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遊戲逃跑的方式(

>結尾會用一直的方式糊過去<


>廢宅小T2記事冊w



==========



手嶋純太固然能留意到青八木一的不妥。


不是說病氣或是身體上的不適,而是從眉宇或是小動作間感受到,青八木的神經狀態似乎有點繃緊。


既然是個假日就當然希望雙方都能好好享受下,不論是切實的肉體上還是大腦的精神上。手嶋不能完全代入青八木當中,理所當然地不能明白青八木身體確實感受是怎樣,但是精神狀況的話,每每能從好些細節中被推測出來。


比方說是現在。


青八木的表情上好像和平常沒有太大的差別,但眼睛有比平時更集中一點,淡色的眉毛有壓低了少許毫米,嘴唇抿著的力度看起來也不像是沒事時的輕力吧?


還有手指,握著遊戲機的力量大到像是衝刺時抓著車把的力度,緊緊地拿著;按著按鈕的手指手速一點也不慢,可是高速並不等於按鍵是被輕快地按著的。青八木動力雖快,卻一點也不輕,這點從按鍵被按得噼啪作響,光靠聽的可能會以為按鈕的要被摁碎聲音中可以了解到。


手嵨原本並不打算阻止青八木把遊戲玩的愈來愈投入,然而眼見青八木的眉愈鎖愈緊,手指的動作也開始從快速但俐落變成又快又凌亂,手嶋還是決定要中斷一下這傢伙玩遊戲的情況——也把遊戲玩得過份用功緊張了,這樣的話又算是那門子的假日要做點放鬆身心的事。青八木的樣子看起來根本比平時還要來得精神繃緊。


稍稍放下手肘捧著漫畫閱讀的角度,讓漫畫不要堵到太多的視野。在瞄到青八木的遊戲機屏幕上展現了已數不清是第幾次出現的「GAME OVER」字樣時,手嶋裝作隨意地問了句話︰「青八木你渴了嗎﹖」順勢放下了手下的漫畫。


………


沒有回應。青八木比亮著的電子屏幕還要亮眼上許多的湛藍眼睛視線始終緊貼在螢幕上。


「唉。」手嶋輕輕嘆了口氣,接著滾到床鋪另一端,往天花板的方向遞高手。然後伸出手指朝青八木的額側戳了一記。


「!」


青八木終於意識到遊戲機困住的環境外的世界。抬起頭想看向手嶋的方向時才發現因為盯著電子螢光太久所以眼睛對自然光的四周有點對焦不清。青八木朦朧地向手嶋表達出疑惑的意思。


「看我們都坐著不動好一段時間了,就是想問一下你有沒有渴要不要喝口水罷了。」


即使青八木似乎沒有聽到手嶋最一開始問有關「渴了沒」的提問,手嶋也還是承接了一下剛才帶起話題的說話。


「謝謝純太。」青八木點點頭。看來因為過於集中在遊戲上,連自己的需求都忽略掉了。


……


「卡關了嗎﹖你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手嶋將水杯遞予青八木的同時問道。


「有點。」


「果然呢~」


手嶋擺出一臉果真如此的表情,「你剛才的模樣幾乎要比在賽道上時還要狠啊。」然後模仿了一下方才青八木的樣子,緊緊地握著不存在的空氣遊戲機,手指毫無章法可言胡亂地按著;雖然無聲眼睛卻用力非常,像是要看穿遊戲機畫面也像是要把眼珠都用力瞪到掉出來的樣子。手嶋除了歌唱能力,模仿能力也是非一般的好。


「!」


被看到了很蠢的一面。但對方是手嶋,該看不該看的都幾乎已經在他面前表露過了,所以青八木也不甚在意,臉上也沒有特別出現尷尬的神情。


青八木不太為意的反應也是手嶋意料中事,於是手嶋亦沒有說為了模仿動作得不到回應而有什麼失望。兩人的相處模式就總是這樣。接收到青八木表達提問正解的手嶋微微一笑,也坐到了青八木旁邊的位置。軟軟的床鋪坐起來很舒服,因為手嶋的重量也下陷了一點厚度。手嶋往喉嚨灌了口水,接著又說起了話。


「卡了在哪啦,讓我看看﹖雖然我也不是個遊戲達人不過要是跟戰術相關的遊戲的話也許也可以給你點意見啦。」



雖然自告奮勇地提出了可以幫忙,但手嶋也還是選擇先向青八木坦率表明其實他沒有什麼特別值得用來炫耀的遊戲成果,只是大概能粗略地給青八木出一些不同角度的看法而已。


青八木倒也不太介懷手嶋的建議到底有沒有實際的作用,把遊戲機往手嶋挪了挪,「這裡。」


「啊啊…」


手嶋簡略地操作下青八木交出來的遊戲機,了解著遊戲的基本情況。


是個有點類似於Super Mario的遊戲,同時亦有點像是RPG的解謎遊戲。總之就是要用一點遊戲操作技巧跟一點腦筋去解開謎題的遊戲,然後扎劇情推進下去的樣子。但青八木卡住的卻不是很考腦力思維的解題關卡,而是一個跟操作有關的逃跑關卡。


是個要從殺人犯手裡逃亡的關卡。後面有個提著電鋸的男人在追著遊戲主角跑,而在遊戲的高空視點中能看到主角面前的三岔路中中間的一條似乎是死胡同,另外兩條一條是涉水的路而另一條是個大彎路,大致形勢就是這樣。


「嗯,那麼青八木一直跑的路線是哪一條?」


「這條。」青八木指向了最右邊的直路,補充:「跑有水的路線可以同時按×加速。」說明著理由。


「嗯…」


手嶋一面聆聽著青八木的操作方式也一面進行著手嶋式的操作。隨後遊戲機突然傳來安住渡過危險的背景音效。


「!」


「啊,好了。」


通關的剎那手嶋馬上鬆一口氣,再怎麼會用腦筋思考戰略,電子遊戲也始終沒有太多的經驗,在自信不足的情況下進行不熟悉的操作,手嶋對於還是成功過關感到十分慶幸。放鬆的同時察覺到一道熾熱的視線,青八木眼睛亮晶晶地看向了手嶋,像是小孩子一樣好奇的目光催促著手嶋說明通關的攻略方式。


「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啦只是○○○○○○○○○○○○○○○」


「!」


「××××××××××××」


「!」



=========


結尾糊過去好了, 我也懶得想一個真的要用戰略的遊戲跑法<


憑空想像一個遊戲好難w(#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UL的艾伯的智略(


就這樣www嘮叨又無聊的東西都有在看的話真的感謝了wwwww


我只是刷刀男的物吉event刷得很精神繃緊所以寫了這個www










评论(6)
热度(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