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家黏糊生物。
夢想成為小T2身邊的空氣。
真的都有在寫 只是懶得更新。

[T2] 從討厭變成喜歡的瞬間

隨手除草!
>不確保有準確理解題目,我是語障的yo<

1. 從討厭變成喜歡的瞬間

一開始尚在磨合期的時候,青八木真的覺得純太有點煩。

從來都是獨立地生活著。不是交不上朋友,但也沒有刻意地想與朋友賴在一塊--反正不管畫畫,玩遊戲,或者騎自転車,都是可以一個人完成的。

長久下來個性變得更為沉默。

因此當時會對純太說出合作的邀請,回想起來也肯定是當時又衝動作出的決定。想到就做,完全不經大腦思考就行動,處事一點也不懂得轉彎,這是當年的青八木。

真的是個冒險的決定呢。只想到想要贏,沒什麼深思熟慮,說來就來的合作邀請。卻幸好沒有做錯,沒有像一開始自己一個人騎自転車時的樣子,一直決定出錯誤的分配體力方式。這回總算作出了正確的決定。

然而。

(…好吵。)

手嶋純太是個嘮嘮叨叨的人。天南地北從漫畫流行音樂去到唸書的算數理科,只要有人在當聽眾他就可以一直不眠不休說上三天的類型。

雖然純太找的話題基本上都是青八木會感興趣的範疇,難怪純太如此受同學歡迎,然而說到底,青八木還是不習慣。

即使處於同一個班級上,兩人畢竟還是屬於兩個圈子。純太混在吵鬧的中心學生群中,青八木則是旁邊的透明群組。但是發現到兩人擁有共同的興趣後,純太就主動邀約起青八木一起上課吃飯下課去練習了。

(…好多話。)

稍微有點厭倦,但又未到討厭的程度。始終純太挑的話題對青八木而言都很有趣,只是青八木著實不擅長與人溝通,面對著孜孜不倦的純太略微會感到苦手,不知應對,然後就會生起無力感。

「對了青八木剛剛沒在聽我說話吧?」

回過神來的時候,純太的笑臉非常自然地湊近了自己,非常活潑的親近方式,讓青八木又一次認證到自己與純太之間的天地區別。

雖然掛著不太在意的笑容,純太的話卻很尖銳,直接就挑明青八木放空的事實。

「我是沒什麼關係啦反正只是閑聊…雖然一個人自己聊天真的有點更無聊了。」

「…嗯。」不懂回應,青八木只好點點頭。

「不過要是聊自転車的時候就醒著啊,我們的目標很清晰的吧?」

這回青八木沒有半點猶豫,馬上肯定地回上話:「嗯。」

「很-好。不想聽拍檔唸廢話也是可以的啦,」將自己一個勁在說的話直接就比成毫無意義的廢話,這點讓青八木有些在意,「只是我剛剛就在觀察你啊,比起回來上課的時候,是不是忘了把雨傘也帶回去啦。」

「?!」

「今天一起上學的時候你不是帶了灰色的雨傘的嗎?雖然我是個很平凡的凡人但這點記憶力應該沒有錯吧?灰色的長雨傘,忘了的話明天可能下雨喔。」

青八木兩手抓抓,發現五指抓到的果然只有空氣,立即就發出了驚訝的信號,「!!」

「嘿w果然沒有記錯,沒雨傘的話-」

「謝謝純太!」

被打斷了。相識幾天以來青八木首次打斷純太的發言,也是繼當日以後第一次青八木主動對純太說上話。純太怔住了一秒鐘的時間,就在這一秒鐘之間青八木已經突然地轉身跑回了教室的方向。

「真夠突然就往回跑了啊ww」小聲咕噥一句,純太就往走廊大喊起來,少年的聲音響起在廻廊裡:「那我在這裡等你了啦~」



望住啡髮少年跑走的身影,被丟在路中心的純太忽然才意識起來。

「啊,話說啊青八木,直接就喊我純太了?明明就不太多說話還以為會被討厭了,結果又,還真的已經對我解立起拍檔意識了嗎w真是的ww」



返回一年四班教室後,果然距離放學已經有一陣子,教室裡已經空無一人。在看到果然孤伶伶被遺留在自己座位的灰色雨傘,青八木不禁感嘆起純太的細心。

(…很吵,但並不是只有吵。也很,細心。)

半小時前還對純太的吵吵鬧鬧處於不抱特別好感的青八木,在半小時後就被純太很會觀察情況的技能打動了。

(…跟這個人拍檔,應該會很好的。)



_
1/2/2017 2337.

T2
2017-06-14
评论(2)
热度(17)
© 廢人蒙 | Powered by LOFTER