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兼職。



>文筆已放棄也很嘮叨只是補補想看的畫面XD

上班是分神寫的產物wwwww


_


青八木是個不常主動發短信的人。


並不是沒有什麼想法的人,卻只是沒有特別想要把話說出口的意欲,也沒有特別想要告知的對象。就算真的什麼有想要表達,非說不可的看法,青八木也大多會選擇當臉與對方表明。


所以每當獨自一人的時候相比起與別天發信聊天,青八木還有比較喜歡自己安靜地玩玩手機遊戲。


然而凡事總有例外,比如是打工的時候。


大學一年級時學校為求加強每個學生與人相處的能力所以所有一年生都必須住進學校的宿舍,並且以三人為單位分配房間。青八木與室友並沒有溝通上的問題更沒有不和,然而他就是比較習慣一個人安靜地做自己事,所以總會溜到附近的咖啡店。有時是畫功課的草稿、也有時只是拿著遊戲機坐在一角喝著飲料刷著關卡。


久而久之與老闆相熟下來,老闆對青八木不太多話比起說話更會做事的性格相當滿意,更直接在原本的兼職辭職後就聘請了青八木頂替位置。


少說話多做事的個性,可是總有些時間就算完全不說話也不見得有事可做。比如現在。


中午的人潮已經散去,店面一下子冷清下來,能收拾的桌椅、餅櫃或是廚房桌都已經整理得乾乾淨淨。是個店員可以稍微鬆懈的時間,但是猶於不確定會不會突然有顧客來到櫃台想要點餐,責任感逼使青八木不能開出一場遊戲來玩,要知道一局遊戲有時說不定得花上五至十分鐘,若是中途有客人有需要的話既不是放置遊戲讓角色白白掛掉,也不是放置客人讓他白等,所以此刻略為空閒下來的青八木只是拿出了手機,打開程式朝某人發出了一個「!」。


會讓青八木發信的人真的不多,只是閑來無事,突如其來想起那個人,也沒有多加思考就發了過去。


(?不是在上班嗎?)


(!)


(現在店面很閑?老闆會不會正在盯著你不務正業啊喂?)


(不在)


(這樣啊,可是我正在上課,待會再來找你)


(!)


之後手嶋就沒有再回覆過簡訊。


今天是青八木的休課日,並不代表也是手嶋的休課日。


相較於與正在開小差的自己發短信的確課業來得要更重要一點。青八木相當明白,也沒有再加以打擾手嶋。


沒有閑著多久,就迎來了附近最早放學的國中的放學時間,接著是隔壁街的辦公室,還有對面隔個馬路的高中……店舖開始陷入一場戰爭。


青八木正忙得焦頭爛額。為免干擾工作時的視線及衞生程度長髮被束成小馬尾,略長留海被夾起,但仍然飄落了沒有夾穩的好幾條。低下頭找續又抬起頭與顧客眼神接觸以示尊重,微小的頭部動作間散落的幾條金髮就在半空中晃蕩。


「感謝惠顧。下一位你好,請問要點些什麼。」,整句話公式化的一氣呵成,甚至會讓聆聽者懷疑說話的人到底有沒有在呼吸。

抬起頭看向下一位客人的瞬間,青八木工作得有些疲憊的藍色眼睛看到的是眼前比他高一點點的黑紫色身影,一秒間打起了精神。清醒了點,卻又因為沒料到手嶋的到來而受到少許驚嚇,青八木忘掉了要推介新產品的話。


「!」


「因為是相熟的人來就跳掉禮貌了嗎,店員青八木。還是那個紅茶好了,中杯裝少甜。」


幾乎沒有思考的過程,聽到點餐後就憑借習慣麻利地在電腦按下對方的點項目,「!」

「沒有了,就這些。」


「盛惠800元。」


「今天工作辛苦的話下班一起去廣場那邊吃飯好了,我也還有補課沒這麽早會回家。」


付錢的時候手嶋順便說出了要交帶的話,「對了圍裙上的名牌歪掉了。」


「!」


收款後又慣性手勢地將印刷機吐出的單據交予旁邊拍檔,整套動作流暢得跟上了滑油的機械沒兩樣。此時青八木才有空停下串連的動作,俯下頭看一下身上的圍裙。手嶋第一次來探班的時候曾經笑說過這個顏色的圍裙意外地相襯個性直截了當的青八木。


稍微移正一下淺啡色的名牌,「!」


「那我拿了紅茶先走了,只是放小息溜出來一下就要回去上課了。工作加油。」


「!」


與手嶋眼神交接了最後一次,青八木又再回了工作模式,被熟客美喻為看了就像看到大海一樣令人感覺心曠神怡的藍眸抬眼望向下一位的顧客,「你好,請問要點些什麼?」


_


我就只是想寫寫各種職業的青八木。

這篇是想要看青八木綁頭髮穿圍裙。

幼兒繪畫導師青八木也好想看。

畫廊兼職青八木。

這兩個職業都好想看看0<<<<<<



2015-10-07
评论
热度(11)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