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聖誕雪(ry



>不知道為什麼生日文還在寫卻意外爆了個聖誕文。

>清水98%的不是會自閉會害羞的青八木。

>閑聊向←




_




並排走著。




在說話的從頭到尾都是那一個人。一直說著這個那個還有那個那個。




另一方則一直單純地走在旁邊,沒有任何回話但有用著眼神和點頭示意是在聽的信息。僅僅是在聽卻絲毫沒有走神,這得有賴聆聽者不俗的專注力以及說話者抓準有趣話題及表達的能力。




本來是盯著眼睛盯著臉。




突然被一團團從口中冒出的白煙搶去了焦點,藍得好像寶石的眼睛對焦點移到了呼出、漸散、然後消失的薄霧上。




「嗯?果然說到我班上的事就會悶到了嗎?有機會的話也想帶你去見一下他們啊,老叫著手嶋男神不把妹肯定是因為早就私藏了女朋友。讓他們見見你就會知道女友什麼的又算什麼嘛。」




「!」




雖然淺金髮色的少年視點從較高的黑髮少年臉上移開了,然而耳朵並沒有一併被分散注意。黑捲髮少年的話還是每句都有在聽著。




帶出去見面?




離開高中已經幾年?大學也已經差不多要畢業。分開升學幾年間兩個人仍然很有默契,關係依舊密切 ,但對對方現時生活的環境還是處於只有從對方口中耳聞的認知。




帶出去見面?




「噗。」




由青八木的眼神中讀出了些微出奇,手嶋禁不住笑起來。




「說好的這幾年人際關係有處理得比較好了呢?怎麽好像還是老樣子嘛。」




「沒有,」像是要為著早陣子說過的話平反,努力維護自己說過有好好努力與人溝通交朋友的話,青八木故意淡淡地開腔講話,也故意花點小心機掰了掰主旨,「只是純太也會比女朋友重要。」







手嶋睜大了檀木色的眼睛,一時之間受到了一個似乎直球的攻擊。




「喂喂,青八木你這是在告白嗎喂。」




說的時候帶著些哭笑不得的感覺。方才那段說話重點根本就不是誰比不比女朋友重要啊。




「沒有錯的話就可以說,是這樣吧。」







「沒錯是沒錯,你說話倒是很會抓重點說啊…那怎樣?聖誕過後要不要回千葉一下?大四這年比較忙你暑假也沒有回家吧,新年回去露個臉吧,阿姨都要想你了。」




「…嗯。」




猶如個小孩子一樣,青八木還在在意著手嶋剛剛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好好溝通處理好人際關係的事,於是刻意將每句明明手嶋能單憑點頭就了解意思的話都說出口。




「對你說了快要四年的人名你都沒什麼印象吧,正好去見一下吧。而且青八木可是跟我外出偶爾會因為金髮被誤當我女朋友的啊,騙一下那幫小子這就是我女朋友也好。」




想到那群損友受驚然後起哄,最後幻想被擊碎的樣子手嶋就忍不住嘴角泛起的笑意。




「不要。」




對此青八木倒是直截了當表示了抗拒。




的確有被錯當中性打扮女性的經驗,可是青八木一點也不覺得這值得炫耀,甚至當作玩笑。




「抱歉別認真,說笑而已啦。耍他們後肯定會被鬧回頭被鬧個半死不活,想到就覺得要出大事。話說,啊,下雪了。」




細細的白色飄落時手嶋還以為是眼花。




全球暖化的問題開始明顯地改變了氣候,十二月,還是沒有迎來今年年末冬季的初雪。




沒有想過今年居然這樣晚。但天氣的事實不由人管,更不必談論人們中只屬於凡人的手嶋跟青八木。




「也好久沒有和你在十二月時看過雪了啊,到底是宮城大學的原因還是美術科的原因,隔了三年今個聖誕終於能見面還只是因為蹺了個課。」




「!」




這回青八木不再回話,手嶋這個問題的答案他真的不知道。




原本一直並肩走在路上,手嶋卻突然停住了腳步。青八木在踏出下一步時察覺到,也接著頓足。



「純太?」




「突然在想啊,青八木的這件外套要是紅色的話就像個聖誕老人了啦。」




手嶋站在青八木半步後的距離,看著青八木半個背身,也看得到半個正面。




淺咖啡色的連毛外套,帽沿、領口跟袖口都圈了一圖毛茸茸的白色毛邊。顏色大概就是高一剛認識青八木時的淡咖啡吧,舒服溫暖的顏色。




「!」




「啊不對,這樣也好像挺好的。咖啡色沒有紅色那麽刺眼,柔和的聖誕老人,單看外表不看賽道上的話青八木也的確能夠勝任這個位置啊。不過剛剛那句還是別讓鳴子知道較好。」




此時看在被手嶋形容為聖誕老人的青八木眼中,手嶋卻不像馴鹿。




被形容成聖誕老人大概只是因為手嶋受到沿途節日氣氛所影響。然而青八木看到的手嶋並沒有受到四周環境而改變。




捲髮始終如一的黑,像是黑夜盛載著以前常常穿著的T裇上的星星。




點點細碎的雪花落下,黑白形成分明的對比,卻將畫面用相對對比的手法襯托得更好看。




不大受身邊環境所影響,但似乎有被修讀科目到。青八木視覺畫框中的手嶋帶著溫和的微笑。




不是謀略成功時的笑容,也不是自嘲時的笑容。是想到後輩時和高中時一樣的表情。每每看到這樣的手嶋青八木都有要畫下來的衝動。




凝視著面前的畫面好一會,青八木才意識到手嶋正在招他。




「青八木?」




「!」




「這回是真的走神了吧,看著我想什麼啊,也想要把我帶去介紹大學朋友嗎?」




「!」




「那也好啊我也蠻好奇………」




「!」




「……………」




「!」




…………







……







頂著似乎有愈下愈密趨勢的雪花,手嶋跟青八木兩個人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走在左右街道的聖誕裝飾佈置護送下,然後回到了宿舍。




接著放下剛剛去買的各項商品,預備慶祝他們久違三年的聖誕。




_




不知道在幹嘛(ry







评论(2)
热度(8)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