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mp4。



實在是懶得取名了而且也是一篇看完會覺得浪費了時間的(ry

極度不知所云文筆已死。省略號前的第一段是廢的。

留個記錄。


_


時間說過就過,完全沒有要等待任何人的意思。轉眼間分別升學的青八木跟手嶋已經進入到大學一年級的第二個學期。


分開升學是不少親密關係的無形殺手。曾經關係密切的人們因為需要各自面對不同的人與事物,見識面變得不一樣,交集點共鳴點也會同時減少。話題逐漸減少之下,不期然地雙方的內心距離便會如同地區距離一樣愈走愈遠。


還有一種原因是因為分開生活以後遇上到感覺更投緣的人,於是更為加速了親密人群們關係的疏離。


要說例子的話看看有多少高中情侶在各奔前程後就轉眼就結束了關係就好,情況比比皆是,普遍得令人感到錯愕。


然而手嶋與青八木之間的確存在著某種微妙的默契。讓人感覺安心的熟悉感,是相處久了像是習慣一樣的熟悉感。



想要在上課前先預習作業,預計大概十點左右做完,接著便可以洗漱一下睡去。希望能好好上課,手嶋努力地調整著生理時鐘維持在正常的範圍。然而花上的時間比手嶋預想的要多上好些,現在稍微抬眼看鐘,已經是快要凌晨的時份。


腦袋水平在高中老師強制教學時一直算是唸書水準較高的一群,結果升上大學卻有點不適應較自由的教學模式,不好好預習的話手嶋就會開始擔心跟不上教學的課程。


現在仍處於開學初期症候群的手嶋確實有點混亂。


暑假時為了不再白吃白用父母的錢沒日沒夜地打起工,反覆著便利商店職員枯燥無味的工作,時間感會被嚴重地磨蝕。開學後又開始另一種意義上的反覆行程,手嶋不得不承認現在的他還沒有整理好生活。


窗簾外的天已完全陷入漆黑之中,是很深很深的濃黑。


以往高中的時候很少晚睡。為著翌日早上可以趁早晨練多一兩個圈,手嶋會盡量在11點左右或之前就去睡覺。


而這個放在當今青少年已是極為健康的生活模式始於也還是在手嶋升上大學後面臨崩壞。


還好,只是11點多,若要在新一天來臨前去睡是仍然具有可能性的。


再瞟一眼書桌上的跳字鐘,手嶋默默地想,然後繼續著手面前的作業。


突然間隨便擱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手機硬殼和桌面磨擦,發出著輕輕的滋滋聲。


因為大學與家的距離比較近,所以手嶋並沒有申請在校的宿舍,依舊住在家中。為了避免任何一點可能吵到家人的情況,夜深時手嶋都會習慣體貼地將手機調成震機模式。


嗯?不過呢種時間點,十居其九都是大學的損友想借功課抄考吧?要不然就是又想找他一起去聯誼會認識女孩子了。


即使抱持著這樣不算正面的心情手嶋也還是伸手從桌面亂七八糟的A4紙下摸出手機。


嗯?


手機顯示屏上的名字出乎手嶋意料,是一個手嶋以為他仍然會像高中年代時一樣乖巧早睡的人。


(!)


信息附帶著一份jpeg附件,因為是相熟的他所發來,手嶋不帶什麼猶疑就按下下載鍵。


下載完成後手機自動打開文件是手嶋沒有更改到的預設設定。


結果附件開出來的內容相較於這個時間點青八木竟然還在發信息更令手嶋受寵若驚。


那是青八木的一張自拍。


明顯不太慣用自拍功能但已經盡力做好。


相片焦點有輕度的手抖,但沒有去到影響整體畫面的程度。像是戴上藍色彩瞳的湛藍眼睛亦沒有好好看對鏡頭而是盯著輕觸屏幕的快門鍵上。除去這兩個主要問題,自拍的角度及構圖都不毀青八木美術大學學生的名函。


相片中的青八木捧著一張立體畫作。畫上是一個多層蛋糕,最頂的一層上有個小小的頒獎台,第一名階級那兒正正就站著一個黑捲髮小男孩。


然後青八木就抱住這張貼上了其他物料的立體畫作,使用著前鏡自拍。


青八木在數理方面稍弱,卻絕對不是科技白痴。照片上除了青八木本人跟畫作兩項主體,還有個後期用修圖程式加上去的粉藍色對話泡。


對話泡裡寫著一個【!】。


這樣的畫面應該是在替自己慶祝,可是也許是時間已經過了平常手嶋腦袋的恆常運轉時間,手嶋稍為不能理解青八木想為他祝賀什麼。正在疑惑是否隔太久沒有見面開始丟失默契的時候,手嶋無意間瞄到信息附帶的發出時間。


9月10日23時43分。


手嶋突然恍然大悟。


(啊,你竟然記得嗎?我都差點忙得要忘記了。不過用不著為了這個晚睡啦,現在的學習生活能睡就多睡吧。)


(!)


