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那個純ちゃん的稱呼。

*青八木縣外留學的未來架空。


*稍微聊到了昨 晚 發 生 的 事,沒有明確描寫,個人覺得是傾向青手的←


*有寫過一堆前篇都是同一設定下無相關的一堆文xd


*不看不礙事可是有興趣也歡迎看看ww


=


會從沉眠之中醒來是因為聽到床頭櫃上不屬於自己手機的響鈴。


皺皺眉後抬起眼簾,依稀覺得距離上一次這樣像是昏倒了一樣的睡眠已經很久。


張開眼後看到的是站在床邊的人正用歉疚的眼神看著自己:「抱歉。」


指的大概是醒來後忘了把響鬧程式關上,設定成靜音模式。手嶋緩緩坐起身,伸了伸懶腰,「也差不多是時候該醒啦唔…」瞟一眼同樣置在床頭櫃上的時鐘,綠色螢光的跳字正顯示出上午11點。


好久沒有睡著這麽久這麽長這麽穩的一覺。


大學三年級,因為交換生的計劃被調到了宮城那邊的機電大學。沒有申領交流大學提供的住宿,反而與青八木一同租住了外面的小公寓,現在兩個人正渡過著感覺上久違卻又似乎其實沒有試過的長期同居生活。


交換生計劃美其名是到別縣的大學學習同時嘗試一下不同地區的學習風氣,以及感受一下其他縣份的生活方式。提早一個月的交換生開學是為了有更充裕的時間好好適應,然而大量如山泥傾瀉的預習課業壓得埋在沙土下的學生完全透不過氣,談論什麼習慣這邊的風土人情。


幾乎把人榨壓成渣的課業量好不容易在周五前完成,終於可以迎來到埗宮城後稍為悠閒的第一個周末。


完成大量工作的解脫感導向了錯誤的方向。翌日是真正的周末,還加上早已沒有以前在自転車上為著變強而瘋狂進行的密集訓練,沒有被任何事項所規限於是變得更為放縱。手嶋伸展手腳時因感到酸痛而再度認清到這個現實,昨晚到底他們有多盡興。


原本就算不上是特別強的身體規格,大學兩年先擱下沒有拍檔騎車變得不夠痛快外,學習量過於忙碌亦是自転車被置於半放棄狀態的原因之一。導致的結果就是身體狀況固然地每況愈下。要是這段日子有空的話,能跟青八木再一起騎騎自転車就好了。


大量的想法從手嶋腦中閃過。


「早餐,我煮好了。待會可以吃了…純ちゃん。」


難得地願意對手嶋說這麽長的話。平常明明都在依賴手嶋能理解自己的眼神和表情小變化而乾脆地懶得說話,即使這樣,讓手嶋在意的卻還是最後的那個發音。


純ちゃん。


這個是不曾從青八木口中聽說過的詞彙。即便曾經這個字是自己最為親暱的稱呼,取這個名字的人亦與青八木毫無關係。


「啊?這是怎麼了啊。會用ちゃん稱呼別人真不像你啊。」


對方的眼睛還是一如兩年前一樣的平靜,也是這樣率直地朝著手嶋盯,「因為想要改變一下,純ちゃん也說過想我別太賴著你。」


「能多說點話當然是好啊,始終人類都是用語言溝通的生物。可是那個叫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手嶋笑笑。青八木願意聽從自己的話,乖乖地學會多表達自己當然是好事。但那個跟某人如出一轍的暱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嘛。


「!」


意識到手嶋語調中的不妥,青八木稍稍吃驚。面對手嶋時會有的壞習慣ーー眼神表露早於口頭說話再次跑出來。


「也不是生氣啦,只是有點好奇。青八木在這兩年是跟什麼人混過了啦。」


「只是,箱根學園那個葦木場,是這樣叫的吧?」


居然扯到了童年玩伴的名字,這回露出出奇不意表情的是手嶋。


「…不喜歡?」


「也不是討厭啦,只是有點沒想過。因為青八木一直都是喊我純太的啊。」


「昨晚,感受到了。」


忽然提起昨晚的事,昨晚發生過的事幾乎就只有讓人覺得羞恥到說不出口的那一件。想起鬧得有點失控的自己,手嶋感到有潮紅正爬到臉上。


「我不會,和純太分開。」


啊啊,明白了。手嶋瞬間讀懂青八木的意思。想要說的話是不會因為時間、地點等等所阻礙,他會一直在自己身邊。不用擔心會因共同目標出現矛盾而不得不分道揚鑣,因為除了取勝,現在雙方更大的目標都是能好好做好面前的事,再在未來取得成功。要勝過的不再只是賽道上的天才,而是要成為人生的贏家。


「…純太昨晚,好像很不安一樣。」很久沒試過的感覺以外,還好像拼命取悅想留住什麼,很憂慮似的。


也許是進入了瘋狂的狀態後連自管都沒有做好吧?手嶋想。確實有擔心過會不會又一次因為走遠而失去重要的拍檔,即使在青八木答應搬來宮城交流學習可以一起租住公寓,都還是有少許的害怕。一直以為能把自己偽裝得很好,卻還是不小心在潛意識裡暴露出來。


「…除了純太能看懂我,也瞞不過我的。」


啊啊、敗給你了,一。


不過更重要的還是中止這個話題,老實說手嶋不想再聽到任何有關昨晚那場事的話。


「謝謝了啦,一。可是也用不著學那人一樣用純ちゃん喚我我也會相信著你的。」


想要趕快轉換話題,手嶋耐著發出些許疼痛叫囂著被高強度使用過的身體掀起被單,「說起來一做的早餐都快要涼掉了吧,那我得先去梳洗好了。」


察覺到手嶋在迴避著什麼,青八木都沒有刻意糾纏,只是淡淡地望著手嶋步出房門。


「!」


=


這個未來設定到底我可以掰個多少篇wwwwww


本來想寫作白情賀文的結果被藏王立太可愛就←


被友人說我把総北全員hime化的腦洞一定是因為地球防衛部看太多好傷心yay


感謝大家看到嘮叨到這裡,謝謝大家qwq


嗚歌王子的asas出了快來載點好想玩qwq



评论(2)
热度(8)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