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有關腦閉塞這回事。


**未來工作同居設定。

AOYAGI:在家中工作的遊戲公司全職繪師

JUNTA:工程建築有關的白領族(

**生日的讓我再窗一陣子(


=====


手嶋純太從來都很清楚青八木一的情況。一開始只是想著要多點關心這位不常表達自己的拍檔的情況,接著就發現青八木其實意外地好懂,然而也發現到青八木不是特別會照顧自己的類型。日常生活他能自己打點得妥妥當當的,卻總會在微妙的地方非常固執,經常把自己弄到死胡同裡去。


幾年的相處之下,留意青八木的生活變成手嶋的日常之一。終究高中三年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相處下,很難一下子要脫離留意一個人的習慣。打個比方說就是分手後的情侶總需要一點時間去忘記對方。況且手嶋與青八木沒有鬧翻、也沒有分開。反而在大學畢業後直接同居起來,故此在小事上也很留意青八木的這點小習慣,手嶋認為留著也無礙。


在床上側躺著翻閱漫畫的黑髮男子將視線從漫畫移開,投放到在床尾書桌努力埋首的人身上。不論是滑鼠聲、鍵盤聲、或是畫在電繪板上的筆觸聲,都好一段時間沒有聽過了。像是動作靜止了一般。


瞄兩眼青八木,手嶋嘆口氣。記住看到的這個頁數,接著在粉藍色的床單上坐起來。坐起身時床單與衣物磨擦,發出的聲音能清楚的在房間裡聽到,可見睡房入面安靜的程度。


「喂青八木,你沒在畫的對吧?稍微能給我拿杯溫水過來嘛。姿勢不好躺得腿麻麻的,但又渴了。不能好好照顧自己的凡人,就幫我一下嘛。」


隨口撒了個無傷大雅的謊言。手嶋根本沒有躺得腿麻,也沒有特別的渴。就只是想整頓一下睡房內凝滯僵持的空氣。


「…」


青八木聞言轉過身。長期盯著空白的畫布卻想不出半點畫不出半點,眼睛快要被白色屏幕光刺的乾燥生疼。轉過頭看向相對較暗的室內時,視覺上居然出現了幾個零零星星的白色餘光點。


稍微有點不願離開工作範圍,青八木眼神裡示意著。不論情況,沒有做完就執著地想要做完再離開位子是他的死習慣。而且眼睛不太適應電腦屏幕光與日常室內光的轉變,青八木微微地皺起了眉。


看到青八木如此的反應,手嶋苦笑起來,「抱歉了啦,誰讓我真的只是個什麼都誇不過的凡人呢。拜託了啦青八木。」


多說一兩下的話其實也很容易就心軟。這一點兩個人有點微妙的相似。青八木要是跟手嶋討下午茶時,只要多僵持一陣子,手嶋總會忍不住放鬆一下多給他一點。


這種性格,到底是打從一開始兩個人就很像。還是認識了後,愈走愈近互相影響所以愈來愈相似呢。可是沒有答案。手嶋心想。


「…嗯。」


青八木最終還是不情不願地答允了手嶋要溫水的要求。


從椅子上離開時手嶋能感受到青八木對工作範圍的依依不捨。看一眼青八木離開電腦前一直都被背部擋住的電腦屏幕。果然一片空白。


毛毛拖鞋發出著安靜的腳步聲,微小的聲音吐露著青八木快回到房間的事實。為了讓謊言像真一些,手嶋用手捏了幾下大腿跟小腿很久沒高強度操練,有點軟下來的肌肉。


「純太。」


青八木伸手遞向手嶋的,是手嶋常用的黑白格子馬克杯。杯上貼上兩個黃色星星的貼紙,有點殘舊。是當初買回來後青八木略嫌單純黑白格子單調於是「!」地貼上去的。用久了後本應不防水的貼紙沒有掉已經是奇蹟,所以變舊一點手嶋也沒什麼嫌棄。


「啊,麻煩了。」接過水杯,杯身傳溫水暖暖的溫度。手嶋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說起:「對了反正也離開工作桌了,青八木要吃點小點心嗎?」


