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last day.

☆三年級


☆結尾略草率


=


畢業日。


從早上開始一直受到師長及後輩的祝賀,然後在禮堂聽感言聽了好幾個十五分鐘,終於可以步到台上領取畢業證書,過後又是一輪教誨。接二連三的行程完結後,步出禮堂,還有一大堆的學妹得要面對。


有著不賴的談吐技巧卻還是花了好一會兒才從人群堆中逃出來。算不上是學校中老師的寵徒或是女生間的萬人迷,可是憑著聰穎的腦袋和算得上有神的臉孔,手嶋的交際圈還是不差的。


毫不容易地終於走上了一年4組的課室。正舉行畢業典禮的學校不論禮台、操場或是後門的球場、停車場都聚滿了不同的人,各自恭賀和聊著有的沒的。唯獨各個課室是空無一人,與樓下的地方形成強烈對比。


來到的時候,那個人已經早到一步了。


比較沉默的他也被好幾個人抓住恭維過一番,然而因為寡言的原因話題總會很快地就完結,於是也比較容易脫身來到約定的場所。


「抱歉,久等了啦。」


喊向正在黑板上用粉筆畫著小插圖的他。


「!」


對方明顯地沒察覺手嶋已經進到教室,稍微嚇了一跳。


「也恭喜你啦,今天畢業了呢。」


「!」


想了想,始終覺得有些話得說出口,「…純太也是,畢業。」


「噗僅僅畢業兩個字你到底是想表達什麼啊!如果不是我的話真的沒人會明白了吧?」


大概是畢業帶來輕鬆的心情,手嶋輕易地笑了出來。


「!」


「什麽啊,」發現到青八木低頭盯著的方向,手嶋聯想到剛才堵著自己的女生們的爭奪之物,「青八木也在意那個嗎。」


長久已來青八木已經習慣內心想法被讀懂的感覺,亦因為信任而沒有特別地尷尬與害羞。青八木只是抬頭看向手嶋,再淡淡地頷首。


那是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最貼近心臟的那一顆,畢業時有著將之交予喜歡的人的不成文規定。


「明明都是同級生沒想過青八木會在意這些啊,剛剛還被不小心某個女生搶走了。」


手嶋像是在陳述他人的事一樣說得毫不掩飾。


「…!」


望到青八木稍為有些失落的神情,手嶋再度笑起來。高中生涯的大日子,心情不由自主地開朗。的確很擔心畢業後各自的出路,T2的關係到底會不會像那年與葦木場的關係一般掉淡、然後終結。可是將之隱藏在心裡,至少今天是值得高興的日子吧。


「青八木還是很單純啊。」


從外套口袋中摸出一顆鈕扣,「騙你的啦,早就被我剪下來,用來騙過方才的女生潮。」


「來,伸出手。」


抓過青八木的手,掌心黏著一些剛才握過粉筆的微細粉末,然後在上面放上了從口袋摸出來,那顆還帶點絲微體溫的鈕扣。


「!」


「不好意思啦,想著更多的以後可能就得分道揚鑣,現在就變得挺想把握機會跟青八木不用太認真地玩一下。」


兩個人總是在籌備策略,準備課業,緊繃著神經。上一次完全放鬆地在一起已經忘掉了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


青八木眼裡浮著些感動,仔細看看掌心中的鈕扣,略舊而不再亮晶晶的表面上佈滿刮痕,的確不是隨便亂抓的其他鈕扣,的確是從手嶋校服上第二個原應縫著鈕扣的空缺位置上取下來的。


「青八木不覺得作為交換也要交出點什麼嗎?」


像是在引導著什麼。從青八木表示出想要自己的鈕扣時手嶋已經發覺到了,青八木的制服鈕扣還是完整無缺,一顆不少的。


正好,那就可以作為交換了。


「!」


根據默契青八木有自信沒料錯手嶋的意思。


然後過了一會,完掉了兩個男生交換第二顆鈕扣的神奇事項。


……


「說起來青八木還記得高一那年在這個班房發生過的事情嗎?」


選擇這個課室作會合地點並不是隨意的,這是高一最一開始那年,手嶋和青八木還是同班那年他們的共同課室。


「!」


「沒想到這樣已經到了最後一天,時間真是眨一眼就流光了。」


並排坐在教室的木桌子上,手嶋閑著地抓起青八木的手,在手心寫下個勝字。


位於掌心的這個字將手嶋和青八木在這三年間串連了在一起。


然後又聊了好一會。說到過去,聊了現在,也談到了未來。


……



「未來的話以我們的專長大概得分開吧,可是啊我眼中青八木會一直是很重要的拍檔。」


青八木深明手嶋對於拍檔的執著,即使關係已經疏淡,但他仍是會在重逢後像一開始那樣在意對方。


用三年看熟了手嶋的個性,也目睹過實證。


青八木點點頭,扭頭看向身旁的手嶋,「!」


=


感謝看完www


睏了,晚安。


评论
热度(5)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