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宵夜餐(



大學後同一個宿舍的設定。

生理時鐘是什麼我不知道╮(╯▽╰)╭

_


解決好選修科的課業草稿後時間已經不早了。窗外的天色濃黑到一個極致,大致上不能再藉以猜度準確時間,總之就是很深的深夜。


手嶋一直在旁邊看看漫畫又翻翻雜誌,等自己做好草稿才一起鑽進被窩。


「因為不監督著的話青八木會通宵的吧?」


說著這樣的理由,可是青八木時間愈做愈晚,手嶋都沒有說過半句嘮叨。雖然青八木明白這裡面也是有不想打擾專心畫圖的自己的心意所在,可是與其說是督促,手嶋根本不就只是在旁邊等門一樣等著青八木完成功課罷了。


躺上床後身側很快就傳來了非常平穩的呼吸聲,青八木大概感覺到手嶋已經淺淺地睡著了。


始終時間晚了。而且手嶋本來也有自己的課,自己的作業還有自己的打工,跟青八木一起熬夜熬到現在,也確實是辛苦他了。


但除了身邊人的情況,青八木更強烈地感受到了來自自己身上的感覺。


…餓了。


胃裡空空的感覺,還有肚子塌陷的感覺。


晚餐因為趕著做草稿所以沒有吃滿平時的份量,一直集中精神在圖檔上所以也沒有發覺到不妥,但在放鬆下來後,結果現在半夜三更卻發現餓了。



但是手嶋才剛剛入睡,既不好意思喚醒他讓他起來在這大冷天離開被窩做宵夜,況且手嶋也肯定是會對宵夜這回事嘮叨的。


然而腹部傳來的感覺愈是在意就愈是強烈,青八木意識到不再弄弄它的話它就會發出「咕--」的聲響了。


不單純是尷尬,隨時也可能弄醒睡眠中的手嶋。


【躡手躡腳去做個宵夜平肚子餓】與【繼續餓著隨時不小心吵醒手嶋】兩個選項之間,青八木近乎是不加思索就選擇了前者。


盡力保持輕手輕腳跟安靜的話,應該不會弄醒手嶋的。而且是個雙贏的方案:首先不用餓著,其次不用擔心肚子叫鬧醒手嶋。


黑暗中用輕得像是嘗試捧肥皂泡一樣的力度掀開被鋪,再輕輕的轉過身。等下來幾秒,見手嶋沒有什麼異樣青八木才悄悄的下過床,拈著腳尖逃跑似的走進了廚房。


啪!


按開廚房的燈,想了一秒該吃什麼好。青八火瞄過乾糧們一眼,然而直接予以否決。不夠飽。想要飽腹感。想要熱食。還有咸的味道。


取出鍋子,青八木往裡面注進大概四分之一的水量。平常都是手嶋在做飯,然而不代表青八木不會煮,只是手嶋總會以營養管理為由搶住了廚房的工作。


朝櫥櫃伸手拿了個即食麵。快,而且大概能墊一下青八木空空如也的胃部。


本來宿舍裡不存在著這種不健康食物,應該說打從逛超市的一刻手嶋已經會將它們拿出購物車外。但最近都是功課的死線期,是忙碌到連下街買個便當都會嫌浪費時間的地步。在青八木強烈「只會用作不時之需」的表示下,手嶋還是讓步了兩個杯麵跟兩份即食麵的特例。


電磁爐調到最高火力的20,水很快就滾了。噗噗噗噗的叫著跳動著。「!」青八木趕忙回過了頭,生怕會吵醒睡房中的手嶋。


「…呼。」


沒事。睡房沒什麼動靜看來青八木一連串的動作都沒有吵醒手嶋。


撕開膠袋把麵丟進熱水裡去,接著取出調味包,丟掉包裝。


青八木百無聊賴地用筷子戳散著泡在鍋裡的整塊麵餅。藍色的眼睛不怎麼有倦意。幾天下來沒日沒夜地趕作業,生理時鐘似乎出了點錯。


無聊得好像快要失焦的鹿眼看著水拼命在鍋子裡彈跳,然後將麵餅撞散。青八木近乎是沒有意識的撈著鍋裡。啊,麵散開,軟了的話就可以下調味料吃了。


腦中一片空白。


好不容易趕好了作業,腦袋終於不用再緊繃著,青八木卻突然發現不知道該想什麼才好。


頭腦白茫茫一片的一會兒,身後傳來了點點聲音。拖著拖鞋走路的聲音,有緩慢的步速,大概是還沒有睡醒。


「…嗯…青八木?」


似乎眼睛習慣了睡房中關了燈的黑暗,手嶋的眼睛被廚房亮著的燈光刺得睜不大眼。皺著眉,未睡醒的聲音沒有平時的有神,糊糊地喚著青八木。


「!」


「什麼啊…做宵夜嗎?」


「…!」


「剛剛沒有吃飽…啊唔…?」說著的時候揉著眼打了個呵欠。淺眠中被弄醒,所謂神智不清的樣子現正在手嶋的臉上上演著。


「有點餓。」


「有點餓睡著就不餓了啦,」揉著揉著眼睛終於可以比較好的睜開,手嶋說著某些不帶科學根據卻在熬夜減肥少女中聽過不少次的話搬了出來。


「!」


「說了不讓吃這麽多宵夜啊…熬夜已經不好了還要吃宵夜還要不要身體啊你。雖然我也知道美術科系真的很壓榨啦…唔。」


手嶋伸了個懶腰。每一個動作釋放傳達著他的倦意。


「只吃這個。」


「已經不是這陣子吃的第一份宵夜了吧,你啊…」困在睡意當中的手嶋頭腦不大清晰,說教的話攻擊力減半,「這樣下去畢業的時候該成什麼樣了啦。」


「忙完了,最後這個。」


青八木爭取著宵夜的權利。同時熄掉電磁爐的電力輸出。望著鍋中的水面停下躍動,青八木將調味包倒了下去。


「每次都這樣說啊你。已經煮好就沒辦法了,不過不準喝湯,味精太重了。」


「!」


「我就先站在這裡好了,反正都已經起來,再沒好好管住青八木不許喝味精湯的話可就浪費掉醒來了這件事了。」


「!」


「吃啦你,麵會軟掉變糊的。」


「…抱歉,純太。」


「嗯?要為宵夜的事情道歉了嗎?雖然身體其實是你的,搞壞了現在也跟我沒大關係了。」


升上大學後,沒有再刻意參與自転車社團的活動了。忙的分身不暇,也想要專注在學業上。偶爾也會當作興趣去踩兩三圈,但比賽的話確實已經沒有時間再撥出來練習與想計劃了。


本來因為是共同團體要一起去奪得冠軍而像個老媽一樣管理青八木身體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但是兩人都沒有特別在意要去改掉這個管事的習慣。


「吵醒了。」


「啊…不要緊,也沒有睡很深,只是剛剛睡著就醒來了,也不差那幾分鐘。」


「!」


「下次真的很餓就直接叫醒我吧,要吃也讓我煮點什麼比較好的啊。」


「我會煮。」


「對啊就煮個泡麵吧?下次叫我啦,沒關係。」


「!」


「吃完的話就倒掉湯接著洗碗吧。我先回去睡了真的很睏…」說著手嶋又打個呵欠,睡亂一點的捲髮看起來為手嶋未睡醒的感覺又添了一分,「睏了的話就先放著碗吧我明天起來再洗。」


「!」


_


1227 0421//

為何我的宵夜是合味道青八木的是出前一丁(?


2015-12-27
评论
热度(11)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