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接行(???



>未來分開升學跟IH2總北贏了的設定。

季節氣候有bug,我忘掉他們住的是日本不是香港了(ry

我又寫爛了劇本www


_


今個冬天冷乎意料地,青八木比手嶋要早開始放起寒假。


修讀美術的學生總是外表光鮮,戴著文青的光環,內裡卻每一個都被繁忙課業給壓榨成乾裂枯木,沒有一個倖免。


青八木也不例外。


但今年卻比往年都要早放上寒假,甚至比留在千葉修讀數理科學的手嶋都要早。這是青八木亦感到意外的,同時也讓手嶋始料不及。


儘管已經早在九月新學期開課時就把新收到的校曆表發予了父母,然而青八木的雙親還是忙得騰不出假期在這天去車站接青八木的火車班次,迎接兒子久違的回家。


青八木本來就不是特別依賴父母的孩子,相對獨立的個性並且已經在外獨自一個過了更多日子,因此對於有沒有人要來接行亦不太在意。可是有個人比他本人還要執著這點小事情。


(今次寒假居然早了這麽多就開始放?真不像你在唸的宮城美術大學啊。)


輸入這條短信時手嶋刻意強調青八木就讀的宮城美術大學全名。這所中學教育質素高,可是課程密集的程度亦是全國首屈一指的。


(!)


(那天是星期二吧?恰巧我逢星期二都沒課了,正好可以來接個火車吧。我也很久沒見過你了,這次大概可以搶在你家人前頭看見你了啊。)


(!)


(上次見面的時候有消瘦了,這幾個月有長胖點吧?而且不會麻煩到啦,周二本來就是這個學期的休假日,再說你可是重要的青八木啊。)


(!)


(馬上發我照片也不能代表什麼,修圖軟件現在可是這麽的普及。像是女明星的修圖前後對比圖你也肯定看到過吧。)


(!)


下刪互傳短信一萬字。


就這樣,即使父母透露不能抽空撥冗來接兒子回縣,青八木也已經有一位決定要親自迎接他回家的人。


……


………


……


十二月是已經步入冬天的季節。說成深冬有點太過,卻也已經不是用初冬能形容的時份。


冷鋒開始一個一個接腫而來,逼使人們都穿上厚重的大衣。青八木如是,裹住軟綿綿又溫暖的淺棕色雙排鈕外套,背普簡單的背包,還一手拖著個中型行李箱;如此走在往來千葉及宮城兩地的直通車站,完全不顯兀突。


本來就是個平凡的人,不過是在全國性的高中勝出過一次而已。從頌獎台下來後,就像十二點過後仙杜瑞拉會變回平凡的灰姑娘,青八木也還只是個和全國大學生一樣的普通學生。


脫下千葉總北車衣並且畢業後,根本就沒人會記得他就是那隊擊敗王者箱根學園的自転車隊的副隊長。


青八木就這樣平凡地回到本家千葉的景色之中。


下車取回分開輸送的行李後才「!」地想起忘了在車程剩下一小時左右到站的時間點致電手嶋好讓他準備出門。攜著一袋一箱略為累贅地走到車站一旁的角落,那裡有一排供乘客與遊人使用的等候座位。輕輕地坐下,青八木順便放下背包,並從裡面掏出手機。



青八木瞬間有點抱歉。手機解鎖頁面上滿滿的彈出通知,有line有短信也有乾脆的未接來電,並且清一色地全都是手嶋的作品。


似乎忘了通知對方,手機又調了靜音對手嶋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擾。青八木打從心底溢滿歉意,強烈不好意思的感覺促使他放棄只以line如此不夠直接了當的方式回覆手嶋。指尖靈巧地劃開解鎖圖案,青八木不帶猶豫地打開通話頁並按下記憶中熟悉的一串數字,接著摁下綠色的撥號鍵。


數秒後電話接通,傳到青八木右耳中的是手嶋些微帶點焦急的聲音。


「喂,青八木?」


「嗯,到了。抱歉忘了通知。」


「沒關係啦,你沒有看發你的line嗎?你也說過會是哪個班次的車大概什麼時間到吧。我才應該說抱歉啊,明明都已經預先知會了我約莫會什麼時間到達卻還是出了點預算差錯,結果接行都要遲到了。」


