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青鏑青/T2] 有關前輩畢業禮物。


[純太怒刷存在感。]
[青鏑青指的是戀愛。T2指的是最好的拍檔]

_

青八木是比鏑木大個兩年的前輩。對於高中生而言,兩年年齡差算是個頗大的差別了。畢竟高中就只有三年的光陰,年紀上差了兩歲,說明的就是如無意外兩人只會有一年的共處時間。

像是當初金城前輩跟今泉、田所前輩跟鳴子,還有卷島前輩跟小野田一樣。

畢業旅行過後考完高中生涯裡最後一次的考試,今屆的三年生就要離開了。跟段竹抱怨過幾次,卻還是亂七八糟地不知道該怎麼跟青八木送別好。接著日子流逝,瞬間就到了畢業旅行的日子了。也就是說,青八木畢業的日子逼在眉睫了。

結束一天活動回到旅館的時候,手機就巧合地響起來。鈴聲就之前手嶋推薦的歌手某首名曲。

「青八木ィィィィィィ!」

接起電話的時候青八木連開腔的もしもし都還沒有說出已經聽到鏑木大叫的聲音。將電話拿開至距離耳朵十公分的動作讓編到同房的手嶋一陣笑聲。

「…純太!」

「咦?青八木果然是跟那個手嶋一個房間嗎!」

「…嗯,怎麼了嗎。」平淡地帶過跟手嶋同房的問題,直接指向鏑木一開始大叫的原因上。

「我剛剛在部活室我的儲物櫃裡頭,居然找到了大神的字條!」

鏑木激動的聲音從電話漏出,旁邊的手嶋一字不差妥妥的都收進耳裡。

「那字條上寫什麼了。」

說的時候手嶋一臉分明就是你寫的裝什麼的幼稚表情。

「大神讓我盡量繼續練習要追上在15秒內,可是今天還是差一點。」聽起來為著完成不到大神設下的目標而有點失望,然而接下來又補滿了精神,「不過我想青八木回來的時候會可以的。」

「那就這樣吧。」

經過一天活動後,即使是運動員身體也不免有點疲憊。青八木的聲音裡泛著疲倦。

「是說青八木跟大神有點聯繫的吧?大神會知道我的儲物櫃是青八木通報的嗎?」

「………做到大神指示的時候就會知道了。」

「也ーー」正想繼續話題的時候,電話卻插入了第三者的喊聲,是手嶋從青八木旁邊往電話喊的聲音。

「ーー有什麼要說就別拖拖拉拉的,你的青八木前輩明天行程還要早起啊,已經累到用快睡著的狀態跟你談電話你難道聽不出來嗎!」

「欸是手嶋嗎?!!可是青八木先別睡著啊!!!」

電話裡傳來鏑木焦急的聲音。

「是前輩啊。所以快點說啊。」

「純太。」

「啊!青八木還聽著電話的!」

「我先去洗澡了,鏑木你快點說完然後讓青八木睡啦。」

「嗯。」回應的是青八木,目送手嶋走進浴衣後,青八木再度對電話說起話:

「所以是怎麼了嗎?」

「那個青八木!」

「畢業的時候想要什麼祝賀!」

「…呃…我跟段竹想好久了但是得不出結論啊…」仿佛看到鏑木失落目標時垂頭喪氣的模樣。

「!」雖然沒有很大聲,但是鏑木能微弱地聽到,另一頭的青八木正在笑。

「喂青八木我可是認真的!」

「○○○○○○○○○。」

「青八木!」

「!」

聊一會後手嶋就從浴室裡濕淋淋地走出來。滿身洗過熱水後的蒸氣有點誘人,然而這種模樣經常在練習後的沖澡見到,青八木早已免疫,見怪不怪了。

隨著手嶋的回來青八木也掛上跟鏑木的電話。收拾衣物去洗澡的時候被手嶋搭起了話:

「閃瞎我了啦橘子汽水大神!」

「…純太!」

「不過你也別太寵他比較好啊,始終你可是三年級,最多也就多陪他幾星期而已啊。」

「嗯。」

「啊沒情人找的凡人我就先睡了,」手嶋撲向一側的床,放軟手腳地沉進去,「玩一會感覺就跟練習完了一樣累啊,你也別玩遊戲了趕緊睡吧,明早還要早起啊。」

「!」

「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帶了啊,不是你的汽水信徒可是我是大神的讀心器啊。」

說著調侃的話,手嶋連臉都埋進枕頭。

「!」

「我調好明早的鬧鐘了啦,洗好澡就可以睡了,晚安啦。」

「嗯,晚安純太。」

_

26/3/2016 0223.
到底為什麼那幾天一直在暴走鏑木一差這個人(ry
鏑青鏑傾向的還有3篇不過……………懶整理成書面語了(ry

2016-03-31
评论
热度(2)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