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考卷與課本。



_


複習考卷。


即使不是升學班,即使是將全副心力都完全傾注在自転車上沒有一絲保留,但成績也不算是特別差的一群。


然而考試前好歹亦得複習一下,不然又好像太愧對學生這個名函。


從老師手上收回模擬考試的考卷,手嶋一如以往輕鬆地取得了屬於高分範圍的分數,青八木在分數欄也得到了一個算是中上水準的數宇。


有意無意似的翻動拍檔的試卷,對方執著的個性表露無遺。宛如偏執症患者一樣死命斟酌在同一道題目上,然而那道題目後面的問題綀新潔淨得似乎看也沒有看過就已經到到完卷時間。


幸好這次青八木解不懂的題目在考卷偏後的地方,不然時間都花在糾結前面的問題,而後面的都沒有理會過,損分一定會有很多…


手嶋一面揭著答題卷一面想。雖然已經對青八木指出過這問題幾次,但青八木就好像受到什麼惡靈操控似的,只要不提醒就會忘掉又再犯。可是考試終歸是考試,總不能如同老媽一般處處提點著他:「喂,不懂就先做下一題啊。」


手嶋對此感到些許無可奈何。


「下次如果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就先做下一題啊,像你這樣很有機會第一題不懂做,之後除了第一題其餘的題目都沒有碰過,然後一點分都沒有取到啊。」


「!」


真的是…這一次算是幸運吧。真的得想個方式改善青八木這個壞習慣,這樣下去真的不是辦法。即使是與自転車無關的方面上,手嶋也還是因為拍檔的原因關心著青八木。


「!」


「怎麼啦?哪裡不認識了?給我看一下。」


青八木默默地將模擬卷推向手嶋那邊,上面是青八木作答時卡住的幾何計算題目。


以供作答的白框上密密麻麻鋪滿用力書寫後被擦掉的鉛筆痕。


除了寫字很用力之外還能看出作答者已經用了各種方法反覆做過好幾次這題,但始終也得不出正確答案。


「哦這題啊…你把數學書拿給我,課本裡面有例子,會比較容易讓你明白。」


「!」


青八木俯身翻找被放在靠在桌子腳旁邊地板的書包,然後在書包入面找出了厚度好比兩本漫畫單行本的數學教科書。


「幾何的話…這課。」


從目錄找出第八課接著翻開所標示的頁數,手嶋手勢嫻熟地逐頁揭開尋找需要的例子。


每隔幾頁總會看到一兩張手繪插圖,主題都是圍繞著應用題的內容。像是這題說的是錐形梯塔,旁邊便畫著仿如實物一般好看的錐塔。


「你有沒有認真聽這課的啊。」


「!」


一語中的。這一課需要比較多的理解空間能力,青八木沒有聽得太懂於是就更為走神。


「好吧這一題,看看這個例子。」


講解完一輪例題與考卷上題目的分別後,手嶋重新問一次青八木,「真的明白了嗎?」



「那好的,要不試著做一下後面的那題練習題?」


練習題與例題有九成的相似度,青八木大概可以跟例題做從而明白得更透徹。


說著翻後一頁課本,手嶋有點後悔這個動作。


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後面那頁畫了一個自己。


「!」


喜歡畫圖畫滿整本教科書的青八木此刻都有點後悔,後悔為什麼自己畫了這麽多,甚至多到自己都忘掉自己畫過了什麼。


倏地,氣氛變得很是尷尬。


青八木思考著到底應不應該慶幸被手嶋翻出來的一張插圖並不很過火,不過只是戴上黑框眼鏡,滿是汗水像是完結比賽後,並且坐在地上拿著水瓶的畫面。


雖然不是不能被曝露於日光下的插圖,然而都有種像是在羞恥play雙方的感覺。


沉默得仿如空白的時間過得有點久。


繼續糾持亦不是辦法,終需有人打破僵局。


「啊…上堂就聽課嘛,田所前輩都有說過除了自転車以外成績也是很重要的啊。」


「!」


對於沒有被手嶋調侃自己居然在數學課本上畫上了一個幻想中的手嶋純太,青八木暗中鬆一口氣。不過回想起來,手嶋似乎從來沒有一次對自己的插圖有過負面評價。


「不過話說啊,你喜歡我戴眼鏡的樣子?」


沒有記錯的話教這課的時候兩人正好一起逛了次街,無無聊聊的兩個高校男生路過眼鏡店促銷,就進去繞了一圈,隨便試戴了好幾副。


青八木獨自思想,當時因為覺得手嶋戴眼鏡很適合便憑著記憶加點想像描繪了下來。但多過幾堂課後,自己都忘掉畫過這樣的東西。


「!」


「把我畫得挺好看嘛,拿到班上應該又會被取笑我裝男神又要泡女孩了。」


「純太,很適合。」


「原來你這樣覺得啊?不過還是回到正題先做好這練習吧。」


「!」


然後也不知道是為何,這個周末相約外出的時候手嶋戴上了一副平光眼鏡。


_


這篇放置play了好久想了好久有沒有貼過ry

應該沒有 大概沒有 有發過的話拜訪告訴我ryyy


评论(10)
热度(21)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