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AOYAGI HAJIME]


>>RIDE.300 - RIDE.452

_

ありがとう青八木さん。

_

『抱歉純太,還是沒有睡著』
『想再去一次』
『這幾天不在,不用擔心』
『晚安』
在純太睡著過後才送達手機的line,讓純太醒來以後就已經進入於事無補的狀態。是はじめ罕有的信息連發,難能可貴得讓人覺得值得紀念;純太卻對此感到些許困擾。
…嘛,既衝動又有點任性的個性果然還是很難改變啊。
純太露出苦笑,然而亦過於清楚。
--青八木一這個人決定了要做的事,任誰也不可能再阻止到。

*☆*☾*☆*

首先是越過市區後到達的杉木林。
沒有堵上高中聯賽路障的這路段就與普通的高速公路顯得毫無差別。身邊盡是以時速120km以上駛過的自動車倒是帶給はじめ截然不同的感覺。車鏈轉動的聲音在身側的引擎聲對比下顯得如此無力,像是一年前在這裡的自己。
40人。扣除沒有半點自覺的後輩與箱根學園的巨型選手,在這路上一共超越了40人。但今天想在這裡超越40人的話大概是個不可能的任務,身邊全都是靠汽油發動的汽車,腳踏輕輕一踩就能抵上自己拼命轉上十次的踏板。
心裡明白這個事實,然而看到直路就在面前,作為衝刺選手的本能還是一不小心就--

…、………、、
還是不一小心就出盡力往前衝刺了。
踩離當時終點線的幾十米後はじめ就穩住變得紊亂的呼吸與過激的心跳。臨跑完終點的時候還故意挑了一輛黑色的私家車拼命越過去,宛如是去年沒能趕上的SPECIALIZED S-WORKS。
但是今次,追到了。有把那台黑車拋到背後。
はじめ小學生似的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這次絕對沒有越過比40人要多的衝刺選手,然而好歹在這個路段,還是好像羸過了那黑色的公路車一次。
…接下來D1的路段也就這樣的過了,はじめ看向仍然光亮的天空,決定今天的路程還是不要再亂來,就乖乖地把它平常地踩完就好。

*☆*☾*☆*

與白色紅間車體怎樣都形成強烈對比的黑色車輛終於輾過早已搬離的IH 1日目終點線,はじめ這才有時間真正好好地歇息。
一年前的終點就設在停車場的附近,再旁邊點的地方設有沒什麼遊人的郊野公園。はじめ停下接連騎了近6小時的Corratec,走到販賣機想補充點什麼能量飲品的時候才想起什麼似的掏出了手機。手機因為沒有怎樣使用過的緣故電量還是與剛出門前區別不大。
騎行的時候為了不想分心甚至連網絡都關上,導致重開後手機在はじめ的手心抖抖抖抖地震上了好幾十秒。

*☆*☾*☆*

除了從母親處收到的路上小心外全都是寄件人寫著純太名字的郵件,沒隔多久一兩封,沒隔多久又一兩封那樣的頻率。

『呃,早安,雖然你大概已經在路上了』
『好狡猾嘛はじめ…這根本是先斬後奏了吧?雖然已經完全康復我是不會再阻止你要騎長途的行程啦。
好啦,加油。你還是很想完成一次吧?』
『午餐~習慣了はじめ空閑點就會來找我不小心就買多了菜,三天後快回來啊我吃不下這份量啊…』
『現在該去到山岳賞的路段?雖然很寶貴但還是想到就胃痛的經驗,sprinter也好好享受吧-』
『teatime☆』
『啊我這邊快入黑了你那邊也差不多了?還沒回覆是還沒騎完嗎?小心點啊記得報平安』
『喂はじめ-』

