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9月12日。



先先後後寫了好幾篇都開了頭後就被丟在一旁覺得哪裡不對勁。

然後謝謝阿媽拯救突然爆了個好像挺好玩的方案然而我還是寫爛了←


>稍微有點長 寫爛了真的。


_


今天已經不是9月11日。


今年的9月11日是個星期五。星期五,因為之後會有兩天的假期,不少人都會恃此過度放縱、玩得過度瘋狂,然後接下來的星期六要不是一醒來已經下午就是直接宿醉或是病倒。


手嶋純太也不例外。


昨天的9月11日是總北高校自転車部部長手嶋純太的生日。交際能力一向不俗的手嶋早在暑假時已經被約定了當天晚上必須參考同級好友們為他舉行的生日聚會,於是身為部長卻不得不在這天稍微不守一下職務,乾脆取消自転車部一天的部活。


不知不覺間已經在總北待了三年,隨機分班亦已經經歷了三年,這段期間手嶋從各不同班別分別認識了好一大幫好友。儘管空閑時這傢伙都在時間花在自転車上,根本約不出去一起消遣,但憑著好相處也能做事能玩樂的性格特點,手嶋還是有一眾仍然願意為了他撥出時間慶祝生日的朋友。


國中時超喜歡唱卡啦OK的事不曉得被誰曝露了出來,於是放學後的活動是一大班同學到了附近的卡啦OK店,還訂了通宵的包廂。


「\手嶋生日快樂/」


「來來來壽星必須要來這邊許願切蛋糕!」


「喂手嶋,禮物!」


「來唱一下這首嘛!」


「蛋糕呢蛋糕吃完了嗎?那我再點餐好了。」


「!」


「手嶋你都不會累的嘛果然是個麥霸啊!」


「哇喔青八木君居然點動畫歌了?原來是個隱性宅嗎?」


包廂密封的環境。漆黑的房間,微黃的燈光,喧喧鬧鬧的氣氛,如此情況下的確難以察覺時間的過去。吵雜之間各人手機內置的跳字秒鐘還是孜孜不倦地努力跳動著,然後轉瞬已經兩點多。


平常習慣十二點前睡的手嶋早就在一點多的時候開始反應變緩,也開始變得不太活躍。最後在同學的半推半請下,壽星還是被逼著回家休息,避過了新一歲的第一天就要睡在卡啦OK店的墮落命運。


沒有碰酒但情況卻倦得有點不妙,似乎是放著一秒都可能會躺在路邊睡著。這樣的手嶋著實讓人不忍心由他自己一個人回家,然而大夥兒都玩鬧得正爽著,沒有誰特別願意中斷此刻雅興去護送手嶋回家。最後青八木默默地站了起來,「我去。」


相對沉靜的青八木與慶祝會熱鬧的氣氛本來就不特別配搭,點歌為的只是想聽歌,在鬧哄哄的派對上確實有點掃眾人的慶致。原本受到邀請時覺得會有很多人參加想過乾脆推掉,卻被手嶋以最後一年為由留了下來。


「那手嶋就拜託了啦,青八木君。」


有人願意承擔起送手嶋回家休息的任務,大家的聲音聽起來都好像鬆了一口氣。


「!」


……


………


……


睏倦的手嶋像是軟軟的國中生,不論語調還是身體狀況。玩得太過的疲累讓手嶋化成另一個人一樣的可愛,沒了平時的銳利與機靈感。本來已經捲曲的頭髮在瘋狂玩鬧後亂成一個鳥窩。盯著手嶋的頭,青八木突然有這個感想。


回家時乘坐的是通宵營業的巴士。青八木本來應該要比手嶋早一個站下車,但基於放不下已經倒在他肩上睡著的手嶋,於是又再多坐一個站,接著喚醒快要睡得一塌糊塗的手嶋。


「純太,到了。」


「啊?到了啊…」


「!」


扶著混混沌沌的手嶋下了車。車站距離手嶋家有著大概三分鐘的腳程,將手嶋送到家門前時因為已經走了一段小路,手嶋的腦袋亦回復了一點的神智。


「今晚來過夜吧,時間也晚了。」


睏意在大腦混雜得一團糟,手嶋懶得思考,沒有說很多的話。


「!」


……


………


……


醒來的時間,也就是現在,9月12日的上午11時左右。


隔著緊閉的眼皮都能感受到陽光的強烈,透過窗簾,射進房間裡。即使堅持闔上眼,這種光線都令人難以再入睡,於是手嶋不得不放棄繼續睡的念頭,睜開雙眼。


根據手嶋僅存的記憶,昨晚回到睡房後就直接躺著睡了。 可是身上的校服有被換掉,大概是青八木找出了他的睡衣然後替他換上了吧。


並不太在意,兩人這三年之間就是已經親密到了這個地步。


揉著眼睛坐起就看到正在床尾翻自己的漫畫周刊的青八木,低著頭,金色長髮在陽光反射下更為亮眼。意識到床上的手嶋有動靜,青八木也馬上將注意力回到了手嶋身上。


「!」


正想張嘴說話時,手嶋馬上感到了不妥。


「早………?」


手嶋純太。在。誕生日的派對上。唱卡啦OK似乎唱得過於盡興。


手嶋純太。失聲了。


簡單一句「早安,啊麻煩你了,青八木」最後都沒能好好說成。發出一個「早」音節後,破爛的聲線連手嶋自己都嚇了一跳,伴隨喉嚨隨即浮現的痛楚,手嶋就明白在他身上是發生什麼事了。