聽著手嶋嘮嘮叨叨的話,青八木腦中浮現了手嶋苦笑的臉。


與其現在搶著認錯也改變不了眼前回家的人青八木已經到達,前來迎接的人手嶋卻還在路上的事實。


青八木不願跟手嶋糾結在此,「嗯」了一聲帶過話題,繼續問道,「純太現在在哪。」


「OO大橋那邊,距離車站大約還有二十分鐘的距離吧。本來時間應該算得剛剛好的,沒料到XX路那邊發生了交通意外耽誤了點時間。上天要是變成個地球人的話絕對是個個性麻煩的人啊。」


手嶋的聲音裡帶著感嘆。


「側面那邊,坐著等你了。」


青八木輕輕帶了下自己現在的狀況。話筒傳木過來的聲頻稍微失真,但青八木嗓音有點沙啞的重點卻恰好被保留下來。


「嗯,到了再去那邊找你。對了你餓了沒啊?舟車勞頓的。按照原來的預定計劃本來應該快要吃到晚餐了,真的不好意思了啦。」


「嗯。」


一開始車票訂的是到埗千葉剛好五點半左右的巴士班次。如此這般抵埗後就可以直接乘小巴大概半小時回到家,接著馬上就可以吃到兩人久違一起享用的晚餐。結果天不從人願,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打壞了計劃。


「很久沒試過了吧?因為青八木父母沒空,今次回家後的頭一頓晚餐是跟我吃的哦。可是預早向青八木父母要了你們家的鑰匙在裡面準備好材料今晚親自料理接你回來啊。」


青八木一手拿著電話,其餘行李都隨意地放到地上擺在他的啡色靴子旁邊。邊聽手嶋的話邊呆呆地盯著路過人們的穿著。手嶋今天會穿什麼呢?這樣想著的時候,手嶋做飯的話題拉回了青八木的思緒。


「!」


然後手嶋好像自言自語似的跟青八木聊了好一會電話。青八木也一直聆聽住。除電話以外亦沒有停止過觀察行人來來回回的視線。唸美術的學生,對四周觀感總有點留意。


又好幾分鐘,青八木快要看到眼睛失焦。逐漸從昏黃漸變成漆黑的天色配合上四處奔波的勞累讓青八木犯起睏。此時手嶋那邊的聲音停頓了兩秒,之後話筒終於傳來了混亂的下車聲。


「…請各位乘客下車,OOOOOOO…」


「!」


「青八木你先等我幾秒。」話題突然中斷,手嶋又接上話:「啊,我到了。不用麻煩了我來找你吧,在側門那邊?」


「嗯。」


「真的抱歉了啦,明明等待應該是負責迎接一方的工作吧…」


「!」


「好的,看到你了。」


青八木為之一醒,立馬抬起已經倦得低垂、盯著腳邊行李的頭。


「很累吧?右邊啊。」


瞧右邊看,是也同樣拿著手機的手嶋正趕往自己的方向,是貨真價實的手嶋,不是隔了一個屏幕,隨了好多好多公里的手嶋。看起來甚是趕忙過的模樣:明明是乾燥的季度,捲髮居然因為匆忙而被風塵弄成凌亂的樣子,甚至稍稍顯得油膩。


墨綠色的外套打開著拉鍊,裡面是簡單的T裇,印著星星的熨花。


手嶋果然對印花T裇有著異樣的感情,他總會找到類近的款式。青八木腦袋思考著。然後半遮臉的金髮下露出有淺淡笑意的藍色眼睛,和似乎帶著疲憊的臉容,向看還是比自己高幾cm的上方,張嘴說出了回應的話。


「沒有很累,謝謝純太。」


在手嶋剛好走到身邊停住腳步的瞬間,抱過去。


「!」


「沒有很累?少騙我了啦我可是青八木解讀器啊。」手嶋也稍微擺手到青八木身上回抱了下,「嗯果然是有長胖一點了啦。休息夠了的話我們就回去了喔,手嶋純太的青八木歡迎晚宴。」


因為擁抱貼近的距離鼻腔間充滿純太的味道。感受到自己真的回到家以後青八木縮回像樹熊一樣攀附在手嶋背上的手臂,獨自站好,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


「!」


_


其實這篇是9月22的產物(ry

太忙了來除個草。

已經沒眼看寫了什麼。

感覺有點不像他們。


晚安。


2015-12-03
评论(4)
热度(8)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