沒有戴上IH後變成收藏品的必勝手套,はじめ套在Corratec手套裡的姆指默默刷過純太一條又一條如本人般嘮叨的簡信。閱讀過後,はじめ往輸入框裡鍵入幾顆回覆的文字--『終點,安全到著。謝謝純太|
輸入狀態的直條還在欄框裡閃動,提示はじめ仍然可以輸入其他句子。はじめ閉上眼,在腦裡思索起還有什麼想補充上跟純太分享。再次張開眼瞼的時候,卻把姆指按上了右下格的刪除鍵。
最後只回信了一貫的回覆。

『!』

*☆*☾*☆*

2日目。
像是要彰顯公路車與一般自行車的不同,高中聯賽的賽道幾乎都是現實生活中的行車道。整天下來はじめ切實地體驗到汽車廢氣對環境的污染,儘管相較繁忙的街道已經算不上有為數眾多的車輛,可是與高中聯賽中只有靠人力轉動的自転車相比,はじめ還是明顯感受到昨天與一年前同樣位置之間空氣質量的差別。
即便如此,仍然沒能阻止他想要再來一次的決心。
はじめ默默地跨上Corratec的坐墊,收緊白色頭盔上的調節帶,最後戴上手套,還是踏上了屬於今天的旅途。

*☆*☾*☆*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IH第二天上,跟純太吵了合夥以來第一次,有吵到這麼激烈的架。
睡過一晚消去了IH後休養期緊接升學,接著大學開學籌備,快要變得不熟悉長時間騎車而帶來的疲憊感。
抽出安放在車架上的水瓶,はじめ用牙齒輕力啃著一拉,酸裡混雜甜味的運動飲料就從吸吮口裡咕嚕咕嚕地流竄出來。はじめ本來並不常喝這種味道的運動飲品,但去年的高中聯賽中因為是贊助商之一的關係還是被塞了好多喝了好多。心想既然也來了,也就連同這份口味一起重來一次。
於是昨晚的はじめ還是把它咕咕咕地倒進了慣用的水樽。

…就是這裡。
Corratec怎樣也見過不少風浪的車輪轉瞬就隨著はじめ踏轉的踏板來到這段微微的山道。
說到底也是段有著斜度的坡道,雖然與昨天又爬過一次的いろは坂相較幾乎沒有難度可言。但對作為衝刺選手的はじめ,或多或少還是具有一定程度的威力。
はじめ深深地吸一口氣,夏天濕熱的空氣被吸到肺腑並不怎樣好受,然而是同樣的氣息。
努力平衡著在坡上也不能亂套的呼吸,はじめ側頭看向身邊的風景。

岌岌可危的戰況,還有不知何時忘掉、被漏了在多後地方的後輩,即使當時純太有隨手向他們展示過,卻誰都沒有閑情留意過這一帶的景色。
爬坡真的好辛苦,感覺脖子都被勒住要透不過氣。可是這樣或高或低,又具有深淺程度的景色,亦是對衝刺選手而言不常見又特別的。
這一次走這段既不需要花光全身力氣卻又有點難度的坡道時,身邊並沒有純太或是吵鬧又元氣的後輩。忽然覺得有點沉悶。
於是はじめ想起某個在更往前的地方跟那後輩合唱過的旋律。前一天才對其他後輩的母親說過自己不會唱動畫歌,結果後一天就唱了,甚至是帶著後輩一起在路上大喊著唱。

世事真的很難料,如同當初居然遇上純太一樣。但想起去年在這裡熱血的一齣鬧劇,はじめ還是不自覺泛起溫柔的微笑。
即使很艱苦,始終不後悔。
乘著身邊只有車窗緊閉汽車群的機,はじめ放膽地開腔唱起來。與去年一樣的歌詞,可是用的不再是亂喊而是被純太抓去唱卡啦ok強制特訓過的動人聲線。在沒有人聽到的山路上,はじめ輕柔得仿如哄嬰兒入睡的歌聲,靜靜地融入景色之中。

