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早晨。

想了一會大概判定是青手青(?


☆又來了取名廢結尾有點懶#


☆未來大學同居設定


☆純太是媽媽(X


=


把特大號早餐做好八成後,手嶋純太從廚房走到了臥室。設計樸素的雙人床上僅剩下床單、被鋪與枕頭,自己起床時仍沉睡在上面的人消失不見,大概是起床後去洗嗽了。


捲髮隨意地梳成低馬尾,穿著粉色圍裙,手裡還拿住一個鑊鏟,手嶋不能否認此刻的自己看起來相當像個專業的家庭主夫。廚房裡正在烤焗吐司,醬料與配料經已預備好,於是手嶋有十分鐘的空檔時間用作叫醒青八木起床梳洗。


可是青八木似乎已在處理早餐的時間中睡醒並已自覺地去了刷牙洗臉。手嶋踢著家用的棉質拖鞋,緩緩步到洗手間。


果不其然。


青八木正低著頭,一手拿著牙刷往嘴裡塞,一手拿著水杯擱在洗手盤邊。平時塞滿食物的嘴巴現正被大量牙膏與空氣打成的泡沫佔領,鼓起的腮幫子裡全是薄荷的味道。站立有點不穩,也許是基於尚未從睡夢中完全清醒的緣由,有時會輕輕的往前晃。


「早安阿一,今天早起了呢。早餐馬上就好了,你洗好了過來吧。」


早上手嶋會用特別溫柔的語調道早安,算是因為是一天第一句話,想給青八木一個溫暖的早晨吧?


「!」


迷懵懵地發現手嶋正倚在洗手間門框看著自己。青八木微微受了些刺激,想回話一句早安卻忘了自己正在刷牙的事實,吐著泡沫糊糊地說了幾個音節。


「好了,專心刷牙,別把泡泡都吃下肚子。」


剛剛青八木含著滿口泡沫說話,些許潔白的泡從青八木的嘴角稍稍流出,配合未清醒受驚的眼睛,手嶋必須承認這個樣子看起來有點不妙。


像是初生小鹿一樣的純真可愛。


接下來青八木灌了一下水,吐出來,又再以清水刷一下牙齒。這次沒有白如雪的泡沫,可是手上因為晨起而略顯乏力的動作在手嶋眼中還是值得喜愛的。


平時在大家面前的青八木總是寡言,卻是有精力和眼神會說話、銳利有力的。然而此刻這個毫無防備,完全仍浸沉在睡意中的青八木,就只有自己能看到。


叮ーー


遙遠的微波爐響起時間終了的提示音,清脆而又快速的一聲。


當這個信息音傳到手嶋耳內,還是倚在門框的男性便意識到這是時候回到廚房處理餘下的餐點。青八木食量自被田所前輩教育後便愈練愈大,明明高一認識的時候還不是這個樣子。大份量的早餐也要保持營養脂肪的比例,不能某方面偏高某方面卻偏少,於是自畢業同居後手嶋都負責著煮早餐,管理同居人飲食的任務。


「那我先回去做早餐啦。今天做了你不喜歡胡蘿蔔沙拉,但還是得吃下去,不可以偏食。」


「!」


正低著頭於洗手盤把漱口水吐出的青八木稍為皺起眉,吐個一乾二淨後抬起頭,胡亂地用手背抹過嘴唇,隨即一眼不眨地盯住手嶋。


手嶋明白那眼神的意思,別人眼中可能與平常無異,但手嶋就時能憑觀察和推測得知青八木內心的正確答案。


「不准撒嬌。」


「!」


然後那個相隔幾年還是與自己相差8cm的人突然走近仰頭,親到自己的嘴上。帶著微甜薄荷味的舌頭企圖撩開手嶋的唇瓣滑進對方口腔,想要利用誘惑的行動作交換換取不用進食討厭食物的籌碼。


大清早自動送到門前的可口食糧手嶋並沒有君子地推開,反而是任著青八木來。頂開唇齒後是可以吸吮的柔軟內腔,僅是早上八時但洗水間內已出演上略為不宜的畫面。手嶋理解青八木躲藏在親吻下相當直白的用意,可是送到嘴邊的青八木,沒有不享用的理由。


深吻直到手嶋單方面地缺氧,只屬凡人的手嶋實在是比不上較有運動才能的青八木的肺活量。不得不中止以清晨而言頗長的吻後,青八木再次無聲盯著手嶋已經泛紅的臉頰。


「…不行。還是得吃。」


督定的語氣不允許青八木再反駁。


「!」


「不管做什麼都不能逃避啊,聽話去吃吧。田所前輩也教導過不可以偏食啊。」


「!」


「好了做好的早餐要冷掉了啦,快點換好衣服去吃。今早阿一九點還有課吧。」


「!」


說完話後就真的從洗手間中回到廚房。摸了下煎好的雞排碟底,嗯,還是熱的。那就是時候合併準備好的吐司醬與吐司麵包。


………


……



最後青八木換好衣服步到飯廳時,看到的是擺滿桌的早餐,放滿了手嶋的心意。


「!」


=


老實說寫到尾真的不知所云了ry


所以很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咬牙刷的青八木實在是萌哭(躺


吐泡泡跟會直接不說話就撒嬌真的是。





评论
热度(12)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