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橘子汽水。



>Stupid Junta

>文筆成了垃圾。


_


手嶋純太最近有件相當在意的事。


手嶋的頭腦在同齡學生中算是比較靈活的一群,所以這並不是學業上的問題。同時處事爽快個性亦相對開朗,手嶋身邊並不乏交心的伙伴與朋友,所以也不是人際關係上的糾結。會讓手嶋如此在意的其實只是一件小事情,很小很小的事情。


上學年總北高校大爆冷地奪得自転車高中聯賽的冠軍,瞬間吸引了不少對自転車感興趣的學生入讀,與此同時申請進入總北高校自転車部的學生亦增加了好幾倍。當中更有好幾個明顯具有潛能的學生。


被任命為今屆隊長的手嶋挺早時就已經察覺到新部員當中有某幾個資質確實不賴,而在自転車部的合宿後就更為確信這件事。當中能力最為耀目的是一名自稱全能型選手,但手嶋與青八木都一致將其判斷為衝刺選手的高一新生。


在衝刺方面再加以磨練大概可以更有一番作為吧。


新部員在衝刺上有著稍優的天資,於是手嶋與青八木正副隊長相議過後,決定這位名叫鏑木一差的新部員由同為衝刺選手的青八木特別照料。


這只是故事的開端。


青八木一直都會跟手嶋談及有關於鏑木的最新情況,而最近鏑木的情況漸漸由滿滿的「All-Rounder」變成大量的「橘子汽水神」後,手嶋開始感到了不妥。


鏑木的單細胞絕對不是普通人的級別,好幾次聽青八木說的鏑木訓練報告手嶋都感到哭笑不得。手嶋從心底佩服著青八木的情緒智商,手嶋撫心自問,自己的情商大概也只是凡人的程度,要是由自己來訓練,絕對已經說出有點銳利會讓人感到難堪的話了。


然而「橘子汽水神」,這個條目確實讓手嶋在意起來。


靠著青八木的通報,手嶋固然知道橘子汽水神指的是誰。而真正讓手嶋在意起來的事情是:本來對橘子汽水有莫名其妙執著的只有鏑木,漸漸地手嶋發現青八木也開始對橘子汽水起執念了。


起初說的是為免鏑木因為自販機貨品品切而需要暫時訓練進度的情況,於是先預先留起幾瓶給鏑木作備用。但日子漸過下,手嶋發現青八木也開始總往自販機買橘子汽水自己喝了。


青八木屬於對吃百無禁忌的人。


雖然手嶋偶爾會制止青八木過份的飲食不平衡、進食速度過快等等的問題,然而青八木本人對此並不大在意。跟著田所前輩就好了,田所前輩也是這樣的。抱著這樣的思考,食無定時、食量不定以及不營養飲食都是青八木會有的不健康情況。


手嶋對青八木健康有執著,因為青八木的身體比自己的可靠。要贏過天才,靠的一成是自己的腦袋,而更多的九成是青八木的雙腳。沒有了青八木的雙腿一切都只是空談,青八木是夢想的實踐者,而這個實踐,某程度上亦與健康有著絲許關係。


雖然如此,但手嶋亦沒有對青八木嚴格管制到汽水禁止的地步。青八木好歹已經高三,著實不用管成怎麼樣。而且他們僅僅是較為親密的拍檔關係,要強硬禁止青八木做任何事,手嶋也很清楚他完全沒有這個權力。


只是手嶋真的很好奇,到底是怎樣的汽水足以讓鏑木如此著迷,甚至因為田所前輩少喝汽水而對汽水不大抱興趣的青八木亦加入成為翻路買汽水的行列成員。


於是今天的練習後手嶋作出一個嘗試。


一如既往,既定訓練項目完成後,手嶋跟青八木自己有另外的加練行程。一同踩著自転車去到熟悉的休息點,按下剎車掣,停車,下車。


季節正漸漸走向夏天,天氣開始轉熱。駕著自転車時明明有涼爽的風迎面而來,然而手嶋與青八木都仍然滿身滿頭大汗。


「給。」


下車後手嶋先一步走向自販機,青八木見狀停了在車的旁邊。反正想要買什麼做補給,手嶋也能猜到。青八木的確沒必要再刻意隨著手嶋行動,便乾脆停在自転車旁邊,順便當成是看管著。


伴隨著一聲「給」,手嶋拋出了一瓶橘子汽水。橘子汽水依著拋物線掉到青八木手上。儘管體育潛能上真的是凡人,基本的拋接手嶋也是能做好的。


「!」


感謝之餘,青八木瞄到手嶋留給自己的飲料與平常的不大一樣。


「今天想要嘗試一下啊,鏑木也就算了,連青八木都開始瘋狂起來的橘子汽水。」


手嶋笑著說道。傍晚陽光下照射得黃調車衣更顯昏黃,同時將流出的汗水反射得閃爍生光,猶如星星一般。


「!」


「嗚哇!」


因為汗水流失,缺水而有點渴,手嶋頭一口就用力吸,結果二氧化碳組成的汽一下子刺激到喉嚨,瞬間有種說不上疼的衝擊感,然後手嶋狠狠地被噎住,接著咳了起來。背部咳得弓成一定弧度,並且一直抽搐著,看著就覺得不好受。


「!」


青八木也明顯嚇到了,趕忙放下自己的汽水上前輕拍田嶋的背,企圖順著他的呼吸。比較早接到汽水的他早就扭開瓶蓋並啜飲著。冷飲涼快的感覺混合汽水的梳打成份好像「滋」一聲擴散在喉嚨,異常爽快。


明明喝著的是同款的汽水啊…


青八木望向手嶋手上的飲料瓶,確實和一分鐘前手嶋拋給自己的一模一樣啊。


…………


好一會手嶋的呼吸終於回復正常,也停止了咳嗽。他流露出苦笑。運動以及噎到的難受感讓手嶋浮出了更多汗水,最明顯的是頭髮撥成中分的額上。乾淨的額上濕濕潤潤,也因此黏住了好幾束髮絲。


「嘩啊…這個的汽很強烈啊…」手嶋稍微皺了眉。


「!」青八木點點頭。


「…運動後喝這種真的不能大口喝啊,你和鏑木平常到底是怎樣做到的啊…」


手嶋想起平常喝的都是運動飲料,要不然就是水。偶爾空閑時會找一下紅茶喝。汽水並不是完全不喝,但沒有特別偏好,平常也不大會喝到。所以才一下子被刺激到了吧。


說完話後青八木卻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看著手嶋。


「嗯?怎麼了。」


被盯得有點奇妙,手嶋直接地問道。相熟久了,手嶋也習慣起直截了當的對話方式。


「笨蛋純太。」


青八木靜靜地說出了話。這是青八木得出的總結。


「怎麼了啊居然因為一瓶橘子汽水要被青八木唸成笨蛋了。」


平伏下來後手嶋把橘子汽水變成緩緩的喝法,右手拿著瓶子帥氣俐落地仰起頭吸飲。抬頸的動作將脖子以及喉結的輪廓表露無遺。每喝一口,喉結就晃動一下。喉嚨還濕濕的黏著汗水跟幾條髮絲,看起來十分可口。


「!」


「算了,相較於汽水這種東西我還是紅茶比較好了。雖然真的很想橘子汁的口味還有果肉口感很不錯啦。」


「!」


「等等再帶一瓶回去的話我好像帶不夠錢了啊…只帶了一點預備買點飲料再踩自転車回學校拿書包的了啊。要不你有沒有零錢?」


「!」


…………………



…………



_


>沒有了。

>大家早安,發文的時間是早上5點25分。


评论(12)
热度(19)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