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初夏祭。



畢業時期暑假發生的小事<

寫完才想起啊啊啊啊啊暑假不是日本的升學季節bug就放過我吧。


_


按照約定時間到達約好的地點,手嶋遠遠就能看見習慣比預定早到的那位拍檔。一頭仿若首飾閃亮的金髮,在傍晚間的確別具標誌性。


「噯,青八木。」


以前或者會故意躲在背後嘗試嚇青八木一跳,可是已經是相識相熟的第三年,想要做這種幼稚蠢事的念頭也早被時間所磨光了。


說得像是深交到已經沒有未曾一起經歷過的事情,然而事實上一起參與祭典今天也還是頭一遭。


「!」


穿著浴衣的少年側過頭,瞧見手嶋後眼神裡發放出「啊你到了」的信息。傍晚時份天色微暗,但青八木寶石一樣的藍眸還是被零星燈光照得閃爍。


從前每天都埋首在自転車練習之中,參加夏日祭,一起玩火花或是去海邊出遊等等的青少年必備節目手嶋與青八木一項也沒有試過。考過升學考試後距離收到大學錄取書會有一段稍長的假期,上學課業的壓力離去後,兩人終於能從練習外空出時間作點正常青少年應該要作,青春過後未必會再作的活動。


於是今天的祭典將會是節目流程表中的第一項。


為了專心享受慶典,兩人在相約的時候就決定好不能帶自転車,而且必須要換上浴衣。沒有了平常慣性在旁的自転車,於是手嶋剛剛映入眼簾的畫面是一個安靜的金髮少年正倚在一邊,低頭默默玩著手機裡的遊戲。


「噯,青八木。」


「!」


看到等待的人後,青八木按下遊戲中的暫停鍵,接著放下了手機。


「少在晚間玩手機遊戲吧,黑暗中玩手機可是對眼睛不好,要唸美術的話保護眼睛還是很重要的啊?」


「!」


簡短地回應過手嶋對自己健康狀況猶如母親一般的嘮叨,青八木點點頭。


「對了一直以來都沒有一起逛過祭典吧?青八木有什麼特別想要試的嗎?聽說今年的攤位裡新開了兩攤賣章魚小丸子跟炒麵啊,待會可以去試著呢。」


手嶋一邊說著一邊與青八木緩緩走向了祭典場地的入口,紅白的燈籠注目而又富有節慶氣氛。


「…純太。」


「嗯?」


「…」


啊,懂了。瞄一下那個眼神就會明白,到底這三年間認識了什麼人,這種話不用嘴巴說而是用眼睛說的人。


手嶋有點感慨,但還是理解青八木的意思。算是升學考試後青八木的一個小要求,認識了已經不短的時間,希望能像稱呼公貴或是葦葦那樣不要總是叫喚姓氏。


偶爾也會將一喊出口然而更多時候不自覺說出來的都是姓氏,這點手嶋也有點不解。然而並不代表兩人之間關係疏離,這點手嶋相信青八木亦是了解的。


湛藍如海的眼珠堅持地盯著手嶋,逼得手嶋沒輒。


「行了啦,HAJIME。那到底有什麼目標想要去啊,HAJIME君。」


刻意孩子氣地反覆叫著青八木的名字,甚至加上了故作親暱的君。三年歲月間輪廓變得銳利挺立的手嶋露出了不同於以往青澀的微笑。仍然帶著淡淡的稚氣,可是更多眉宇間的成熟氣質亦在洴發。


「!」


「光只想著吃嗎HAJIME君,難得來到祭典其他的都不要嘗試一下嗎HAJIME君。」


「!」


………………


……………


…………


_


真的好久沒寫T2了TUT

3點多4點寫章魚小丸子真的浴血(ry

本來想寫點兩個人比賽撈金魚然後青八木輸得一敗塗地或是比賽飛飛鏢←

明明還想寫浴衣超可愛。

明明還想寫穿著浴衣綁起頭髮露出脖子線的T2。

胸膛上微張的領口。

甚至有點幼但還是有著肌肉的小腿。

互相選購面具手嶋二話不說買了個鬼太郎的給青八木說覺得很像很久了(ry

一起點著花火看著花火散又起散又起說著過去未來在一起也會散開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的話,然後被HAJIME君用力地盯著「!」

(不會,以後也還是要拜託你了。)

還有一起咬蘋果糖吃同一盒小丸子什麼的。


明明想寫的有這麽多我都在幹嘛。

此坑明日再談。

晚安(大概







评论
热度(8)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