*☆*☾*☆*

接下來又是一段說比起三天路途算不上長,比起衝刺路段又說不上短的距離。
哼著因為抄過在便條紙上而更深記住了歌詞的曲調,再穿過山頂的隧道後,路況很快就從不擅長的上坡路變成拿手的直路。
--是稍微往下斜的平坦路段。
故意將注意力集中到兩邊的膝蓋,はじめ凝重地低頭看了兩秒。
--沒有問題,感覺正好。
はじめ安心地露出笑容,與一年前在這裡再一次握上純太手時的微笑如出一轍。
『我回來了,純太。
還有,再一次的這段賽道。』

*☆*☾*☆*

隨後登上傳說住有會造山巨人的榛名山,在海拔1390.3米之上拖著勉強爬過坡的疲倦身軀通過山中路段後,面前是筆直的一道下坡,能俯視到廣闊無垠的湖邊景色。
下坡後將是比賽第二天的終點。
恃著腳上的傷已經休養好,亦沒有過份使用過酸素音速的必殺技,今天的はじめ甚至在這個去年沒力氣再任性的路段上盡情衝刺起來。
沒有任何對手,亦沒有任何人的阻擋。邊痛快地在直路上奔馳,邊將睡火山的美麗的景色盡收眼底,這樣的經驗,是去年於這路上努力掙扎求存的所有隊伍都未必能理解的事物。

將第二日的賽道再踏平一次後,接下來的就只剩下去年留下過少許遺憾的D3路程。
はじめ逐步把自鎖鞋上的施力減少,直到最後輪胎自然地停住。讓Corratec停泊在牆邊後,はじめ拿出了塞在後袋的手機。
一如昨日,才剛重新開啟手機的流動數據,就迎來似乎不會止息的靜音震動。
「!」
而且今天的震動似乎比昨天來得要強烈一點,這讓はじめ稍稍吃驚。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
はじめ瞄向緊扣在車把上的計速器,上面同時用跳字顯示著實地時間。總騎行時間5小時28分,比昨天還要快上一點,可是未讀的信息量卻比昨天還多。
はじめ感到些許的不解,遂開始逐個短信點開來一探究竟。

*☆*☾*☆*

首先看到的,一如昨天是來自母親的路上小心。はじめ乖乖地向母親回傳『沒問題,明天也會努力』的信息後,才開始閱讀純太猶如瀑布傾瀉而下的未讀信息。
畢竟要把純太這個份量的簡信看完再回覆,就會延誤上應過母親短信的時間。
はじめ吸一口氣,像是要開始重大工程似的點擊第一條信息。

『早安-今天D2沒記錯有不少平路吧?加油啊w』
『欸怎麼又沒回覆,出門了嗎?好快-連同打包行李寄到第二天的旅館到底是多早就起床了,我好歹也已經在暑假裡早起想給はじめ出發前應援啊』
『還是沒回覆』
『teatime☆』
『去到中段的下坡路了嗎?還真讓人懷念』
『你知道嗎?我那時已經一心放棄你跟鏑木了,可是你還是給我帶來奇蹟了嘛-』
『很迷信可是橘子汽水神的宗教裡,相信はじめ也是其中一項教條呢w』
『對了膝蓋還好?』
『沒有亂衝刺又爬坡希望沒事吧』
『等你回覆』
『剛剛路邊的小貓跟我討罐了』

…好長。
冗長的內容與平常純太說話的囉唆程度成正比出現在手機屏幕上,最後的一條更附上了隨手拍的野貓照片。閑暇時總會有一搭沒一搭地應過純太無聊發的信息,也許因為有在看著及回覆的關係並沒有發現到純太信息量之多。但是一整天下來不予以回應的話--
原來純太有這麼喜歡發短信的嗎?
はじめ沉思。同時將盛載滿想法的感歎號輸入到對話框內。
嗶-
並隨著提示音將之寄出。

*☆*☾*☆*

醒來的時候仍然放不下被懸吊著擔驚受怕的心,在床上接著做過幾套會動到膝蓋的伸展運動確保沒出岔後,はじめ才小心翼翼地轉身下床。
…還想繼續今天的路程,所以必須肯定沒有出現任何傷患的狀況。
在享盡火山湖景色的旅館睡過一夜後,18歲年青力壯的身體很快就回復過昨天損耗的體力。待會,即將進入第三天,亦是一年前戰鬥最為白熱化的一天。
はじめ在早餐時邊吃著極大份量的三文治跟意粉,邊分心刷起從方才開始就一直發出呼喊的手機。

