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小T2(#



>童年小T2www

>bug大概有 睏了所以放棄文筆。


_


這是一件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小事。久遠及微不足道的程度是手嶋已經將這件事情徹底遺忘了的地步。假若不是因為高中畢業想把高中三年的照片一次過沖印出來收到相簿,而順便翻了下舊相簿,手嶋敢打賭一百塊他大概永遠不會再回想起這件事。


很久很久以前,手嶋並未就讀國中,當然也就未認識葦木場,這件事就發生在比這還要更早期的以前。


小學階段的手嶋與同齡小孩無異,都是會在放學後先溜到公園玩一趟直到傍晚才回家面對溫習跟功課。每天如是,幾乎就這樣渡過了整個小學生涯。


可以為什麼會被拍下這幀照片呢。依稀記得那天似乎是手嶋純太的七歲誕生日。


大概從小時候開始母親就經常會購買星星相關產品予手嶋才會導致手嶋現在幾乎下意識全部物品都會先以星形印花作優先考慮的習慣。


小時候的手嶋已經在穿著白色的星星印花T裇。相比起現在衣櫃裡的一件當然要迷你得多,但在設計上大同小異。


手嶋的小學與自住的家距離並不近,加上小孩的步速特別慢,所以當然手嶋每天都得花上一點時間來回兩地。學校附近有個比家隔鄰更大的公園,看起來有更多的小朋友與遊樂設施,於是成為手嶋嚮往的地方。可惜母親以還小為由,並不批准手嶋獨自去距離有點遠的公園。


七歲那年的生日,當時還很年輕的母親就牽住了手嶋小小的手,把手嶋帶到了學校旁邊的大公園。


小時候對生日還是挺重視的,當天放學早早就回到了家。因為出門上學前母親說出了「今天下課早點回家,會有驚喜給純太喔」的話,手嶋果然放學馬上就趕回家了。


回到家後母親原來招待了平常一起在家隔鄰小公園玩的小朋友到家裡來,辦了一場小型生日派對後母親給手嶋換上了新買的星星T裇,接著又將手嶋給帶了出門。


母親把手嶋帶到了一直期待的大公園。穿著簇新雪白T裇背著小背包的手嶋高興得像隻撿到球的小狗,趕忙拋下一句「謝謝媽媽!」就揮動著小短腿衝進了大公園。


母親心裡不由得為著可愛兒子想著玩就快要拋棄自己苦笑一下,緩緩地也步進了大公園。


這個公園的確比家旁邊的一個要大得多,千秋跟滑梯也要多上好幾個。手嶋的母親並沒有急著尋找兒子的身影,手嶋雖然還只有七歲,但自小一至現在一直都很懂事,所以母親亦對手嶋有信心,願意放手讓小手嶋自己玩去。


小孩子興奮時走路會一彈一跳的,現在的手嶋正是如此的走動著。靈活的動作透露著他的愉快。


「♪♪♭♪♯~」


唱歌也是手嶋的興趣之一。尚未變聲黏糊糊的奶音哼著昨天音樂課上新學到的兒歌,一邊思考著應該先去玩什麼。難得母親居然帶了自己來大公園,當然得要大玩特玩。


小手嶋止不住臉上真性情的笑容,笑起來後兩頰肉肉的鼓起,任憑自然捲的頭髮垂在臉旁都無法有效修飾這種專屬於孩童的小圓臉。


突然從他圓滾滾的紫黑色眸子餘光瞄到了什麼。


來到公園應該是值得開心的事情,所以來到公園的人都應該是快樂的。這是小手嶋的概念。然而這個被他擦過身旁的小孩子卻似乎不是這樣。


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大又小一點點的樣子,淺淺的咖啡色頭髮順直地貼著頭顱,幾近可以看清楚對方頭蓋骨的形容。穿著套頭式的粉紅色的針織毛衣,與手嶋一樣背著個小背包。如果不是穿著疑似校服的褲子,手嶋會以為這個軟軟的傢伙是個女孩子。


這傢伙就站了在當時對他們而言很大大大大大大的大樹側,安靜地張望著,沒有其他動作。比起等人來找他玩更像是迷路了的樣子。


「喂~」張口還是軟呼呼的音調,手嶋儘量對這個似乎有點不安的孩子釋出著善意,「你在等人?」


「!」被搭話的順毛小孩對手嶋突如其來的問話似乎嚇了嚇,整理了一會後回答道:「…跟媽媽走失了。」


「什麼!」小手嶋肉肉的臉做著誇張的驚嚇表情,眉毛提得高高,嘴巴也張得大大。


貼服的順直頭髮讓人看了就感覺平靜,這個小孩人亦如其頭髮。這次沒有再被手嶋嚇著,只是看著手嶋像個傻瓜似的,「…走失的話在原地等就好了。」語氣平淡得不像是一個與親人走丟了的小孩。


