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體重問題(?)



>偶爾重看的時候覺得純太在二年級末的時候臉還是有包的但三年級好像就沒有了(


_


「!」


保健課每逢學年初與學年末都會要求學生填交一份身體狀況報告,當中包括身高及體重等等基本的數據。作用似乎是為了觀察學生在一年之間身體狀況有沒有什麼大轉變,從而反思會否是課程過多導致學業壓力大之類的問題。


青八木填好自己的保健手冊後順手就合上了本子,接著望了望手嶋。原本只打算留意一下手嶋寫完了沒有,要是寫完就拿過他的手冊,再連同一併交出去。卻意外瞄到手嶋正在填寫的資料。


「啊,被青八木看到私隱了。」


手嶋裝作一臉苦笑,然後像個生怕鄰座同學默書抄答案的小學生那樣翻起手冊一頁,閃閃縮縮地擋住青八木視線,企圖遮掩住還在寫的那頁。


「!」


「沒有啦沒有,今年還是173cm罷了沒有再長得比你更高了。青八木也還是165cm吧?」


匆匆寫完該寫的部分之後蓋上手冊。嘴上努力想拉開什麼話題。然而手嶋心知肚明青八木已經發現到什麼,只是希望盡力轉移話題後,青八木理解他的想法不再與他深究下去。


「純太。」


發現光靠眼神似乎有點阻嚇力不足,青八木開腔吐出了簡單的音節。


一把拿過手嶋已經填好的保健手冊,沒有打開青八木卻已經知道入面寫著的內容,並且是手嶋現正在迴避的內容。


青八木繼續直直看向手嶋眼睛,海藍與檀紫色眼神相接。青八木無聲地提醒著手嶋自首,向事實低頭,接著面對。


「真的沒有什麼問題啊,不過是最近剛接手隊長事務跟開始三年級課程有點不習慣而已。」


手嶋抿著嘴露出淺淺的笑容,大概以為笑就可以予人信心,讓人覺得一切確是多慮的感覺。可是以青八木與手嶋的默契這點小障眼法又能有什麼作用。


「純太。」


於是只好再次重申。


「青八木可要相信手嶋純太啊,再過一段日子就會回重了,而且也不算是突然輕了很多吧?」


手嶋期望能弄糊過去,但願青八木並不記得太清楚。手嶋能預算上青八木的想法,兩人思路也大致同步,但著實沒有連對方記憶有多少都能知道的地步。


然而青八木實際上記得十分清楚。


不論是手嶋二年級開學時的體重,二年級學年末的體重,還是剛才最新量度的體重。


青八木算數上沒有特別強,但記憶力卻相當不俗。能記清這堆數字,自然就察覺到僅僅這段學年交接期間手嶋就輕了多少公斤。


「我也是副隊長。」


「不用一個人杆著。」


清澈的藍色眸子堅定地看住手嶋。


青八木經常這樣看著手嶋。兩顆眼珠一動不不動,狠狠地盯住,强烈地表示著認真。


「知道了,那我好歹也想在事務上做個合資格的隊長嘛。」


又是那個自嘲的口吻。


「純太。」


手嶋是個絕對努力的人。用盡方法去補足著不足之處,卻會時常發生為了拼得更極限而忘掉自己的情況;非常容易就會鑽進牛角尖,過火地練習而後造成疲勞。


某程度上青八木也是這種人,但兩人之間卻微妙地可以稍微克制到對方,提醒到對方是時候該收手。這也許就是某種旁觀者清的例子。


手嶋有著強烈的心情想要做好從金城前輩那裡繼承下來的隊長位置,責任心甚重導致青八木偶爾會覺得自己並不像個副隊長。


然而眼前的隊長正要逼至走火入魔,青八木終於意識到屬於他的定位。


「午餐,跟我來一樣的。」


每逢說起一個隊伍總會先提起隊長,接著就是隊員,副隊長貌似是個不甚重要的角色。但副隊長卻不像表面是個可有可無的職位。副隊長作為後盾支援著隊長,失去了副隊長的隊長隨時都可能會崩壞。


「嗯?!青八木的份量?我可吃不下那個份量啊不論田所前輩還是卷島前輩都沒有教會過我增重增高的方法啊?!!」


手嶋顯然對青八木的話有些衝擊。


「沒有。」青八木既語氣不容推翻,「還有這星期的訓練表我來編。」


「喂青八木,我真的只是一時之間還沒有適應過來罷了…而且你的衝刺練習比較重要吧?始終青八木的資質還是比我好,隊伍也還是更需要你的能力啊。」


「沒有。」


往枱面疊好兩人兩本保健手冊,青八木只瞄過純太一眼,什麼都再沒有留下就走了出去,將手冊交到班長手上。



手嶋被獨留在座位上,只能有點感嘆地輕笑。


「青八木還真是愈來愈像個前輩了呢。」


聳聳肩,然後收拾好桌面上面屬於他與青八木的筆盒,準備下課。



_


我終於不是半夜發文了可喜可賀my生理時鐘(*°∀°)=





评论(2)
热度(2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