*☆*☾*☆*

『は-じ-め-』
『…』
『該不會又出門了吧已經很早了啊我…』
『有沒有好好睡的啊還要走在沒有封路有汽車行駛的公路上…』
『還是沒醒啊…』
『啊!read了!』

『!』
『終於捕捉到早上的はじめ了,嚇死我還以為你該不會真的出門了吧』
『純太想知道起程時間,可以問』
『嘛問了就失去了這種博彩似的好玩感啦』
『況且我今天有想要做的事,所以才早起了』
『はじめ呢?吃著早餐?還是準備起程』
『在吃』
『吃完會去寄行李,接著出發』
『啊,好有準備嘛』
『果然是一年前讓安人安心的副隊長』
『!』

『今天的路段,はじめ沒有參與到的部份,路線清楚嗎?』
『對你而言印象最深的應該是架在湖上那段玩了個death game的橋?』
『啊-山道也不少,小心看著』
『!』
『去年有跟純太一起做準備』
『沒有忘記』
『什麼啊這口吻好像嫌凡人講話煩了嘛w』
『一個人突然這樣說要出走幾天,很難不擔心的吧?而且還不是容易的課程』
『沒問題』
『我會克服的』
『我也相信你做得到…但只是善意的提醒啦-別好像我很囉唆的樣子』
『去年總北的完成時間大概在傍晚前,はじめ也肯定做得到這樣的成績吧-』
『!』

『話說早餐吃完了?』
『差不多』
『嘛我也差不多,車要來了
今天天氣很好我也想出個遠門』
『!』
『純太也小心』
『彼此彼此』
『!』
『那我上車就不玩手機了,會頭暈
之後再聯絡,加油』
『!!』

*☆*☾*☆*

及後的時間純太確實再也沒有一條新發的短信,或許真的暈車了所以完全地將手機擺開來。這樣的情況はじめ倒已見怪不怪。

檢查好袋裡放著的備用食物與必需品後,はじめ環顧起包圍著自己的壯麗景觀。據說每年紅葉季以及冬天都會有大量旅客慕名而來,想要觀賞醉人的秋景或結冰的廣闊湖面。
然而一年後的今天,仍然時值深夏,楓紅或冰湖兩者皆無,就只有晨光下開始感覺到太陽暖意的自己。
はじめ掏出裹著黑色保護套的手機,利用可以改變瞬間成永恆的鏡頭,還是咔嚓一下地記錄下這個一年後終於能分神看到,但仍舊沒空來得及拿出畫簿畫下來的美景。
並隨手地將照片重新名為為『D3』。

把手機收好。隨後在面前攤開的,就是去年高中聯賽第三天的賽道。
車鏈牽引著車輪轉動,讓輪胎往不復存在的起行白線上壓過。はじめ與一年前自己的共同旅程,旋即捲起帷幕。

*☆*☾*☆*

馬上進入的就是繞湖的平坦路段。距離正午尚有幾小時的時間,啟程前所感受到的微微熱意在自転車行走時產生的風下被吹散得所剩無幾。
はじめ握緊下車把,決定在沒有任何作戰方案的情況下就在湖邊全力衝刺一次。只有相當短的距離,理應不會引致又一次的受傷。
盡是乾淨空氣的風迎面而來,吹翻はじめ壓在頭盔下的金髮。はじめ感覺暢快地流露出稍微啟唇的笑容。
太陽晨光般的長髮,湛藍天空一樣的雙眼,騎在富有格調的白色畫紙上。はじめ騎車就是一幀百看不厭的圖畫。

直到平路的盡處,はじめ由此至終帶著這樣純粹的表情,奮力踩動著踏板。
沒有受傷亦沒有被惡意要求做會加重傷勢的行為,拼盡全身全力往前衝本來就能讓人有如此痛快,跟熱天下能喝上一大口冰凍可樂沒兩樣的痛快。
……!!

