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晚上。



☆二年級合宿第三個晚上

 

=

 

停下。

 
 

感覺好像再也跑不動了,該怎麼辦呢。

 
 

輸的感覺,終的感覺,不能跟上田所前輩了,還有那個堅信自己衝趕過來的青八木。說好的約定,要參加IH,策略會成功的,這一年的努力。

 
 

各種。

 
 

該怎麼辦呢。不自覺地跨下車,膝蓋因為用力過後停下而湧現痠痛,手嶋直接跪倒。

 
 

該怎麼辦才好。

 
 

然後後面傳來不能更熟悉的呼吸聲與行車時嗒嗒的聲音。

 
 

而且會在這個時間點聽到的騎行聲,也只可能是他。

 
 

「…抱歉,青八木。」

 
 

真的很抱歉。

 
 

「起來。」

 
 

「我領著你。」

 
 

「高中聯賽。」

 
 

「我們兩個人。」

 
 

接著騎上車,繼續了踩動腳踏板。

 
 

最後結果還是輸掉了。

 
 

用著不要命的跑法,還是失去了能與敬重的田所前輩參與同一場重大比賽的資格。

 
 

這是三年級的田所前輩最後一場的高中聯賽。視如徒弟一般指導了兩年的時光、想要報答和讓田所前輩看到成長的機會,卻因為計謀失算而白白流走。

 
 

「外面的那三個人大概還沒停下腳步吧?現在更多踩一點,明天就能更輕鬆一點。」

 
 

「……」

 
 

「果然很不甘心啊。」

 
 

這感受。現在好像每吸一口氣都帶著苦,比腿上的拉傷來得痛。

 
 

「對不起呢,青八木。」

 
 

「……」

 
 

想要安慰說出「沒關係」,然而瞞騙不過良心。想要說出「純太已經很努力」,然而自己也覺得很累騰不出力氣安撫他人。想要說「還有下一次」,然而下一次已經再也沒有田所前輩。

 
 

最後青八木只是繼續終於平穩的呼吸,沒有說出任何一句。

 
 

二年級只有兩人的寢室內變得空寂。可是誰都沒心力再說點什麼緩和這氣氛。

 
 

空氣的味道都是苦澀的,包裹著這個空間。

 
 

「嗚…」

 
 

直接把手伸到對方大腿揉捏,果不其然拉傷的痛楚讓青八木出悲咽。再微微捏兩下,想要達到紓緩肌肉繃緊的效果。

 
 

「有點痛?」

 
 

「……」

 
 

再多的致歉話已經說不出口,但手嶋想到的只有這個。滿滿地塞滿腦袋都是一句對不起,各方面上。

 
 

ーー還辜負了青八木的努力。

 
 

「…純太,」這次是第一次用名字稱呼手嶋,總覺得不用直接一點的方法手嶋不會聽進,「我們是兩個人。」

 
 

換來的是手嶋略不明所以的眼神。

 
 

語句上沒有好好運用字詞表達,可是幾秒思索過後,手嶋約莫明白,那是我們兩人下次必定要一起獲勝的意味。

 
 

手嶋苦笑,至少現在此刻他沒有辦法讓心情好轉。即使拍檔已經提出還有下次的選項。

 
 

但共同報答的對象,也就只有這年度這次高中聯賽。

 
 

「……真的很ーー」

 
 

標準的三白眼直直盯著手嶋,青八木的手覆上手嶋欲再次道歉的嘴,然後,搖搖頭。

 
 

「……」

 
 

「謝謝了啦。」

 
 

是次不再是致歉的話,手嶋說出了表示謝意的話。

 
 

「!」

 
 

「說起來看剛剛黃昏時的天色明天可能會下雨呢,早上看看有沒有需要給他們一點支援好了。小野田他啊,好像還不是穿著鎖鞋的呢。」

 
 

「而且啊,過了剛才必要的比拼後,我們始終也還是一隊的啊。」

 
 

「絕對要用盡一切,讓他們能帶著総北踏上第一名的高台。」

 
 

「站在那裡的感覺,老實說我很好奇呢。」

 
 

「好的還是不說這個了。睏了的話,已經洗好澡就去睡吧。」

 
 

「…」

 
 

青八木只是微微點頭代替回話。手嶋也隨即忍著傳出疼感的腿走到門邊關上電燈。

 
 

「好好休息吧,晚安。」

 
 

黑暗中摸回屬於自己的被鋪,躺上去蓋上被子。

 
 

寧靜的空間其實還能聽清兩道不甘心的哭聲,只是兩人都沒打算要道破。

 
 

那我們就只能,盡力支援,然後再努力吧。

 
 

=

 
 

噗浪腦洞整理←

 
 

感謝讀到這裡wwwwww

 
 

忽然心血來潮重看動畫結果又被18集虐哭qwq

 
 

小T2這次一定一定要獲勝啊qwq

 

评论
热度(9)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