「這!真的不要緊嗎!」


手嶋繼續他浮誇的表情。


「媽媽說的。」


那位孩子亦繼續以柔克制手嶋的剛,四両平靜的語調撥走手嶋千斤的七情上臉。


「那好吧我跟你一起等吧!」


「!」


大概是看到了對方很漂亮精緻的海水藍眼睛中有點出奇,手嶋挺起胸膛:「看你挺無聊的就一起吧!對了我叫手嶋純太,你呢?」


「青八木…一。」


雖然句子稍有停頓,但小小青八木沒有任何對陌生人膽怯的神色。並不是內向,僅僅只是不擅長說話吧。


「一君,可以嗎?叫我小純就好了,朋友都是這樣叫我的。」


「嗯。」


「你平時在學校都是這麽文靜的嗎?要多點說話才好玩啊!」


「…」


「啊對了,我呢,就唸旁邊這間小學喔,」手嶋伸出毛瓜似的小手臂,指向某棵大樹,是他小學的方向。


「小純。」


「嗯?一君也是唸那所的嗎!」


青八木卻搖搖頭,「另一邊。」轉過身青八木也伸出他的小手,指向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方向。


「噢…」


就在手嶋想要繼續找點話題跟青八木打發時間的時候,有個女人急忙忙地走近了這邊,發現到的手嶋就通知了青八木,「啊,那個是你的媽媽嗎?」


聞言,青八木都回過了頭。從他的眼神轉化為閃閃發光的瞬間手嶋就知道自己沒有猜錯,那個果然是青八木的母親。同時也在想著這個小孩雖然不多話,可是神情卻是非常的好懂。


「!」


青八木轉身想回答手嶋提問的剎那已經被女人俯下身緊緊環抱住,「啊啊啊對不起小一媽媽走得太快了還好你沒有亂啊不然媽媽就找不回你了真是太慶幸了◇○△◆■◆◎○○□」接連說出一大堆話。


深感母子性格一點都不相像的同時手嶋猛然意識到:「咦那麽一君是要走了嗎?」意外地打斷了青八木母親的嘮嘮叨叨。


「!」


被抱緊在懷中的青八木也像是突然發現了這件事,微微掙開母親收得甚緊的雙臂,「媽媽,」


「嗯?」兒子罕有的話似乎是讓母親冷靜的妙藥。


「想留下玩…一會。」


青八木直接盯著母親的眼睛,說話時會看著對方眼球也許是青八木的慣性。


「嗯?小一想留下玩嗎?不回家畫畫?」


青八木的母親看似很驚訝。平時除了看書就是畫畫的靜態活動愛好者兒子今天居然提出了想要留在公園玩。


「…嗯。」


小小的頭點了一下,以示正確。


「…那,不要太遠啊,就在中心樂園那邊好嗎?媽媽也在那邊等著小一?」


既然兒子難得想要動態一下也沒什麼不好。相較於總是自我封閉,她這個當母親的當然更希望兒子願意多接觸人與人溝通,然而兒子生性喜歡文靜,她才只能無可奈何地接受。此刻她的兒子主動提出到公園多留一會玩,就算不結識新朋友至少也可以活動身心。所以她完全沒有反對的理由。


「!」


………


…………


……


「小一~要跟我一起玩嗎?」


稍微走遠後,小手嶋馬上故意地喊著青八木母親給他取的暱稱。


「!」


「但我只是第一次來這裡,不太清楚有什麼好玩的啊…」


「我也是。」


「欸竟然嗎?不過看你這麽安靜也知道你很少與人交流對吧!」


「!」


「◇■▲▽△□◎◇■◇○」


…………


………………


………


就這樣兩個初識的孩子就一起玩了一個下午。當天臨近黃昏的時候兩位母親都來了接兒子回家。


「媽媽我們明天可以再來嗎?」


一邊享受著母親為自己抹汗的服務,小手嶋一邊問著母親。


「不行了啦,明天媽媽要上班啊,而且這只是你的生日禮物啊。」


「!」


旁邊的青八木也正牽起他母親的手打算起程回家,可是卻聽到了手嶋的話。同一天同一地點第二次輕掙開母親,停下腳步從小背包裡找出了今天上課因為美術功課高分而得到的橙汁糖獎勵掏了出來,「生日禮物,小純。」


再接下來發生過的事現在高三畢業的手嶋都不怎麼記得了,只大概知道母親就這樣拉住了送禮給自己的青八木,硬拉著人家在黃昏的暗光下用當時尚未發展穩定的手機鏡頭讓兩個小孩拍了一張合照。


夕陽下並沒有良好的對焦到,照片甚至有點模糊,但因為是七歲生日的日子還是被母親沖曬了出來保存在相冊裡。


手嶋這才想起原來在高一以前他與青八木已經認識過一遍。不過大概時間隔得有點久,太多其他人事沖刷,雙方都早已忘掉,要是問起青八木也不見得對方仍然會記得。


手嶋淡淡地笑,與當年的誇大化表情完全無吻合感。暗暗地感激當年已經有手機相機這回事,記下過原來更久以前他與重要的青八木已經相遇過。不過很可惜那顆糖的味道他早就已經忘掉了。


吞吞口水,想到這裡突然很想吃橙汁糖。手嶋然後闔上了相冊。


……書桌上好像還有幾顆吧?


這樣想著,手嶋又離開了這個小小小時候的回憶。


_


我只是想寫**小**T2還有給糖的情節。




评论(4)
热度(7)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