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星。

>


_


晚。


「想起來好像以前都沒有像這樣跟你一起看過星星吧?」


相處的時間日復日地計算,不知不覺已經進化成得以年作單位長度。天空一直都在抬頭就能看見的地方,可是停下來仔細地觀賞,卻又好像都沒有試過。


晚上總是匆忙地渡過,不是練完晚車為著安全問題而趕著回家,就是家中還有大量作業備課不得怠慢,要不然像是合宿能共同過上幾個晚上的機會卻又累得根本沒閑情逸致去看星星。


「!」


青八木同樣看著距離似乎很遙遠得那片天空,靜靜地沒有說話。湛藍的眼睛注視著寶藍色天空,眼神裡好像泛著跟星體一樣閃爍的光。


「看得真入神啊。」


同伴沒有回應自己的話是早已習慣的事情,將頭顱調整回正常的水平,一如所料看到青八木目不轉睛地盯著上空。


「不過原來留意一下的話,我們總是路過著這裡好看的夜色呢。」


今天晚間練車時的在山頂停留並不是有意外的緣固。作為衝刺選手的青八木必須加強消除在爬坡上的吃力感,手嶋亦是被上任卷島前輩點名提議花努力與時間嘗試爬坡,於是在過往的一年多一點日月時間,他們兩人一星期都會有四五天會爬到這座山上。


可是最後一年的高中聯賽去到最後還是迎來了終結。


原本應該在比賽完結後馬上投入升學考試的溫習當中。為著準備賽事已經比一般學生損失掉不少學習時間,瘋狂嗑書已經是逼在眉睫的事。然而養成習慣比遺忘習慣來得容易,兩人都不能太融入日夜衝刺溫習的狀態,而且老坐在書枱前頭腦亦會閉塞,結果還是在晚餐後約出來一起踏一下自転車當作呼吸一下書卷以外的空氣。


「!」


「啊,那顆?」手嶋的食指指向那片因為趕忙練習提升能力而忽視過很多次的天空,搜索住青八木所說的那一顆星,「南面閃得最大的那顆吧?」


「!」


四目交投想從對方眼裡取得共識,手嶋眼中青八木的眸子卻與那顆星體重疊。那個側面如此地平靜如同天空那片布幕,那麽那雙眼閃閃地發著光,大概就是天上的星星了吧?


「純太的話,會到很遠嗎?」


稍微沙啞的聲線。視線遙望著讓手嶋去看的那顆星星,與正上方的天空距離有點遠的一顆。


「你指升學?說到底我還是沒有多大概念,心儀的那所大學的確有點遠,卻又不像是以我的成績能就讀上的學校啊。」


隨著話題放遠視線。


「?」


「北部那邊的工程專業大學啦,可是我這數學應該還沒到那個國際級工程大學的水平吧?所以也只是ーー」


ーー


「純太。」


青八木少有地發話,而且還中斷了手嶋的句子。明明一直對話都沒有特意地看著對方,但感受到壓逼感的手嶋轉了轉頭,果然青八木也正盯住自己。


「怎麼了?這樣凝重的。」


「純太唸的話,可以。」


不希望手嶋再以凡人自居。一直待在手嶋的身邊,這個人明明在毅力上能力上各方面上都絕對不賴,僅僅因為與天才的一點差別,就總是自嘲凡人。青八木看在眼內,手嶋絕對並不只是一個平凡的人,猶其在唸書與腦轉數的方面。


「可以的話,感覺也不錯啊,但那個拚死也得試的自信似乎只能在自転車上爆發呢,也許跟服不服輸還是有點關係吧。」


「…」


「抱歉啦,似乎又說了點有的沒的。不過升學考試的話說到底也還是得要盡力考過啊。」


「!」


接收到青八木電波的手嶋淺淺笑笑,沒有繼續接話。如果真的能考上,那麼到時候與青八木的連接也許就只剩下相連的天空了。


「純太,加油。」


「?」


有一瞬間以為是自己聽錯出現了幻覺,可是在看到青八木認真支持的表情後還是接受了這是現實。在之前的比賽上曾經對青八木說過為自己聲援吧,被說了句加油後,手嶋猛然想起這件事情。


「少有呢,今天的青八木多話了嘛。」


輕笑道出帶有微微調戲意味的話,接著還是回應了對方的正色,「知道了啦,你也是呢,一 」


「!」


_


>


2015-05-09
评论
热度(10)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