「?」


「你已經窩在工作桌前快要四個小時啦,平常應該早就餓了吧?餓了就該吃,餓著什麼都做不到,這個可是田所前輩教過的吧。」


「!」


「唔…那先等等我站起來。唔啊ーー」挪動到床邊緩緩站起,接個伸個大大的懶腰。「吃點什麼再繼續吧,我也餓了。」


「…嗯。」


微微頷首示意。


手嶋將水杯裡的水象徵性地喝幾口,又隨手放到工作桌上。之後搭上青八木比自己略低的肩,「那先出來飯廳一會我再煮啦。」輕力地推推推,將人帶離睡房沉積的空氣。



往煲裡注好水開火後,手嶋利落地剪開麵條的包裝袋,嘴上空閑便向青八木搭起話。


「對了青八木剛剛是在畫什麼嗎?好像跟稿件僵持不下的樣子。」


見水還沒有滾開,手嶋又抬手。將手伸到頭頂的櫥櫃想要拿兩個碗。


「後天要交新遊戲的人設圖。」


「啊啊人設圖嘛,的確設定不是青八木的專長呢。」


青八木擅長的是截圖插圖,丟來不擅長領域的案子,也難怪會讓他在電腦前混亂這麽久。


拿出碗後水滾開了,放好三人份的麵條到鍋裡,「有什麼想吃的嗎?」


手嶋暗自想,今天的話就寵容一下要是想吃都給吃吧。被工作纏得腦爆炸的樣子。


「純太煮的都吃。」


這樣啊。手嶋又往雪櫃的位置走去。


「公司沒有給到角色的背景資料之類嗎?」


「有。」


「待會說點給我聽吧,也許漫畫宅廢人手嶋純太能告訴你那種角色大概該長怎麼樣吧。」


「!」


從拿出好幾盒又好幾包周末購置好放在雪櫃當作儲糧的食材,手嶋有條有理熟練地處理著烹調程序。


「雖然是在看漫畫,可是也有留意到四周啦。難道你就能瞞到作為青八木前輩異能人的我嗎?」


說異能人三個字的時候手嶋還故意模仿了當年一年級紅髮後輩的聲線。


「…謝謝純太。」


停頓好幾秒,青八木牽出一個整天下來第一次的微笑。不過手嶋都能看懂,只是想要讓自己別太擔心的小把戲。


將沾有生肉汁液的手往圍裙上抹抹,手嶋轉過身,捏起一直站在廚房角落,站在不干擾工作區域的青八木的臉。


「還在說這個嘛,那就聽話放鬆點別繃太緊,反正還有時間。青八木能力我一直都相信著的。」


「……!」


意識到麵條大概要煮好,手嶋說完後接過青八木一個眼神就回過身。隔水夾好麵條然後開始煮配料。



……



最後青八木的稿件還是有準時交到的。雖然有點踩死線,但還是有成功在公司截稿前交上。




=====



稍微有點長的自說自話。


我真的沒有脫T2坑 不過稍微爬回舊坑一陣子←

真的很久沒寫手感不對的感覺於是本來寫了一半的生日文又被我在2月24號的香港時間10點4x分整篇刪掉。

但又沒有梗了於是寫出了這個跟我一樣想到腦爆交不出生日賀文的青八木嘿w

很好奇這樣等待期待生日的年頭還可能有多少個。老實說我記得很多角色的生日但會讓我記得之餘好好地期待乖乖地想交賀文的目前也還是只有你們。

到底是為什麼呢。但也還是覺得很喜歡啊。每次劇情上出現點什麼牽涉到這兩個孩子的時候都會覺得嗚嗚嗚嗚嗚的←?


如果 你們是作為現實中的人 真真實實地存在著就好了。

真的好喜歡你們暖暖的感覺 雖然很虐跌得很疼 然而即使這樣身邊還有一個永遠在身邊的手嶋純太/青八木一。


有遇上你們真的很幸福。

你們有相遇上真的很幸運。

連渡邊大大有畫到你們也覺得很幸運了。


所以 即使做了這段日子的廢人 也還是很想跟小T2說句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呢。


好想你們IH2能盡力。真的。要是能去到最遠的地方就好了。希望你們成功。


2016/2/25 1.09

居然就這樣2016了。mammon。


2016-02-25
评论
热度(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