*☆*☾*☆*

一模一樣的環境再次進入眼裡時,讓はじめ產生起倒帶去年夏天畫面的即視感。有如龍一般的鮫魚,在陸上仍然張開橫裂的大口吞噬著一切。道路、道路上的公路車、騎著公路車的人們,無一倖免,連同掛著迷惘表情的純太也一併地--
但是已經完全痊癒了。はじめ輕拍踩在踏板上騎行時不斷牽扯到的膝部關節;沒有穿上訛稱為防曬效用的腿罩,亦沒有綁著厚甸甸的止痛膏布和綁腿護具。手指上觸摸到的確確實實就是自己的肌膚。
--因此這一回,小鹿斑比必定能把喜歡的芬妮從其他動物口中搶回來,一直避過獵人與森林之王的全部挑戰,逃到最後位於山上的小島,並得到最好的結局。

『言ってくれ、純太』
『聞きたいーオレはお前の言葉を』
『いつものー』
『“キセキを信じる”って言葉を!』

『純太』
『前に追いつけばいいか?どれくらいの力で踏めばいい?』
『チームに戻れると思うか?』
『聞かせてくれ。おまえの作戦を』

『大丈夫だ』
『いける。いけるさオレたち2人なら』

『オレはキセキを信じる』

『…!わかった純太!』

*☆*☾*☆*

及後的路程,仍然能用自己的腿去走過,用自己的眼睛去見過,確實已是一種慶幸。把隊裡重要的爬坡手、不能失去的智囊、而且是最重要的拍檔送回到隊裡,再抵達敵人的身後後,去年的自己就在這裡與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的高中聯賽劃上再也不通行的交叉號。
陽光普照,仿如往年的這個夏日。
從Corratec上跌落後因為過分低頭衝刺引致的腦缺氧,被汗水沾溼止痛藥不能好好作用而痛得仿若撕裂的膝蓋,還有無法自制禁不住的肌肉瘋狂抽筋。
全部都還歷歷在目。
三年間的所有努力,失敗,再努力就在那個瞬間結成最美麗的水晶,將信念折射成光芒投影到最信任的隊員們心裡。
並且見證到了讓人擔心的後輩的成長。
はじめ抬頭看向天空,因為時間過去太陽已升到不能隨便仰首就能看到的高空位置。清晨過去,再也沒有霧霾;瀚大的天空裡亦看不見半點污雲。

心曠神怡的好天氣。像是上天亦看好今次はじめ的出行。

*☆*☾*☆*

盡是沒有親眼見識過的畫面。
高中聯賽事前與純太參考過為數以數十計的資料,終日作為最後一戰的緣故亦放重了心思,加倍地鑽研過。
然而這片書裡記錄裡看到快要連睡著也能夢到的景觀卻還是第一次真實地在はじめ眼前躍動。

被抬上救護車後總北的車隊已前進到看不見的遠方,劇痛下努力保持清醒卻始終沒有看到騎在最後的隊員的半個車輪。接著送醫時更被強制躺下來,連車窗外都瞄不到的高度。
當時的はじめ只能放棄掙扎,並將手心的勝字握緊,期望這份祈願能讓任何一個披著同樣黃色隊服的隊員實現。

但是現在不一樣。
はじめ再次握住右手,即使戴著的不再是那與純太成對的必勝手套。康復以外,自己也有成長。現在的自己,必然可以靠著自己走到終點,再拿下完成高中聯賽賽事這個夢想。

