忙碌到了晚上。

即使分開到了不同班別,但課外活動上因為兩個人都還是處於同一個部會,所以處理就任等等各項工作兩個人都還是一起進行的。

然後忙碌著忙碌著就夜晚了。

跟一年級二年級時沒有分別,天空開始降下夜幕時青八木提出了吃飯的建議。剛好完成手上所有工作了,純太點點頭又笑著嘮叨了幾句。接著兩個人就開始收拾起現場。

--就算一直以來已經很努力,但是明天過後肯定會更加忙碌吧?

--嗯。

--所以這最後一晚的空閑吃飽去散個步?逛夜了也沒關係,今晚就過來睡了嘛。

--!

到對方家裡過夜已經習以為常到成為可以這樣簡單就決定好的事情。然後青八木拿出手機,撥起電話通知家人。

又耗了點時間。

吃頓飯,散個步。回家。看下電視,洗個澡,聊一下天。時針乾脆地跑到到最上12的位置上了。

想著明天要進行的事情還有不少,生理時鐘非常健康的純太就將還捧著手機滑的青八木直接趕去睡覺了。

關上燈後純太狹小的睡房變得跟外面廣闊的天空一樣漆黑。

小小的床上擠上了兩個因為關係好而不介意擠著睡的少年。空間很小,同時又很安靜,青八木容易地就察覺到同樣逼在床上的純太還沒有睡著。

就跟他一樣。

「…!」

「…啊的確有點緊張呢,居然真的當上了。高一的時候可是連想也不敢妄想。畢竟我們是連正選都當不上的人,還打賭過高三的話隊長必然是公貴吧?」

「…嗯。」

「真的擔心啊,到底凡人如我能不能做到三位前輩所交付的事物。我啊,手嶋純太除了腦袋有點小聰明,在自転車上可是一丁點天賦都沒有。就只有一點叫興趣和一點叫不甘心吧。」

「!」

藍色的眼睛眨眨,在黑暗的睡房內仿若星星一般發著閃光。像是吃飯時那樣,青八木只是靜靜地繼續聽純太說話,同時又很清楚,他無聲的回應純太全都有妥善接收到。

…。

突然純太安靜了下來。

「?」

青八木隨即稍微側頭看過去,想要確認純太是不是睡著了。

「!」

忽然有人將手插進青八木那邊的被鋪,用雙手環抱起青八木的腰。即使已經是回暖的春季,那雙手的體溫還是偏冷。

青八木乾脆地轉過身,走進視界裡的是在黑暗中憑藉窗外絲微月光映照出來,變得有點灰矇矇的純太。

接著純太又說起了話。

「真的有這樣想過,」純太再度頓了頓,「不過現在覺得啊,猶其是認識了青八木後一起合作的這兩年間,很多不敢想像的事情居然切切實實地發生了。我那些以前只能淪為空談的計劃竟然真實地實踐到了,怎樣想都覺得遇上了青八木是個奇蹟啊。」

感受到純太用頭往自己身上蹭了蹭。人在黑夜中失去視覺的情況下其他感官會變得相對敏銳,青八木感覺到純太的曲髮既蓬鬆又柔軟,大概是因為睡前才剛吹乾頭髮的關係。

「…純太-」

這樣黑的環境下想要靠眼神交流都不太可能。青八木都做好開口打算的時候純太又講起話。

「啊啊兩個男孩子晚上這樣聊真矯情啊~但是青八木是想說你也這樣認為嗎?」

純太埋在被窩中的聲音,模糊但又暖暖的。

無視純太害羞似的矯情評價,青八木直接點點頭,「嗯,我也覺得是個奇蹟。」

有些話即使已被看透,但青八木還是覺得有親自講一次的意義。

「啊對了,明天開始要這樣了吧?多多指教哦~青八木副隊長。」

「!」臉埋在被鋪裡沒有看到,但憑青八木身上傳來的微微晃動得知他點了下頭,「純太也是,多多指教。」

「啊,不到就任不打算喊我一聲隊長試試看嘛~」

「!」

日出之後上課,接下來將會有自転車部的活動,宣佈純太與青八木升任為新一屆総北高校自転車部的正副隊長。兩個人隨即就要肩負起帶領新一代総北走上IH2頒獎台最高處的責任。

--到底未來會怎樣真的是個未知之數,

純太把青八木朝自己的方向再抱緊一點,

--但無論如果,可以跟這個活生生遇上的奇蹟好好走下去,再一起實踐其他夢想的吧?

_

祝小T2可以一路平安盡所能跑到再也跑不下去的一刻去到最遠可以去到的地方。
希望你們可以幸福♡

9/1/2017 2119.

2017-01-09
评论
热度(8)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