「!」,青八木也察覺到不對勁,「純太?」


「………」


平常在對話上作著主導的人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


手嶋與青八木之間存在著某種心電感應似的默契,而這並不是單向的關係。手嶋能將青八木的眼神翻譯成青八木心裡的話再與之進行溝通,這件事在小野田的後輩之間一直猶如傳說。但青八木也能看透手嶋想法這件事卻並不很多人得知,大概因為手嶋本來就多話,根本用不著青八木再另外翻譯。


「……」


「純太,失聲?」


「……………」手嶋苦笑。


「!」

(昨晚過火了。)


「……」


「!」


……………………


這個氛圍不太正常,室內一片寂靜,而手嶋與青八木正用著他們的眼神和默契對話,兩人更能達成有效溝通。


「!」,青八木突然像是想起什麼張大了眼睛,「待會自転車部活動。」


「啊!…」


手嶋也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玩瘋一夜,醒了過後就差點直接忘掉了事。然而正想勉強張口說點什麼,出來的卻是跑調到不堪入耳的嗓音。


「…」

(純太昨晚唱得很盡興很投入的時候其實歌聲蠻好聽的,可是現在。)


「…喂。」


讀懂拍檔毫無同情心的想法,手嶋禁不住皺著眉無奈地再發一聲,停住對方的腦袋繼續想下去。沙啞聲音發出來的瞬間床尾的青八木亦突然「!」站起走出睡房。手嶋撓撓睡醒後亂如鳥窩的卷髮,坐起身,即使失聲生活也仍然得要運行,而且待會的自転車部活動說穿了也是遲了一天為自己舉行的補祝活動,最多就避過不要再去KTV吧。一面想,手嶋爬到床邊,決定站起身子打算去洗漱。


昨晚累成這樣,也許澡也沒有洗過吧,正好現在一把做了。


這一連串思考跟坐起所花的時間並不多於五分鐘,直到手嶋真正站起時,青八木已經走回來了。


「!」


「嗯?」


手嶋個性本來就有點小話癆,同時喜歡唱歌的他也不是第一次失聲,只是每次都很難止住發音的習慣,於是手嶋不斷地說著單音節的字詞。


手嶋低頭,從青八木手中遞出的是一個盛著微黃色的飲料的馬克杯。白色的馬克杯清楚地襯托出杯中物為何物。


「啊,謝謝。」


伸手接過微溫的蜂蜜水時,青八木卻緊緊抓住杯子不放。手嶋有點疑惑,抬頭不解地看向青八木,迎上了狠狠地盯住他的藍柑色瞳仁。


「!」

(今天我來替純太說話。)


「啊?」


操著讓人聽了就難受的腔調,手嶋突然覺得自己其實亦不是很懂青八木一這個人。至少這一秒,作為青八木解讀異能者的他居然不太明白青八木的意思。


「不要說話。今天我來替純太說話。」


見手嶋似乎不太理解,青八木又直接口述了一回剛才的話。


「噗!」


手嶋毫不留情地笑了出來,像是昨晚玩得痛快時的笑。手嶋當然知道青八木並不是啞巴也不是口吃僅僅是懶得說話,只是確實地聽到這個人想要像平時自己替他做的那樣,成為自己的代言人,手嶋真的忍不住笑意。


「我啊,很話癆的哦?」


喉嚨的痛感並不致命,單純是在吞嚥唾液時會有刀割似的痛楚,而且區區喉嚨割傷,對於經歷過肌肉破損的手嶋而言也稱不上什麼。相較於痛,不忍直聽的聲音才是手嶋較大的問題。


「我可以。」


青八木總是很認真,認真得讓人常常有欺負他的衝動。但感受到青八木堅定的好意,手嶋還是閉上了嘴,雖然嘴角一直在覺得青八木很可愛於是上翹著。


像是想到什麼好玩的,手嶋回過身,從床頭櫃上摸著手機,接著俐落地打開與平凡HP的對話方框。


【!】

(那麽就謝謝了啦。)


青八木擱在床尾的手機震動起來,為免吵到手嶋昏睡,昨晚睡前他就把自己的手機調成了靜音模式。


看一眼手機,青八木抬起頭便又是一個慣性「!」拋向手嶋。過不了兩秒瞧見手嶋愈翹愈上的嘴角似乎想起什麼,吞了口口水定定神,「我知道了。」


最後聽說這是總北高校新自転車部頭一遍看到副隊長這麽多話,也是頭一遭見識到無口的隊長。


_


就說我寫爛了嘛╮(╯▽╰)╭

真的看完了的話只能說聲抱歉浪費時間了╮(╯▽╰)╭(#


评论(4)
热度(21)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