手機收到一條短信後又震動了一下,是對面另一邊廂的青八木一連發出了兩條短信。


(第一。)


手嶋哭笑不得,他的這個拍檔就像永遠都不會改變,還是對第一名有著深深的執著。


(時間未到便預發的話算是作弊吧?)


抱著想調戲一下很久沒有見過面的青八木的心態,手嶋溫和地笑著發出短信。


數秒後手中的手機又因著收到短信而振動了兩秒。


(!)


有的沒的地聊天,不知不覺間時針分針兩根指針就同時指正了最上方的12點。雖然來得突然可是並不意外,手嶋的手機稍長地震了一段時間。


即使手嶋是相約為他慶祝生日都能毫不留情地推掉邀約的人,但性格好相處、有能力又圓滑,始終手嶋在大學上都還是有一班朋友。


當中未必每一個都記住了手嶋的生日,然而總有幾個真心在意的朋友已經記住了手嶋的誕生日,然後炸了一堆簡訊發到手嶋似是簡潔小方盒的手機。


待手機從中毒似的密集通知振動中停過來的時候,手嶋稍一回魂,開始在信息框底部挖回被沖到底下,原本一直持續對話中的平凡HP對話框。



打開通個框,青八木沒有再發任何信息過來,果然是因為不習慣熬夜而睡著了吧?這樣也好,忙碌的大學生活,可以休息的話也希望青八木就盡量爭分奪秒休息,畢竟可以這樣悠閒地想睡就睡的日除並不多。


手嶋不以為然。簡單地掃過其他通知,又逐個略略地回覆上一句謝謝。


忽然手機又震了震,將通知面版從屏幕頂部滑下來,是手嶋與青八木兩個人之間的對話框。


(!)


今次附有一個.mp4副檔名的附件,稍微有絲許電腦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這是個影像檔。手嶋再次理所當然不抱任何懷疑地把食指頭點上下載點。


完成下載後又是自動播放。


錄像仍然是利用自拍鏡拍攝,但對比剛才的照片已有進步,畫面並不這麽抖了。


片段一開始時是剛才自拍照片裡那張插圖佔滿整個螢幕,然後插圖畫布漸漸揭開,從下面出現了另一張新的插圖:手嶋和青八木兩人一左一右地緊抱住田所前輩的Q版插圖。


插圖中所有人都溢滿滿足幸福的表情。


之後插圖再度移開,這一回沒有第三張插畫在下面,佔據了鏡頭畫面的是在這段附件中還未有露過臉的青八木白晳臉龐。


「生日快樂,純太。加油。」


簡簡單單。


是青八木有點沙啞的聲線。


暑假期間明明也有次數不疏落的電話聯絡,到底為什麼手嶋聽起來青八木的聲音卻這般久違。


手嶋整理一下思緒,終於想出了不妥之處。每一次電話中一個勁像是自言自語地在說話的人都是自己,青八木根本就很少發聲。


雖然拿著電話自說自話感覺像是個神經,但手嶋確認電話另一頭的青八木並沒有放空,而是有在好好聆聽,手嶋便覺得很是溫暖。


(!)


隔得有點久手嶋卻仍然沒有回信,但青八木憑直覺就猜想到手嶋只是已讀未回,於是又多發了一個「!」向手嶋示意還在等待著回覆。


(謝謝了,不過這次晚了啦。)


即使打從心底的感謝,但手嶋仍然沒有在勝負這種事情上瞞騙青八木的意思,接著便將事實如實地告知青八木。


(!)


(明年繼續加油吧!青八木你可以的。不過要是是我在青八木的生日要搶成為第一位祝福的話會比搶我的第一容易吧?)


欺負青八木寡言而不太結交到很多朋友,手嶋發出了有些壞的一句。


(!)


(交到朋友了?是怎樣的朋友啊?)


(!)


……………………


……………


………





_


想弄好生理時鐘還是睡覺去好了。晚安。


00.16am 23/9/2015


2015-09-23
评论(4)
热度(10)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