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早餐戰爭(#

>同居設定有


_


「!」


聽到自身後傳來的腳步聲,青八木停下正在用刀子塗抹果醬的手,緩緩回過了頭。


「啊,是的,被你快一步了。」


接過青八木眼神中的信息,手嶋笑著應道。


今天青八木比往常早了起床,搶去了做早餐的任務,本來推算對方會在早餐做好七八成的時候起床洗漱,大概整理好自己時就正好可以迎上青八木剛完成的早餐。


ーー看來還是預計失誤了。


似乎是過久沒有動用自己的腦袋去作預算之類的事,計算上的熟練度比之前還要再跌下一個層次。


「!」


「用不著了啦。來,剩下的工作讓我來吧!」


婉拒青八木意圖趕他出廚房讓他好好休閑下來直接等著早餐做好的心意,手嶋將灰黑色睡衣的長袖拉高至手肘的位置,準備著加入煮早餐任務。


「!」


卻遭到對方強硬的抗議。藍色的通透眸子中堅定地拒絕著手嶋的參與。


「就算早餐一直都是我負責,今天你想要分擔一下也用不著把工序全搶掉啊…」


聆聽著手嶋不解的語調,「純太。」


緩緩又平淡得仿若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單薄聲線,手嶋明白這代表著的是青八木對絕不允許自己幫忙這個決定相當的不容改變。


「那至少得告訴我理由吧,今天你這樣是怎麼了。」


視線直瞅面前為了方便工作而夾起瀏海,穿著青色圍裙的青八木。被青八木明確趕出去,手嶋亦直接表態表示需要知道對方不肯退讓的理由。


「…」


眼神游移到別處,此為心虛的表現。


「你到底都想了些什麼啦?」


往前邁出兩步,手嶋主動拉近了青八木之間的距離。


對方的步步逼近讓青八木抬起了頭,一如以往直取手嶋眼珠,說出了疑慮。


「Team2終有一天,會解散吧?想要學會獨立。」


明明當中涉及到問句,但青八木的語氣還是督定得像是陳述句一般。手嶋還是獨自不明所以。


「…純太昨天,被女生告白了吧。等放學的時候看到了。」


啊啊,說起來的確有這回事。昨天傍晚下課時約了青八木一起走回合租的宿舍,前去約定地點時卻被某個女孩子堵住說要告白了。


「你啊,明明當初提出要兩個人一起的是你,擔心什麼。而且比起女孩子,還是連呼吸都和我同步的一較重要吧?你不這麽認為?」


「!」


「在這麽多人之中只有跟你夥拍了最久,而且最明白我的人也是一。少亂想了你。」


「!」


「和最重要的拍檔一直互寵下去,也許女朋友也找不成了吧。始終一比誰都更跟我合拍。」


「!」


「好了,所以今天我就勉為其難只負責吃百分百青八木制的早餐了,拜托了。碗的話,待會還是讓我洗吧。」


「!」


然後手嶋步出廚房外,臉上帶著柔柔的笑意,而廚房階磚上只剩下獨自一人呆呆站著的青八木身影。


啊,對了,還有尚未塗好果醬的半片多士陪伴著青八木。


_


>這篇丟著不管好久了ry

不太想讓成功堅持了快半年的事情荒廢所以就丟上來了(


>Zzzzz謝謝閱讀艸


评论(2)
热度(1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