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美術展的禮物(?



*我意識到腦洞愈來愈不滯的事實(。


_


這是一件發生在天色稍暗的下午中的事。


早幾天手嶋答應了來自青八木的邀請,周末這天要騰出時間陪他去看一個快將完結的美術展。藝術嘛?天賦既不在自転車上,亦不在這個方面上。沒有很多美術知識可以借作參考來評賞作品,也沒有特別敏銳的藝術觸覺,整場展覽對一年級的手嶋而言感想頂多是天才的畫家在努力不懈地畫著凡人看不懂的事物。


然後逛完了整個展覽。


美術展完場的地方總會設有紀念品售賣處,賣著一點與展覽相關的精品,讓遊人可以帶回家收藏順道保留跟這個展覽有關的記憶。


「…純太。」


「怎麽了啦?」


正在掃視著層架上不同精品的手嶋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青八木左手正拿著一個鑰匙圈右手正拿個一個掛章的畫面。


「…」看了眼手嶋,期望憑著認識半個學期的時間對方就有足夠的默契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選一個嘛?都這麽大個人了就自己選吧。」


手嶋不解地說道。


「!」


對方堅持著自己的意思,像是小孩不肯輕易放棄想要的玩具。


手嶋只得搖搖頭。唉,敗在這個人手上了。那個幼童似的率直眼神如此認真地問著手嶋到底哪個較好,手嶋實在無法推卻。


思考了幾秒後,手嶋用手指比向了青八木左手上的鑰匙圈。


「這個吧,大概會比胸章實用一點。」


「!」


低頭盯著左手的鑰匙圈,青八木若有所思。


「怎麼了?」


察覺到對方的異樣,手嶋疑惑地問出聲。


「!」


回過神來的青八木如受驚小兔子一樣抬高頭看向手嶋,接著搖頭晃晃脖子以上的小頭顱,「給。」


朝著手嶋方向遞出左手,「純太果然喜歡這個。」


「啊?」仿佛突然明白了青八木剛剛向自己提問的用意,果然還是得再花一點時間才可能完全明白這個沉默的人的想法啊。


(想要成為一起取勝的拍檔的話就必須要學懂與這個人交流的方法啊。)


「剛剛,一直盯著這幅畫。」


啊啊…說起來是的。


手嶋仔細看向被塞到自己手心的鑰匙圈,上面掛扣著一張迷你版的畫作。


畫作入面描繪著一個倒在地上的少年,正拼命伸手抓向遙遠浩大夜空中一顆明亮的星星。寶藍色的夜空用色雖然暗沉卻又不讓人感到壓抑,幾顆閃著亮光的星星猶如鑽石光芒一樣閃爍著,好看得有點像是假的。


跌倒在地上的少年姿勢有點扭曲,仿若是從高空摔下來一般。破爛的衣服下伸出沾上些泥巴的手,嚮往著明星的那個方向。


總覺得與自己有點相似。


摔倒也不想放棄,明明知道不可能觸摸到遠在他方的那顆星星,但仍然不想放棄,不願收回那隻已經受傷與滿是污穢的手。


明明目標是那麽的遠,只是不想放棄。


(所以現在才會和青八木在一起逛著吧。)


抽回有點扯遠的回思,手嶋轉過頭看著青八木,青八木也睜睜地盯著自己瞧。


「嗯?看完了?」


對方點點頭。


「那現在去吃點什麼茶點什麼的吧?」


「!」


…………


………


……




_


感覺愈來愈爛都不好意思說感謝看完了ry


好久沒腦洞(


來人跟我一起祈禱寫在考卷上的一篇腦洞老師會發回給我yay←


好了上課了。


评论
热度(1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