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評估作業。



整理腦洞們的時候找到了一篇半篇不是口語的感覺能硬當成整理好的收在lofter裡yeah(


________


「評估的話,想要拍日常的樣子。」


視覺藝術科期末評估題目由學生各自抽選,每位學生都將會獲得不同的題目。學生需要依據題目在期限前繳交一份作品,作品形式不限,唯需與題目相扣。


青八木的視覺藝術科期末評估抽到了名為「我的日常」的題目。不過不失,簡單明瞭;相較於某些同學抽到過度具體或是異常空泛的題目,青八木算是抽到了個既不至少容易意外不合格,又稍微有創作空間的作題。


於是青八木找來了手嶋,決定要拍攝一輯以青八木自身角度出發所看到的「我的日常」作評估課業。

由於青八木近九成時間都與手嶋膩在一塊,於是這份課業亦理所當然地請來了手嶋幫忙。


「啊啊?沒關係啊,只要不要嫌太過失敗太過負能量會影響老師對你作品的評分就好了。」


「純太。」


突然話題又被青八木打斷,轉過頭看去是青八木有點生氣的樣子。說是有點生氣,但相信只有手嶋能解讀出這個意思,換個別的人根本只會覺得青八木還是跟平常無異,讀不出青八木有點不滿的信息。


「好了,那你是想怎樣啊?」


交流了好一大輪後終於得出了結論,兩人回過共住的宿舍一趟之後又重新出門,展開了青八木評估課業的拍攝之旅。



……



「純太,太僵硬。」


青八木拿著相機,藍色的眼裡只能看到相機小小的對焦窗口,無法單憑眼神傳遞信息逼使他說了半句。


「喂…要怎麼不僵硬啊感覺原來很奇怪啊…」


只是想要拍攝很日常走在路上的畫面,卻因為突然被青八木叫停動作說要拍這一秒而停下了所有動作。沒有什麼被拍攝經驗的手嶋馬上動作就僵住了。


「自然點。」


「…等一下我們重來好嗎,我重新再走一遍你再叫我停下然後再拍吧。」


青八木放下了相機,憑著肉眼沒有隔著機件,在聽完手嶋的話後點了他一個:


「!」



……



「果然還是一個超~級不滯的凡人啊,連拍個照都弄不好,抱歉啊青八木。」


完成大概想拍的項目後青八木讓手嶋先休息下,獨自跑去了買飲料。回來的時候手嶋就用這樣的話迎接了青八木。


「!」


往手嶋方向交出一罐微溫的紅茶,開始轉涼的天氣裡手握著正好。


「希望沒有拖累你的作業吧。我啊,有時真的覺得除了有點小聰明就什麼都不是了。」


「純太不是。」


重要的話就必須要用口說出來,這是手嶋教會他的。


先喝完了自己的甜奶茶後青八木開始翻起相機裡剛剛拍好的照片,逐張逐張都是自己眼裡,每天日常所看到的純太。


「!」


「怎麼了?果然拍壞了嘛?」


見青八木反應異常,手嶋隨口搭了句,然後把頭探往了相機小小螢幕的方向。


「………」


平常話瘻的手嶋忽然安靜了下來。


相機裡的手嶋純太每張都帶著美好的光暈,大概是青八木有好好在調色階跟快門ISO的緣故。


每張看起來都不像只是個普通人的樣子。


明明拍的時候似乎非常僵硬,青八木拍出來的卻每張動作都十分自然而然,看的手嶋靜下了嘴巴。


未幾,手嶋就發現到不妥。


「慢著青八木,你這些看起來這樣自然的照片都是偷拍的吧。」


目光從屏幕移到拍檔藍水晶一樣好看的眼睛上,提出了質疑的話。


「!」


沒有否認。


「每張都不是在準備狀態下拍的,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啊。」


「!」


「啊剛剛在街上看起來就像個笨蛋吧?一直在僵硬固定著,結果你一張那些都沒有拍只有偷拍待機的時候啊。」


「!」青八木居然淺淺地笑了。


少有特別曝露表情的青八木一居然笑了,雖然只是淺淺的,又是淺到幾乎除了手嶋大概沒人能看到的地步。可是手嶋眼裡就是清晰地看到了青八木的笑意。


正想張口繼續說什麼的時候青八木回了話,「笨蛋純太。」


「喂喂你這樣今晚的晚餐ーー」


說了半句的話被青八木中斷,「謝謝純太,評估就這樣交好了。」





__________



2016-02-29
评论
热度(6)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