能走過的。
猶如初日時握過純太抖顫的手那樣,はじめ握緊掌頭,試著平息內心想到終於快可以達成後止不住的鼓動。

『緊張得顫抖停不了嗎?』
『我來讓你平靜下來。』

*☆*☾*☆*

如同過往兩年,去年的高中聯賽終點線也是設於山岳上的位置。像是故意玩弄各個隊伍中的衝刺選手,歷盡三日滄桑後要攀上最終終點的路變得異常地不輕易。
太陽已開始漸漸西下。由起程時東邊的方向易位為西面的座向。
為了減輕重力想把檔位再往下調,然而已經到達最極限。高中三年不曾間斷的練習經驗告訴著はじめ,再往下調反而會因為施力不足以把自己及Corratec都推上坡而弄巧反拙,得花費更多早已剩餘不多的力氣。
只能咬著牙關上了。
撇開自知不可能的虛想,はじめ的手指鬆過調檔的按鍵。
只能這樣了。既然已經去到這裡,亦不必要再保留什麼。
已經足夠了。都豁出去,即使是不擅長的上坡也全力衝上去吧。

はじめ仰起頭,想要看向最終的終點。基於尚有距離的關係,沒能清楚地望到。可是方向肯定是那邊了,已拆下的GOAL亦肯定是在那裡了。
はじめ認真地壓下銳利的金色眉毛--

*☆*☾*☆*

「扣去出發時間的話,比去年我們的衝線時間慢上一點了啊~」
「?!」
爬坡太累產生了幻覺?!然而非常真實。はじめ不可置信地移過為了擋住西斜陽光而擱在眼皮上的手。

--面前的不是幻想,而是活生生的純太。
捲髮因為俯下頭盯著自己而垂落,同時為自己擋上一個身影大小的刺眼光芒。看到理應在自己旅途中的純太,はじめ不自覺睜大雙目。

「!!!!」

「還以為誤差會在15分鐘內的,結果讓我失算了。はじめ你是中途下過車野過餐了嗎?」
「但是不管怎樣,」
「辛苦了啦,騎完了。」

是純太。這樣講著挖苦的話卻還是微笑著的人。是純太。說完後純太甚至俯下身抱住はじめ一下,暖暖的體溫還有熟悉的洗髮精氣味,是純太。

「純太!」
「啊反應好慢喔?是啦我是手嶋純太你沒有看錯」
「來,水」
鬆開擁住はじめ的手,純太隨即給事隔一年終於完成官訂終點的拍檔遞上瓶裝水,仍然冰涼的瓶裝水。
「!」

「我說的出趟遠門就是這裡了」放眼望去山上快要落日的景色,純太淡然地說道,「也久違一年了呢」

「嗯」猛地灌掉半瓶純水後,はじめ才點點頭,回上一貫的簡潔回應。
側頭環視四周的環境,腦海就能浮現從純太口中聽過,當時激烈的狀況。
不靠救護車,今次也作為一個公路車車手地獨自上來了。想到這裡,はじめ跟純太一樣掀起微笑。

「啊-這次不是破破爛爛的手嶋純太與青八木一了。當作はじめ的自転車旅遊,我的新幹線又公車旅遊紀念,要趁著落日拍合照嗎?」
純太突然地提出建議。
「?!」
「去年在這裡,我們兩個人都沒拍過就只有チーム2人的紀念合照吧?還有山頂夕陽好景色,就來一張啦」
「…あぁ、純太!」

…『D3_Team_2』

*☆*☾*☆*

「話說はじめ旅館是訂了那裡的呢?」
「山下」
「欸?!!」
「明天可以方便回去,吃純太煮多了的大餐」
「為免跟はじめ訂下不同旅館的尷尬情況又想保留驚喜,所以我是打算偷偷地擠進はじめ訂的房裡的…呃,山下的話我沒帶Cannondale過來啊Corratec又不能載人…有點剌手呢」
「一起推車走下去」
「欸,你不累嗎?」

「一個人的話,會累。
但是有另一個人一起去,
就會變得有力量」

「…あぁ、はじめw」

「!」

*☆*☾*☆*

千葉縣総北高校 4番 青八木一。
2017年6月15日。
お疲れ様。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2017-06-22
评论(1)
热度(3)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