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病



*又來了取名廢


*好久沒寫文筆又變爛ry


*應該是青手向的←


=


「…純太。」


聲音不算雄渾有力,單薄然而還是能夠聽出強硬。


「沒關係啦,我還可以。」


金髮少年皺著眉,用藍色眼珠緊盯住的是坐在對面的一名黑色捲髮少年。


黑髮的那位回應時聲音帶著厚重的鼻音,呼吸不順似的,連說話都變的不大清晰。大概是感冒了的樣子。


「純太。」


金長髮少年再喊一次名字,語氣中似乎相當不滿名為純太的男性現在的行動。


「好了啦青八木,待我做好手上的計劃我就聽你的話吃藥休息好不好?」


從文書堆中抬起頭,手嶋看向青八木的方向。眼睛相比起平常失了一分魄力,仿若是被公司壓榨到星期五加班的初級文員。眉間沒有平時該有的活力,臉蛋亦透出著不自然的紅暈,一整個病倒的樣子,卻還堅持著要在明天校長檢查各學會發展近況前擬定好報告書。


「純太。」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叫喚著這個音節。明明什麼話都沒有說,卻能感受到壓迫感。


面對著拍檔強烈的制止,手嶋也只是苦笑,「我已經是個不及格,很弱的隊長了。這點東西就讓我來吧…」


剛剛還努力地在表格上寫著字,下一秒已經停下寫字的右手,姿勢轉成托著了頭顱。看起來頭痛了起來,而且非常不適。


「純太。」


坐在對面的青八木終於看不過眼,伸手奪走手嶋手中的鉛筆,「去睡,我來。」壓低的眉頭說明他的擔心與不同意手嶋再繼續工作。


「嘛,只差點點了啦。」


頭馬上抬起,右手也伸出想要搶回鉛筆。裝出一臉沒事的樣子,微笑,再取得青八木同意自然繼續作業的眼神。


「騙不過。」


簡短的字句拼合上青八木海水般的眸子,手嶋得出的解讀是:不單純太能看穿我。


「我相信純太的一切,純太也請相信我。」


忽然變換得銳利和有力的眼神朝著手嶋看。潛語義是所以去睡,相信我。精神不太好,可是與青八木的默契深入骨髓,手嶋仍能明白青八木的話。


「真是啊,好像弱得連個凡人都比不上了,這點小工作…」


得知九成沒法從青八木手中奪回文件,手嶋回復托額的姿勢,說出了帶自嘲意味的話。


突然對面站了起身,一個黑影壓到頭上,即使腦袋沉重得轉不過來,反射性動作下手嶋還是往上稍稍轉動了頭顱的方向。


迎面而來是青八木被放得很大的臉。


「有我在,純太很強。」


隨後雙手托起了手嶋的頭,軟軟的嘴唇貼了上手嶋的。並沒有因為是病人而給予了顧忌,連同舌頭都伸到了過去不容手嶋放鬆似的吸吮掠奪。


直到記憶中手嶋會缺氧的時間。


緩過一會呼吸,本來已昏沉的腦袋被青八木吻過後更顯迷糊,一手托頭一手擦擦濕潤的唇片,「…會傳染的啊。」


「!」


「哪裡不會…接吻怎麽可能不傳染啊…」


「!」

(不會。所以去睡,報告就相信我。)


「唔…好了啦,真的沒你辦法…麻煩了,一。」


「!」


還是沒有乖乖回到床上睡,只是趴了在桌面稍睡一下。然而手嶋肯放下工作聽話休息已經是一種讓步,青八木亦沒有再得寸進尺。


從書包中拿出為了避免冬夏季節交替期天氣不穩著涼而帶備著的毛衣,蓋到手嶋身上。盯著這樣以不自然動作陷入淺眠的手嶋,直到看夠,青八木才頂起副隊長的責任開始完成剩下的報告部分。




=


睏了←




2015-03-30
评论(16)
热度(11)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