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生日的日常。



應該是手青手(吧(#


莫名其妙。

取名廢是絕症。


=


原本就不是社交圈子特別廣泛的人,生日向來就只有家人會特意跟自己慶祝。升上高中後認識到了一群有著共同目標和興趣,所謂戰友的隊友,生日這天漸漸被他們弄得很有存在感的樣子。


可是嘛,壓根兒在本人的心目中這日子也不是特別稱得上什麼。日子還是這樣過的吧?如此想著。


事實上在到達社辦前青八木仍然記不起今天是什麼日子。二月尾的某一天,上課天,僅此而已。面臨著多得排山倒海的課業以及日夜的模擬考試和練習沖刷,每一天變得機械性地重覆,久而久之會失去確實的時間感。大概記得是二月下旬已經是極限。


「辛苦你了啦,一。」


後輩們搶著擔下了今天活動室的清掃責任,明明平常為著方便打點和加強自主訓練,待在活動教室直到最後一秒,兼任著鎖門工作的總是這兩位正副隊長。


聞聲的同時青八木感覺到肩膀被拍了一下,回過頭,是跟在自己身後走出門檻的手嶋。


「!」


「果然忘掉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吧?看你進門時的眼神就知道了,在我們與你慶祝之前都不記得是吧。」


「!」


手嶋一直能準確地看穿自己的心情,所以青八木沒想過要真的動口回應。


「在這麽多的功課份量下還是為了畢業證書上有多一點項目而參加各種不同的比賽需要一起練習,真的辛苦了啦。忙碌得根本沒有日子概念了吧?」


「所以啊,今天來放假一天,休息一下怎麼樣?」



「今天是一的生日啊。對了,除了在隊伍內的生日禮物,一還有什麼想要的?」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高中聯賽後兩人開展了交往,但沒有通報任何人。而手嶋也開始會在兩人獨處的時候直接叫喚青八木的名字。


「…?」


手嶋由青八木的背後走到與青八木面對面的位置,想要減少七厘米的身高差阻礙,微微彎下腰部傾向青八木。


「從手嶋純太這裡,一有什麼想要的嗎?」


直截了當地說明自己願意被拍檔兼戀人從身上任意獲得想要的。故意騰出的是日休假,青八木想要一起逛街吃飯甚至是一起看畫展之類的,都有空檔時間,手嶋都可以奉陪。


掛著對於自己永遠溫柔得不可思義的笑容,手嶋問道。


「…沒有特別想要的。」


說的是實話。從手嶋純太身上,已經獲得很多。手嶋已經把他寵得很過份,青八木是感受到的。完全當成小孩一樣地寵著,程度比以往更為誇張。


「那可不行,好歹是交往後第一個生日。就隨便要我請客今晚晚餐也好,一就提出一個要求吧。」


刻意逼對生日禮物無欲無求的青八木提出願望。手嶋看著有些難為的青八木一面感嘆著他的戀人真的是十分可愛啊。


被笑著看讓青八木有點小不知所措,思考中習慣下垂的游移眼神正想仰起用目光堅定地告訴手嶋『真的真的沒什麼想要的』的時候。



對上視線的一秒鐘,然後下一秒鐘青八木已經直接抬頭靠近手嶋,緊閉眼睛軟軟的嘴唇蓋上對方的。


這不是兩人確立關係後的初吻。性格有點性急,所以動作上總是做著主動的青八木熟習地掰開唇瓣想要探到更深,卻被手嶋的退開所中止。


「!」


「敗給了你…現在是社辦門外啊!」手嶋用手背擦擦變得微潤濕的唇邊,「想要這個當生日禮物的話先離開學校吧。真沒想過一會這樣直接啊。」


「…看到純太的眼睛,就想。」


自己也沒有想像過會如此做,然而那一秒看到手嶋的笑意裡帶著想要逗玩自己的惡意,就想要還擊。


「啊啊,那樣我準備的禮物都變得不算什麼了。」


從手提書包中拿出的是一個棕色紙袋,手嶋有點沒趣地自己打開,入面是藍色的圍巾。拿著圍巾圍上青八木的脖子,


「我覺得這個顏色很適合一喔。雖然快要回暖了,可是還能用個一兩星期吧。啊啊,一剛才索取的生日禮物真的是讓這個變得不具氣氛了呢。」


手嶋發出來自真心的笑。是認真地覺得會拿一個突然的吻作禮物的青八木實在很可愛的笑容。


雖然只是想要示威一下。這點手嶋也是能看懂的。


被圍上藍色圍巾的青八木聽話後愣愣,隨後被手嶋連同圍巾用手圈住了頸項。


「傻瓜,開玩笑的。走吧,不然難得的休假得要虛耗了。去走走再吃個晚飯吧,今天全部我作客。」


「!」


=


突發的。


原本想著不寫生日賀文好了因為明天要去做及川徹的小迷妹,可是還有在看完一堆生日mmd後忍不住。


要好好長大。好好勝利啊。


生日快樂青八木。


你會被勝利之神所眷顧的ww


24/2/2015 0344am





评论
热度(12)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