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記夢。



事隔很久來更新一下。

很久以前寫的那時受了什麼刺激文筆真的超噁心而且不知所云←

可是當作留個紀錄也婊一下自己還是發吧(((


_


夢境沒有中斷,可是一直像故意按下單曲循環那樣沒有中止似的反覆放映。


持續縈繞在夢間的一幕是個簡短的畫面。


能量飲品自手中被拋出,沿著拋物線抵達預想中的落點ーー距離不足三米的對方雙手。


只要伸出雙手就一定能穩妥接住,然而鋁罐掉落地上的清脆響聲還是如此清晰地傳進了自己耳裡。連同液體在罐內碰撞、二氧化碳被衝撞成汽泡的聲音一同在空間流盪。


「已經不一樣了,我們現在是敵人。」


對方像是這樣說著,然後平鋪直述的嗓音幻化成劍刃一般衝向自己。


仿若是失去了什麼的情況吧。


坦白說夢中一片模糊,對方的臉由始至終都如同光暈散成霧狀。


瞧不見臉,然而聲音有點熟悉。


也許是很久以前認識的人?


思考著的同時對方言語化成的箭頭刺向了自己,不偏不倚正中心臟。


明明是夢卻感覺出了痛楚,也參滲著絲毫痛快。硬要說明的話大概就是一直發癢紅腫多年的膿包被乾脆地用刀削下。過程充滿令人撕裂的痛感,卻又因為終於可以再無後顧之憂而帶著快感。


伸出手想抓住對方再加追問的時候,才察覺自己暈已被大量箭刃分割開,裂成碎,根本抓不住什麼。


接著夢就醒了。


反射性地睜開眼皮,相較於天花板還更先看到拍檔恬靜的臉。


「!」


宛如只是看到露水從葉尖上滑落一樣,青八木的眼神理所當然地平淡。眼裡簡簡單單只蘊含著一句:「啊,醒來了。」


沒有刻意張口陳述已被手嶋看穿的一句,青八木說出了另一句話:「純太,作惡夢?」


伴隨著遞向手嶋的一杯溫水,是青八木督定得不像提問的語調。


緩緩靠著雙手支撐坐起半身,「謝謝了啦」,接過送到自己胸前的水杯,暖意隔著薄玻璃傳到手心,之後回答起青八木的問題。


「有點朦朧啊。好像是失去了什麼重要的事物,可是實在模糊到說不起那是什麼。最後也有點似痛非痛,相當的莫名其妙呢。」


勉強在腦海搜刮有關於夢境的線索,卻一無所獲,只能給出上述一堆模稜兩可的形容。


呷一口溫水,稍微略低於體溫的溫度讓手嶋感覺很舒服,也有因而穩下情緒。


反倒是青八木握上拿住水杯的手嶋的手,輕輕搖了搖頭。


見狀手嶋不自覺地改變了面上苦笑的神情,換為一知溫暖的微笑。


「嘛,夢中怎樣也沒所謂嘛,不過是夢一場。而且我身邊已經有更可靠的青八木了嘛。」


「!」


接過手嶋的眼神示意,青八木略眐一下,緊接著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_


不知所云到我也覺得(ry

兩星期前被友人一句T2解散嚇到馬上爬回了T2坑0<<

求求你們一定不要有事。



T2
2015-08-07
评论
热度(5)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