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11/11。

<、…遲到無話可說。

明明當天就寫好了但我懶。

_

四年。

手嶋純太與青八木一兩人分別就讀位於不同縣市,修讀不同科系,聚少離多的大學就讀日子終於過去。

青八木在回到家鄉千葉縣後並不想打擾家中適應了四年兒子不在的生活,亦為了標誌開始人生新一頁ーー成為全職人士,青八木沒有重回住了十八年的老家,而選擇了與抱持相同想法的手嶋合租一暗公寓。經歷拍檔、解散、高中舊友的過程後,目前二人處於同居關係中。

兩人共住的家裡現時只有青八木一個人。在美術大學以優異成績畢業後,旋即被著名的遊戲公司聘請,專門繪畫各種CG插圖。基於是藝術創意的工作,固定工作時間地點並不大意義,所以公司也沒有刻意規定青八木必須在公司辦公。於是現在的青八木因為可以在家工作而總是待在家裡,成為了某程度上的宅宅。

但剩下插畫師一人的家裡迴盪著的卻不是繪圖筆畫在電繪板上的聲音,而是噼瀝啪嘞,手指快速按著遊戲機按鈕的聲響。

早上交好預定中午要繳交的草圖後,忙碌的趕稿生活又告一段落。正好碰上喜愛遊戲的更新再販,青八木就這樣理所當然地玩起昨天開始公開發售的最新版本遊戲。

啪嘞啪嘞……

啪嘞啪嘞……

家裡維持著這個幾近靜止的情況好幾個小時。一樣的佈置裝潢,一樣的人,一樣的姿勢動作,一樣的背景音效。若不是窗簾外的天色漸漸從藍白變得昏暗,大概會有人以為這四百呎空間裡被施下了時間停頓的魔法。

咔啦。

中斷這一片寂靜的是面試完畢回到家中的手嶋。

畢業後被工程公司聘用,憑著聰明的腦袋短短半年就得到了升職的機會。一身整齊的正裝,原因是剛參加完升職的面試。

「我回來了。」關門的時候手嶋一邊脫掉鞋帶綁得一絲不苟的皮鞋,一邊朝屋內喊道。

「!」

「……」手嶋苦笑。突然有點感慨兩個人之間的默契。青八木分明沒有吐過半個音節,眼神沒有對過上來,甚至指頭都沒有特別動過一根,但手嶋就是知道對方已經接收到自己的話,與此同時亦已給出回應。

腦中閃過早上乘地鐵時從手機裡瀏覽到的小資訊,手嶋放下袋子後走到了零食櫃,隨後走到了青八木坐著的沙發旁。

「喂青八木。」

被近距離喚了一聲,青八木感受到有點不妥。靈活的手指一瞬間就按下了pause的指令,停下遊戲,轉頭看向手嶋。

映入眼簾的是手嶋將pocky巧克力棒放入口中的畫面。手嶋沒有咬很大口,只僅僅咬住了有一段長度的巧克力棒的六份之一。薄唇下的牙齒輕輕咬住餅乾的部份,將巧克力的部份都遺留在嘴巴以外,曝露於空氣之中。手嶋轉過頭來,讓pocky都正面面對著青八木。

「!」

手嶋與自己的距離比意料中要近,青八木稍微有點嚇到。待青八木平復錯愕後,手嶋用舌頭頂頂餅乾棒,pocky隨著動作上下晃晃。青八木似乎終於理解到手嶋的意思,然後就直接咬上手嶋咬住的pocky的另一端。青八木沒有特別猶豫。

手嶋沒有咬前過一分,仍然保持在餅乾條的位置。反倒是青八木一直往前咬啊咬,不久就把巧克力部份都已吃完,咬到手嶋嘴唇前的最後一口。思考著要親上去順便吃掉最後一口pocky還是先吞下嘴裡的巧克力棒比較好的0.38秒間,手嶋頭一次主動往青八木的方向咬了過去。輕輕親上了青八木的嘴唇,亦吃掉了這枝pocky的最後一口。

咀嚼著口腔裡巧克力口味的餅乾棒,青八木有點不理解地望向了手嶋。剛剛只是知道手嶋想要怎樣做而順應了一下,但對於手嶋這樣做的動機理由是什麽,青八木實在難以理解。

眼神看似目無表情地對上手嶋紫檀色的眼珠。

接收到來自青八木的信號,手嶋加快速度咬碎嘴裡的餅乾。咀嚼的動作讓手嶋的臉頰像是倉鼠進食一樣,上下微微抽動著。

少量的餅乾很快就能完全吃完,手嶋回應起青八木的提問。

「只是恰巧想起今天可以玩這個而已,11月11日嘛。」

「!」

「不過你啊稿都畫好了?怎麼又在玩遊戲啦。」

「嗯。早上交了。」

「哦?死線前能交到啊。」手嶋的語氣像是驚奇又像是嘲諷。

「不過青八木你是早就記得今天是11月11號?」

已經重新啟動遊戲頁面的青八木搖搖頭。

「猜的。」

「就不怕我騙你了嘛?」手嶋失笑。

青八木重新抬起頭,藍色眼睛對上手嶋的瞳孔。

「純太的話就沒關係。」

_

………………(沒力氣系少女廢人蒙(what

2015-12-03
评论
热度(8)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