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會一直的承諾。



☆三年級設定


☆純度無青手/手青可言(……


好久沒寫0<-<


_


「你看看你啊,就是這樣的橫衝直撞,不過是不在你身邊一陣子就弄成了這樣。」


半跪坐在椅子前,黑髮少年一邊揉著椅上坐著的人紅腫得跟過節紅雞蛋沒兩樣的腳踝,一邊用著心憐與少許責備的口吻說道。


「對不起,純太。」


自己如同是身前少年走上取勝道路的腿這點,淡金髮少年是相當明瞭的。可是自己偏偏總是衝動,這次還導致了受傷的局面。面對拍檔的悔意讓他張口吐出了道歉。


「所以啊,能告訴我嗎?令你這麽著急想不顧一切衝過來找我的那個理由。」


被親暱地稱呼為純太的少年繼續著手上按摩的動作,抬頭瞧向好像犯錯小孩般低著頭的金髮人兒問道。


「宮城美術大學發來錄取通知書了。」


以往兩年的青八木都很少說話,在他身旁一直吱喳不倦說著地東南北的永遠是自己,成為了三年級前輩後青八木總算是逼著多話了一點。而現在,自己仿若突然變成了過去的青八木,聽到青八木的話後,變成沉默的一方,久久說不出話。


稍為良久的寂靜。


「抱歉,純太。」


略遲緩地察覺到手嶋靜默的原因,青八木再一次輕聲卻凝重地道歉。


發現到自己失態,甚至連手上的動作都停頓了下來,手嶋馬上露出尷尬的笑容,接起了話。


「嘛、有什麼要抱歉的。那不是你素來嚮往著可以更好地修讀美術的地方嗎?」


佯裝成毫不介意的樣子,手嶋看上青八木清澈得好像海洋的藍色眸子。



……


手嶋瞬間有些埋怨起自己與青八木之間過人的默契。要是解不開那個眼神裡的含義該多好呢?


「說到底也總不能綑著你一輩子吧?而且擁有那個天賦與機會,你更應該高興啊!」



「我說你啊!不準躲懶說話,要是去到宮城那兒沒人能明白你只用眼神的交流該怎麼辦?」


「……純太。」


看似艱難的回應。被要求動口說話,可是青八木沒有手嶋般聰穎的腦筋與靈巧的說話技巧,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打起精神啊!這種機會可不容易啊!」


話像是告示著青八木,亦同時提醒著自己。


「……純太。」


「嗯?大聲一點習慣想法說出來吧,青八木。」


刻意地在面對面對話中仍叫著對方的姓氏,生怕好久以後再也不能叫喚這幾個音節。


青八木吸一口氣,正色地盯著手嶋:「我們、T2,不會解散的吧?」


聞言,手嶋臉上泛起了仿佛看到小動物笨拙呆樣的笑容。


「当然だ、T2は二人のチームだ!」

(當然了、T2可是個兩個人的隊伍啊!)



「純太!」


心中的不安一掃而空,安全感湧上蓋過到腦海中的每句話語,青八木只能叫出這兩個字。顧不上扭傷的腿撲上了跪著的手嶋。此刻的手嶋處於比自己矮的水平線,頭能更妥妥的擱在手嶋肩上。


「……ありがとう、純太。」

(……arigatou, Junta.)


別過面沒有給對方看到自己幾乎要冒出淚水的眼睛,青八木確實地說出了感謝之言。


「說什麼傻話呢?我們可是最好的二人組合、最好的拍檔啊,一直的。」



但願這一天這個黃昏裡的每句話都不會改變直到永遠吧。


_


謝謝你看到了這裡♡


因為自己扭傷到腳而開發的腦洞(到底


宮城縣青八木記得去打排球啊啊啊啊啊(##


我真的好想這兩隻能永遠在一起什麼的0<-<


大家新年快樂喔wwwwwwwwwwwww



评论
热度(9)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